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没启动Libra,却启动了货币战争

昕楠 2019-09-22 13:17 1.10万
分享

Facebook 发布 Libra 白皮书后的第九十天,Libra 依旧挣扎在监管泥沼中,无法脱身。

从 6 月推出白皮书至今,Libra 仍未获得任何国家的正面支持。相反的,各国央行对待Libra的态度如临大敌,纷纷联手开始了一场集体抵制运动。

希望在 2020 年下半年推出的 Libra,如今难跃监管鸿沟。Libra 看似没有意识到,自己动了谁的奶酪,却已激起了相关者的警觉。

这一边,Libra 前行步履维艰,面临着史上最严的联手监管;另一边,Libra 倒逼之下,各国央行们幡然醒悟,法定数字货币被提上了日程。

新的竞争环境之下,谁都想参与到下一个“布雷顿森林体系”的竞争中。

Libra推进一波三折,各国监管围剿

Libra 正在遭遇各国监管联手围剿。

从今年 6 月推出后,Libra 的推进之路坎坷不断。三个月过去,人们几乎感觉不到  Libra 的任何推进,而 Libra 和监管机构的周旋反倒成了最大的看点。

对于 Libra 而言,收到监管发来的传票成了家常便饭。

1 年前,Facebook 当家掌门人小扎在隐私门听证会上的表现仍让人记忆犹新。如今,Libra 的项目负责人马库斯也不得不西装革履走入高堂,在大大小小的听证会上与百名议员斗智斗勇。

有数据显示,Libra 白皮书推出后,美国国会在半个月内连续召开了三场相关听证会。但 Libra 多方努力之下依旧没有换来美国的信任。

美国总统特朗普仍不认可 Libra 的地位,直言在美国,只有美元一种真正的货币;并表示 “Facebook 的 Libra 将不会具有什么地位或可靠性,如果 Facebook 和其他公司想要成为银行,它们必须申请银行牌照”。

9 月 16 日,Libra 在瑞士与包括美联储在内的 26 家中央银行进行会谈。这再次引发行业关注。

在这次会谈中,Libra 被要求回答有关货币范围和设计的关键问题,还与各国央行官员探讨了金融机构与科技公司支持的稳定币会带来的政策与监管风险,该会议讨论的结果结果将于 10 月份形成报告提交给 G7 财长。

这场会议召开前,德、法两国高调表态,应阻止 Libra 推出。

德国财政部长 Olaf Scholz 直言不能接受像 Libra 一样的平行货币。法国财长布鲁诺勒梅尔则认为 Libra 威胁着各国政府的货币主权。

随后,德国内阁正式批准区块链战略草案,支持证券代币化但反对 Libra 稳定币。不仅如此,Libra 注册地瑞士的态度也悄然发生了转变。

起初,Libra 希望在瑞士寻求支付牌照,瑞士也表示愿意积极推动,认为瑞士可以在一个雄心勃勃的国际项目中发挥作用。但受到美国财政部及其他欧洲国家的态度施压,瑞士也于近期表示准备与其他国家合作确保对 Libra 的监管。

如果说之前各国对于 Libra 还是稍微暧昧,Libra 还能在夹缝中生存,而现在各国监管的态度,则可以说是在联手围剿 Libra。

与此同时,为了获得各国监管的认可,Libra 不断高薪招揽游说人士。有报道统计,截止今年 8 月,Facebook 在华盛顿游说上已经花费超过 750 万美元,并且聘请超过 12 家外部游说公司。

之所以如此看重与监管的对话,是因为 Libra 清楚地认识到,如果过不了监管这一关,Libra 很有可能“胎死腹中”。

不许Libra发币,各国要自己发币

很多人用 Libra 与比特币做类比,认为都是变革全球金融基础设施的新兴事物。

但比特币从未像 Libra 一样,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获得了多个国家监管机构的密切关注、考察。

在 Libra 的白皮书中,更多是写到 Libra 在跨境支付、转账上的应用,因此一部分人将 Libra 认为是对标微信、支付宝的一种海外支付方式。

当然也有人分析,Libra 是想要成为一种超主权货币,这一货币如果在全球范围内流通,加上 Facebook 背后的数十亿用户,无疑将对货币政策不稳定的小国主权货币产生冲击,但会增加其背后挂钩的一篮子货币的新需求。

按此逻辑,美英欧各自都有极强的全球化诉求,预期 Libra 在美英欧等各国不会遭遇到重大监管障碍。

但这一次,首先站出来公然反对的,不是哪个远在大洋洲的海岛国家,也不是东南亚主权货币体系脆弱的小国,反倒是欧元体系中发展一向稳定的法、德两国。不过金融分析师 Cathie Wood 认为,考虑到欧洲银行股的下跌,法德的考虑也算正常。

有趣的是,在抵制 Libra 的同时,各国却不约而同地在酝酿发行 Libra 的竞品。

7 月有报道显示,欧洲央行(ECB:European Central Bank)正在研究发行欧元数字货币 ECB-Coin。市场也在猜测欧盟可能会推出自己的数字货币。9 月 13 日,法国财政部长勒梅尔呼吁道,欧盟应当考虑出台自己的“公共数字货币”计划。

8 月,英国央行行长马克·卡尼在演讲时,也敦促全球央行应联合起来创建一种类似 Libra 的“合成霸权货币(SHC)”,以结束美元主导,降低潜在风险,削弱美元溢出效应。

