火币、币安、OKEx,三大交易所这一年都干了啥?

Odaily 星球日报 2018-12-29 15:22 20.05万
分享

艰难落地日本

退出日本交易所市场 5 个半月后,火币再次试图挤进日本市场。李林突然在朋友圈公布消息,“火币日本,日本金融厅 007 号交易所牌照,系统经过审核,为日本用户提供完全合规的数字货币交易服务。”

但根据火币一位相关负责人告诉 odaily 星球日报:“目前我们还是预注册,没有开展交易。鉴于金融厅要求,目前我们还不想太高调。”

3 个月前,火币宣布成功收购持牌交易所 Bittrade,在此前的 7 个月里,火币日本先后通过直接或间接收购的方式,最终实现全资控股 Bittrade 。

作为中国三大交易所之一的火币,目前是进军日本数字货币交易所市场过程中,唯一一个拥有日本合法数字货币交易所牌照的中国企业。

9 个月前,日本金融厅曾对币安下达“逐客令”。

目前,虽然日本是一个“比特币合法化”的国家,但鉴于日本的数字政策比较严格,想要顺利取得日本金融厅颁发的交易所牌照,绝非易事。

事实上,日本严格限制数字货币交易所金融牌照发放,真正的起因源自今年 1 月 Coincheck 受到黑客大规模攻击事件,导致金融厅连下两波肃清令,多家数字货币交易所被要求整改,3家交易所被清退,而后币安、BigONE 也被夹在被清退的交易所名单中。

Odaily星球日报了解到,日本对数字货币交易所的管控主要基于以下三个方面:防止非法洗钱;黑客攻击交易所;恐怖分子 ICO。

以日本交易量排在首位 BitFlyer 为例,日本金融厅或关东地方财务局多次对其下达业务改善令,并要求每月提交一次业务整改报告。根据公开资料显示,日本数字货币交易者协会副会长加纳浴三因不堪忍受监管机构对 BitFlyer 严格、繁琐的整改要求而愤然辞职,可见日本金融厅对交易所监管的严格程度。

Coincheck 黑客攻击事件后,除了持有准牌照的 16 家交易所外,等待金融厅牌照审核的交易所达 160 多家,就连 Coinbase 进军日本至今也没有取得实质进展。而电商巨头日本乐天进军日本本土市场,也是以收购一家经营不善的数字货币交易所 Everyone' 的方式。

在日本 16 家准交易所中,按交易量排名,Bittrade 目前排在第 7、8 位,火币得以全资控股 Bittrade,总计耗资约合 6100 万元人民币 。

对于火币收购 Bittrade 的更多细节,Odaily星球日报于 12 月 8 日联系火币相关工作人员,该人员表示:“经过两个月的审核,还在敏感期,不方便解释太多。”

但前火币某部门主管于洋(化名)告诉 Odaily星球日报:“为了搞定这件事,火币的公关在日本方面下了大功夫。”

根据链得得查证的细节,Bittrade 被火币收购后,曾在火币官方推特中两度更新火币日本(Huobi Japan)的官方介绍,第二版介绍中,直接去掉了“金融厅”三个字。火币收购 Bittrade 的背后,很难想象曾和日本金融厅之间进行了怎样的博弈。

对于火币交易所落地日本,一位也在寻求去日本落地的交易所行业人士表示,这个过程肯定不简单,因为日本虽然会给交易所发牌照,但是日本政府不希望外资到日本“割韭菜”,日本的本土交易所也排斥外来交易所,所以很担心火币在日本的发展。

与政策博弈

数字货币交易所无论选择在国内安家还是拓展海外市场,本质上是与各国政策、资本市场的博弈。

去年“94” 前,比特币中国、火币网与 OKcoin 三足鼎立。“94” 之后火币网关闭国内网站,OKcoin 把用户引到了新的数字交易平台 OKEx ,币安选择出走“政策友好”的日本。2018 年年初,作为只有币币交易的币安,仅数月间便跻身国内三大交易所之列。

Coincheck 和币安被黑客攻击事件引来日本金融厅的强力监管,币安与金融厅沟通未果,被下“逐客令”。3 月,币安退守欧洲岛国马耳他,此时距离赵长鹏登上福布斯富豪榜过去一个月。后来,外界曾一度把“币安”、“流亡”放在一起调侃,甚至称币安是“岛国策略”。

3 月 23 日,赵长鹏在推特中写到:“不用担心。 从长远来看, 一些负面消息的结果是积极的。 对此汉语有一句谚语, 在变革时期,新的机会(往往是更好的机会) 总是在变化的时候出现。”

与马耳他的合作不仅让币安出现转机,也让币安明确了加密商业路线图。有了在日本“踩坑”的经验,赵长鹏展现了出色的“外交”能力,先后和乌干达、泽西、列支敦士登、新加波等国政要建立联系。

有意思的是,币安在离开日本后,曾因向日本捐献 100 万美元被外界质疑其目的,出走马耳他后的币安,后来很少公开谈及日本。

一定程度上,“三大交易所”当家人的个人风格会决定交易所的风格和战略走向。

一位行业观察者告诉 Odaily星球日报,以个性稳健而著称的李林,把火币打造的更像一家传统企业。而这艘或将具备金融属性的“航母”,如果不积向港口上挥动红色三角旗帜的指挥员招手,将很难在数字货币的海洋里畅行。

