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太坊“助力者”而非以太坊“杀手”

萌眼财经 2020-10-21 16:53 5956
分享

以太坊的流行使得其网络变得前所未有的拥挤,而扩展也就成为了重中之重。直到今天,许多人都在考虑以太坊之外的其他更易扩展的智能合约平台。最有趣的扩展竞争应该是在以太坊2层网络上进行的,而不是在1层网络上与以太坊竞争。

就目前而言,一种主要的以太坊2层扩展解决方案便是ZK-rollup,而且十分的活跃(rollup能够将转移捆绑到单个交易上)。考虑到ZK-rollup的数量之多,许多领先的社区成员已经开始支持简化以太坊 2.0升级,以专注于rollup扩展生态系统。鉴于这一点,以太坊扩展的竞争便存在于以太坊“助力者”之间,而非以太坊“杀手”之间。

以太坊

但这并不是说以太坊的“杀手们”都失败了。根据对失败的不同定义,有些甚至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它们筹集了以天文数字计算的巨额资金,在某些情况下,它们也算得上是成功人士了。

不过无论从真实地址、交易数量、构建的应用程序、存储的价值,还是从区块内发生的任何事情来看,它们都未能成功地吸引到有意义的经济活动。其最显著的成绩便是费用,然而人们会重视竞争网络中的区块空间并为此付费吗?不。事实上,一些以太坊应用程序赚取的费用就比整个竞争智能合约平台要来得多。

以太坊

以太坊“杀手”并不应该被归为一类。因为一方面,其中的一些是以有意义的方式进行创新的,且雄心勃勃。它们并不希望只成为以太坊的“杀手”,它们的实际目标是取代以太坊或者成为其相关品。而另一方面,其他人则没有如此抱负,它们不想真正杀死任何东西,只是想要凭借“以太坊杀手”的称号,来获得一些溢价。

当然了,我也不能说以太坊已经“赢了”,游戏也结束了,但我确实相信有那么一个更引人注目的故事存在。它是一个有趣的命运转折,也就是“如何帮助以太坊”,而不是扼杀它。以太坊“助力者”将通过推进以太坊的发展而不是取代它来获得胜利。

以太坊

向里看,向上看

在过去18个月左右的时间里,人们越来越清楚地认识到,真正的以太坊“杀手”就是以太坊本身及其演化后生态系统。

随着研发人员进入到实现以太坊备受期待的2.0升级,即成为一个权益证明(PoS)的分片系统的同时,以太坊也享受着大量2层扩展解决方案带来的好处。这种独立而稳固的方法便是以太坊自身的进攻和防守。

实际上,以太坊“杀手”是在同2层解决方案做竞争,而不是以太坊本身。目前有着两种类型的以太坊“助力者”,即其本身的2层扩展方案及联合的1层解决方案。也许这是一个错误的分法,但最重要的是一些以太坊“助力者”确实成功地辅助了以太坊,包括扩展及其他方面。

但是这也掩盖了重要的技术差异,并带来了关键的问题,即我们应该如何将这些扩展解决方案进行分类,以便用户能够理解安全保证,或缺乏安全保证。

以太坊

2层标签

L2已经成为了包罗任何以太坊扩展方案的代名词。因此,向用户解释这些结构是如何相互作用并依赖于以太坊之上则显得十分重要,因为像币安这类的也可以被认作是L2扩展解决方案。这种分法往好了说没有用处,往坏了说则有欺骗性。

这就涉及到以太坊的安全保障了。要想被贴上“L2”的标签,那么该解决方案就必须继承以太坊用户资产的自托管安全性。如果这些解决方案必须依赖于其他事物来保证这些资产的安全,那么就不算是L2。相反,它则是一个侧链。

即使那些原本旨在扩展以太坊,以及那些对未能成功扩展以太坊方案进行改革的侧链,有着它们自己独立的安全和验证机制,它们也不是L2。

认同L2的定义是很重要的,因为这只是第一个L2领域内的标签,此外还存在各种方案,如rollups(包括ZK及Optimistic)和plasma。

正如Vitalik在其rollup-centric提议的评论中所提及的那样,“我们应该努力保持“合法2层网络”应该有的资产安全。如果你在2层网络中有资产,且2层网络中的每个人都试图欺骗你时,你也可以遵循一些程序从单方面取走你的资产。”

以太坊

在以太坊L2扩展解决方案中,最“保守”的方案也能够在提供单边操作的同时,将交易吞吐量提高1000倍,比如Loopring和Matter Labs等ZK-rollups。(Zk-rollups也需要做出权衡:目前它们还支持一般的计算,只支持某些功能,比如传输和交易。)

许多经过改造的以太坊“杀手”并不愿意称自己是一条侧链,这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侧链”就意味着次要。然而,即使这些单一基础区块链有着增强以太坊的想法,但是当它们把与以太坊及其庞大资产的对话作为谈资时,那么在我看来,它就只是一条以太坊的侧链。

这类侧链只能与以太坊进行交互,而无法将其取代。

以太坊

如何“杀死”以太坊?

促使本文先于CoinDesk《ethereum economy virtual event》提出的问题是,以太坊2.0和新的L2解决方案是否意味着“以太坊杀手”的故事已经结束?或者有可能“杀死”以太坊吗?

我认为,“扼杀”以太坊的方式是提供以太坊没有的功能并让足够多的人关注到这一点,于是用户便会选择其他智能合约平台。然而这是十分复杂的,在这种情况下,你必须假设以太坊和其“助力者”都没有该需求的发展意愿,或者它们没有能力这么做。

我们都应该好好记住,权衡是比比皆是的。就其本身而言,以太坊就牺牲了可扩展性来换取了进一步的去中心化和安全性能。而以太坊“杀手”通常则会牺牲抵制审查和可信的中立来换取其可扩展性,而这也是他们的谋杀武器。

然而,新的工具或设计模式允许我们向前跃进,而不只是沿着需求曲线移动。Rollups就是这样的一个扩展例子。因此,如果以太坊“杀手”必须以杀死某物为目标,那么他们的目标就不应该是以太坊,而应该是上一层面的独立而一致的2层扩展方案。

以太坊并不是一个固定的目标,相反,它是一个不断移动的目标。

以太坊

故事的改变

随着以太坊基础层扩展的努力推进,rollups的优先级调整,以及rollups当前(或未来)达到的许多以太坊“杀手”所渴望的境界,我认为“扼杀”以太坊的故事已经彻底结束了。

我不敢说之后只会有以太坊这样“一个”智能合约平台,毕竟历史告诉我们,一切都会崩塌。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一切也都会变得清晰起来,无需拐弯抹角的是,如果统一结算协调的稳定状态变成了赢家通吃的局面的话,那么以太坊就会处于领先地位。

虽然以太坊的地位受到了一定的威胁,但它是现场“玩家”,而非单一“玩家”。所以,当你听到下一首迷人的“歌曲”时,请仔细听,我想你会发现,那些“歌曲”唱的都是桥接以太坊,而非破坏以太坊。

原文作者:Matthew Finestone,Loopring的业务运营领导

原文链接:https://www.coindesk.com/ethereum-enhancers-not-ethereum-killers

本文来源:奔跑财经 原文作者:萌眼财经 责任编辑:鲸十六
声明:本文由入驻奔跑财经的专栏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绝不代表奔跑财经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快来评论吧

相关新闻

置于死地:BCHA攻防战全纪录 谁在血腥追杀?

2020-12-03 10:56
置于死地:BCHA攻防战全纪录 谁在血腥追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