目前,乌拉圭已启动了 CBDC(央行数字货币)试点项目。除此之外,巴勒斯坦、沙特阿拉伯与阿联酋等地也正在探索 CBDC 在其法币体系中的应用。

这一次,中国也没有被落下。早在周小川当任时,中国就组建了小分队研究央行数字货币。7 月 8 日,央行研究局局长王信透露,国务院已正式批准央行数字货币的研发,目前央行正在组织市场机构从事相应工作。8 月 10 日,穆长春在伊春的会议中再度披露中国央行数字货币:“中国央行数字货币可以说是呼之欲出了。”

除了各国央行之外,想要发币的企业也不少,从沃尔玛到富国银行,Facebook 发币潮后,企业发币也比比皆是。

当然还有不安份的币圈份子。币圈三大交易所的老大哥币安对标 Libra 打造出了一带一路版 Libra“启明星”,日前其官方明确将启明星稳定币项目定位为 Facebook 加密货币 Libra 的竞争对手。

显然,Libra 正在倒逼各国央行、企业出招。

遇阻背后,其实是一场全新的货币战争

“没有哪一种数字货币像 Libra 这样,能够引起整个货币和金融世界的紧张。”就连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穆长春也感叹,全世界对 Libra 的这种紧张,不是杞人忧天,是有它真实理由和背景的——Libra 有价值支撑,这意味着它有潜力成为通常意义上的货币。

各国政府为什么这么紧张?

德国财政部长 Olaf Scholz 的一番话,道出了强国们打压 Libra 的考量:“我们必须保护消费者和国家主权。国家主权的核心要素是发行货币,我们不会把这项任务留给私营企业。”

Libra 的出现让各个国家第一次对主权货币产生了危机感,业内一直在揣测 Libra 的真正意图。

恒大经济研究所所长任泽平在其文章《Libra:数字货币的原理、影响、机遇及挑战》中提到了各方主权国家对 Libra 持谨慎态度的重要原因:一是 Libra 或替代部分国家主权货币;二是各国外汇管制难度大增;三是各国货币政策实施难度加大;四是增加反洗钱和反恐的难度。

他认为,其中起关键要素的还是各国对货币主权的担忧。

环球时报英文版文章《中国不可能缺席全球数字货币竞争时代》也认为,Facebook 发行数字货币 Libra 后,“便拥有了为全球 27 亿人发行货币的铸币权,成为数字经济中独立的‘央行’”。

“货币政策是财政政策的附庸。铸币权带来的是政府财政权力,失去了铸币权,财政就无力控制市场了。”数字货币分析师洪蜀宁向 Odaily星球日报分析道。

即便马库斯一再向央行保证不打算创造货币,也不是在做银行的工作。但没有人说得清楚,Libra 会不会像当年的美元一样,迎来脱钩黄金的那一天。

作为应对,一场全新的货币竞争号角已吹响。

区块链技术及应用早期研究者谷燕西则认为,Libra 项目的出现迫使各国的中央银行认真考虑自己的货币数字化政策,并采用相应的应对措施来把握货币和资产数字化的趋势。

“如果一个中央银行继续保持现有的货币和金融体系,别的中央银行分别甚至共同合作采取了相应的应对措施,那么这个中央银行就一定会在这个货币和资产数字化的过程中落后,成为全球金融行业的孤岛。”谷燕西认为,为了避免这种情况的出现,每个中央银行都会认真的对待这种挑战,分别以及同其它的中央银行合作制定出相应的应对策略。

国家“千人计划”特聘专家、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蔡维德则认为,过去货币竞争是各国通过发币来获取利益,通常是贬值法币来刺激出口而从汇率上获取利益,但这是旧式货币竞争,而新式货币竞争还能用稳定币进入他国市场,可以及时控制交易买卖信息。

对于各国央行来说,Facebook 发币,不止是挑战,还是启发——要想结束从 1944 年以来的美元中心地位,现在正是最好的时机。

“打败黄金作为世界通用货币的不是比黄金更好的另一种金属,而是纸币。打败美元的,可能不是下一个纸币,而是数字货币。”数字货币分析师肖磊认为,未来的趋势就在数字货币上。

央行前行长周小川也曾评价:“Libra 的概念代表着更全球化的强势货币可能出现。”

不少国家在 Libra 的启发之下,走上了研制数字货币之路。所有人都想抓住这次机遇,打造一个全新的“布雷顿森林体系”。

这场由巨头企业倒逼出来的全球新货币战争,已经悄然拉开帷幕。


本文来源:Odaily星球日报 原文作者:昕楠 责任编辑:yuele
声明:奔跑财经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快来评论吧

相关新闻

希腊前财长:扎克伯格的Libra梦破灭是好事,这种设计可由IMF来实现

2019-10-20 14:18
希腊前财政部长亚尼斯·瓦鲁法基斯认为将天秤座或其核心概念移交给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可以帮助IMF实现其最初的目的。>

CFTC新任主席暗示ETH期货或将很快推出,其会成为下一个冲击市场的大型衍生品吗?

2019-10-20 10:06
CFTC主席希思•塔伯特猜测,在不久的将来,你们可能会看到与ETH相关的期货合约和其他衍生品在市场上进行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