李林在一次内部分享会上说:“短期内不要对国内政策的合规有太多期望,而对区块链行业来说,政策的支持最重要的是不打扰正常业务运营以及稳定的政策环境。”拥抱监管,李林是真心的,并且付诸了实际行动。

当海南生态软件园被正式授牌为区块链试验区的同时,火币中国总部也于 10 月 8 日进驻海南生态软件园。

徐明星曾两度表示,随时可将 OK 交给国家;何一则说,币安是一个国家化公司,也会积极配合国内政策;而李林直接成立了党支部。

以火币中国为大本营,李林似乎愿意花足够的时间把火币集团打造成国家化战略中各国监管之下的“持牌航母”。

根据于洋透漏,早在一年前,火币就想对标美元、日元、韩元和澳元,把美国、日本、韩国和澳大利亚作为攻克海外的战略要塞。更重要的是,火币寻求数字货币合法化的过程中,会优先考量这些不排斥数字货币但又有相对完善的监管体系的国家,而对数字货币政策较为开放的东南亚市场,火币反而不急。

各自的谋略

三大交易所的博弈,一定程度上,也是李林、赵长鹏、徐明星之间的思维博弈,博弈通常以业务模式的必要性和差异化进行流量竞取以占领市场。

三大交易所中,币安于去年 7 月最先上线平台代币 BNB。BNB 其中的一个功能就是用户用 BNB 交易可减免一半手续费,这为币安吸引了大量的流量。随后火币在今年 1 月推出平台代币HT,用于投票上币,OKEx 紧随其后,以比例分红手续费的方式上线 OKB。

6 月份,OKEx、币安先后推出“数字资产联盟计划”与“数字资产交易所开放联盟计划”,火币也跟着推出提供一站式服务的火币云业务。

此前,币安推出公链计划,用于未来交易体系内的通证生成、流转、公证和确权。随后火币和 OKEx 也相继宣布各自的公链计划。

这些项目,总结起来一句话就是,币安要做的事情,火币不一定要做,但 OK 不能落下。

币安最先发现有“地中海心脏”之称的马耳他,随后 OK 也看上了。经过三个月的准备,OKEx 于 7 月 2 日宣布将注册地就更改到了马耳他,OKGroup 旗下的 OK 资本在马耳他基石 RnF Finance Limited(RnF)也是本月的事。

李林有个别称,“火币森林之王”。据李林在其内部分享会中透漏,火币未来的核心将在交易所、钱包和 IM 方面布局,重点建设全球产业链条。同时,李林认为:“监管政策越来越严,合规经营的趋势也越来越清晰,不合规运营的风险越来越高,火币坚持将业务合规作为战略方向。”

和火币所不同是,币安着重在全球进行全产业链布局,从交易所、钱包、孵化等方面进行全产业链布局,以打通整个上下游生态。也许,对于“不肯卖掉比特币,只留吃饭钱“的赵长鹏而言,未来的金融世界,将由加密货币为主导,而不是美元或黄金。

这一年来圈内的人们发现,币安的两位主要当家人赵长鹏和何一全球到处跑,一个负责全球性战略、一个负责全球用户运营和市场营销。

币安的市场负责人何可人告诉 Odaily 星球日报:“谷歌以搜索起家,但不止于搜索,对于币安也是一样。币安希望在全球每个洲都会开设 1-2 个法币交易所。同时,我们也会搭建整个行业的生态体系。”

就拓展海外数字货币交易市场而言,币安与火币、OK 的侧重点也不一样,币安除了在马耳他、乌干达和泽西等地域推进它所缺少的法币交易所,还重点推进去中心化交易所,由于去中心化交易所所有的交易都在链上进行,在类似日本这样对 KYC 审查严格的国家,将面临合规性问题。

对于币安而言,经济落后的乌干达,由于缺少传统的互联网壁垒,更适合区块链基础应用场景的落地。资本主义相对发达的新加坡,有着明细化数字货币监管措施,更适合币安在此进行区块链业务扩张。

OK 集团的海外扩张步伐与币安、火币也明显不同。注重产出比的 OK,在海外布局上明显更为小心谨慎,且在延续大宗交易商的风格之下,提供高风险杠杆、期货合约的交易所在 OK 海外布局中具有绝对的战略意义。目前,已在韩国、香港、美国等地均已开设了交易所,在菲律宾已取得了当地牌照。

“94” 已经过去一年之久,一年多的时间里,国内交易所市场形成以火币、币安、OKEx 三家独大的“新三巨头”。最近半年,数字货币陷入“熊市”的深渊,全球交易量大幅下滑。在这种情况下,每开拓出一片新的战场,其意义不言而喻。

各国对待数字货币的政策各不相同,交易所选择政策开放、有明确监管条例的国家开辟新战场,更是上演着一场又一场与政策的博弈。

本文来源:Odaily 星球日报 原文作者:奔跑财经 责任编辑:Wing
声明:奔跑财经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快来评论吧

相关新闻

2019区块链第一跑路项目:核心团队失联,成员宣布死亡后币价反升

2019-01-23 18:13
2019年,区块链行业第一跑路项目方诞生。>
区块律动 79477

爱炒作的孙宇晨被行业群嘲,但把波场做成了,区块链要不要营销?

2019-01-23 16:57
营销学不仅适用于产品和服务,也适用于组织和人,任何组织无论是否涉及货币交易,事实上都需要营销。 ——菲利普.科特勒 在区块链项目的白皮书代币分配情况中,我们常常看到项目方会留取部分的代币作为市场推广的费用。项目常见的市场营销方式不外乎以下几种:媒体宣发、线上活动、项目路演、区块链大会演讲。一般情况下部分项目方会跟专业的营销团队合作进行项目的市场营销工作,有能力的团队或者节俭的团队会自己一手包办市场营销工作,如我们熟悉的波场、初链等。基本上是团队中配备市场营销方面的精英。 项目的大规模推广工作一般发生在项目上线前期,项目需要大规模全方位的向行业投资者宣传,以提高项目的热度。除了上文所说的那几种常规的营销方式外,不同的项目方会根据自己的项目特性定制不同的推广方案、营销手段。基本上前期团队的营销风格直接影响这个项目的口碑。 之前我们说过要判断一个项目是否优质应该是产品>1,市场>1。那么在区块链行业,项目在营销情况如何? 风险投资顾问William Mougayar通过对市场上的区块链项目的研究,结合自己的专业知识,对区块链领域项目的营销情况进行判断,分别列出了适度营销、缺乏营销及过度营销三大类。 通过上图我们可以看到适度营销队列分别有世界上第一个合规的交易所Coinbase、Loom、Zcash、币安、0x、BitGo、Circle、ShapeShit。以上都是加密货币领域赫赫有名的项目、技术服务公司、交易平台,在产品技术方面都有过硬的实力。 缺乏营销的则有以太坊、比特币、闪电网络、Steem、Bitfury、Storj、Blockstack等,这一批同样是技术过硬,但却鲜见有营销活动的项目。在市场营销里有一句话,真正的广告不是自己制造一则广告,而是让媒体去讨论你的品牌而达成的广告,我想比特币和以太坊已经做到了。然而除知名度最高的比特币,以太坊在面临三方受敌的情况下。仍然需要适当做一些营销工作。 过度营销队列,我相信大家对这个归类不会有异议。名单有:EOS、波场、IOTA、BCH、OMG、XRP、NEO、R3、Lisk、Nem。 波场,很多媒体同行讨论过孙宇晨心中究竟有没有技术。大家从波场的一个营销方式来看,心中已有答案。波场的营销方式可以说是碰瓷+炒作式的营销,碰瓷以太坊、EOS、V神、百度。通过各种方式其中多是负面的消息为主来使项目保持热度,这种方式可以说是很大程度上维持了市场热度,然而口碑砸了。 BCH,典型的六亲不认的营销方式。通过贬低其他项目来抬高自己,一度引起了比特币投资者的反感情绪。然而正如前面所说的,媒体自发讨论的才是真正的广告。知名大佬加持,制造与比特币之间的矛盾,持续不断的撕比特币;分叉大战无一不是值得媒体讨论的热点话题。 IOTA,越级碰瓷式的营销方式。前期公布跟微软合作,随后被网友指出夸大宣传。从IOTA的官方合作名单中我们可以看到有不少的巨头企业,包括大众、三星、思科等。尽管熊市,我们仍然可以看到IOTA持续公布合作伙伴的名单。 瑞波,熊市当中瑞波的热度甚至比牛市时还要高。2018年的熊市直接将瑞波送上了市值老二的位置。通过持续不断联合媒体发布瑞波的利好消息,在熊市期间我们可以很明显的看出瑞波新闻稿数量持续增多,市场热度居高不下。 虽然以上几个项目确实存在过度营销的情况,然而正如William Mougayar所说。市场营销作为评判项目的基本要素之一,团队的营销能力一定程度上影响项目的成功与否。 埋头研发技术而忽视市场推广,酒香也怕巷子深。项目缺乏热度,对项目本身而言十分不利。而过度注重市场推广忽视技术研发,则被冠上空气币的名头。互联网是有记忆的,口碑垮了很难再取得投资者的信任。 所以并不是说过度营销就一定是行业的公害,只要技术产品能够跟上营销的步伐,如瑞波。没有人可以否认这是一个有前景的项目。 相反,过度注重营销产品却做得稀巴烂,这就是在消耗团队的信誉。如波场。为什么孙宇晨的炒作会引起全行业的嘲讽,无论是外媒还是国内的媒体、普通的投资用户都对这种炒作方式极度反感。究其原因在于产品跟不上其营销的步伐,将用户对其的信任消耗殆尽。 最有效的资本是我们的信誉,它小时不停的为我们工作。 >
79223

王嘉平最新文章:突破区块链不可能三角

2019-01-23 15:36
何为异步共识组 [Monoxide]?>
王嘉平 314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