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行原副行长:全球新型货币战争已经打响,中国如何应对?

人大重阳 2021-02-17 10:57 8891
分享

编者按:2月5日,由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组织召开的“百年变局下的新征程”暨人大重阳迎春论坛2021在京圆满召开。中国银行原副行长、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全球治理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主任张燕玲以“百年变局下的新征程:金融博弈将更加复杂多变”为题作主旨发言。以下为发言实录:

张燕玲

新年伊始,人大重阳举办这样一个朴实、严肃、重要的云论坛活动,我不得不感叹时代的进步,人大重阳新型智库催人奋进。我的发言题目是“百年变局下的新征程:金融博弈将更加复杂”。

拜登上台以后,美国的疫情防治、社会撕裂、经济下滑、外交修补等都是亟待优先处理的事项,而相对于这些优先事项,美国的金融政策空前统一,即欠债上瘾。自去年3月开始,美国迅速采取行动,推出超低利率政策,造成FED资产规模创下历史新高。而在这种情况之下,美国仍在考虑发行50年期的美债。各国央行是不是买单还是个问号,但宽松的货币政策及超低利率是金融危机爆发根源之一。虽然近年来问题银行和金融整顿已经告一段落,P2P也由过去的5000多家发展到现在清零的状态,但这些监管举措都将无法一劳永逸。美国宽松货币政策将导致全球财富、收入重新分配,加剧社会收入差距。中国则是世界主要经济体唯一的亮点,金融基本面稳定,抗风险能力增强。

在这种情况下,中美金融博弈已经开始。首先,要警惕美联储的政策外部溢出效应,防止资金过度流入,影响金融体系的稳定。货币政策与外部协调必要性下降,针对此,我国应该坚持以我为主,强化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的使用。这样做的原因则在于美元贬值,其他货币大幅增值,目前英国就提出,要调查美国是否存在货币操纵的行为。受疫情影响,各国都在囤货防疫,出口需求大增。需要注意的是,美国对中国金融资本也已展开非常惨烈的竞争。中美经济脱钩是不现实的,但金融的脱钩行为已经有所展现。虽然在经济领域,美国离不开中国,但在金融方面,中国还没有建立自己的金融体系,也就是说,人民币还不可兑换,跨境人民币使用规模还很有限,SDR占比较小,在世界货币储备中仅占不到2%,人民币货币互换也没有在实体经济上使用。而中国的很多出口企业应收账款现在大增。所以,全球新型的货币战争已经打响了。

相较于现代货币战争,对传统货币战争,我国大部分中小企业还不能应对自如,被割韭菜吃亏上当非常普遍。传统货币战争常常表现在底层,具体企业还不适应汇率、利率这两个市场,两种货币的游戏规则。我们应该组织专家进行研究,给出货币战争的应对办法。

新型的货币战争则不同,它最先体现在金融科技、数字货币领域。数字货币的核心技术是区块链。区块链的概念不断丰富,发展非常迅速。过去我们认识的区块链是分布式、可追溯,以及不可篡改的超级账本。但今年初,西方媒体报道,由于仍停留在传统的IT思维,没有进军数字资产,超级账本系统在国外已被市场拒绝。与此同时,还有消息称,IBM减少了90%的区块链员工,这就表明传统的区块链系统将面临着萎缩,而数字金融的区块链系统将有大发展。

新的区块链的定义应是“区块链+智能合约+预言机”,区块链是控制数据负责采集数据,智能合约是控制流程,预言机是和世界系统的接口。在这个基础上,区块链才能够具备交易性、监管性、安全性、扩展性。2019年7月,Facebook发布了一个Libra白皮书1.0版本,当时受到了很大质疑,特别是在美国听证会上,质疑的声音很大,欧洲甚至不允许Facebook的Libra进入欧盟国家。不到半年时间,去年4月份,Facebook就发布了2.0版本的白皮书。这个2.0的白皮书主要针对TB区块链,而不再追求Libra稳定币,想用区块链塑造美国数字货币。扎克伯格在国会上说,如果我们不快一点开发数字货币,中国就要超越我们,美国国会因此很快通过了这一白皮书。随后,一系列政策性的机构都发布了不同的规则。由此可以看出,区块链保护的不仅是经济收益,更主要的是保护了美元作为世界交易的霸权地位。

货币战争的引爆还与英国央行行长的一个建议有关。该行长提出,根据布雷顿森林会议,现在要使用一揽子央行的法币来作为世界储备货币。当时,英国代表凯恩斯提出了凯恩斯方案,结果没有被采纳,而是采用了美国的怀特计划,原因是当时美元和黄金挂钩。马克希勒曾说现在时代变了,美元和黄金都脱钩半个世纪了。过去凯恩斯提出的法币到现在应该改成数字货币。同时他引用普林斯顿大学2019年发布的新型货币理论证明了这一观点。

马克龙在最近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主旨演讲说,我们并不是说必须和美元斗争,而是要建立一个实实在在的欧元主权,而且在建立数字货币主权上,欧洲也需要重新思量,因为数字货币也必将影响未来的经济主权。所以,金融战就开始了。

首先,美国财政部货币监理署(OCC)1月5日发布了“允许美国银行使用公共区块链和美元稳定币,作为美国金融系统中的结算基础设施”。这项方案获得通过,在美国的银行都可以使用公共的区块链来和美元的稳定币等来作为美国金融系统中的结算基础设施,脸书的目的达到了,美元的霸权也保住了。

现在全球都在创建有关数字货币的金融基础设施。BIS国际清算银行、瑞士央行SNB、SIX是金融基础设施运营商,是数字货币交易所,去年12月,这三家机构宣布批发型的法定数字货币的实验成功了,即他们联合进行的连接数字资产和央行货币的概念验证实验圆满成功。这有什么意义呢?事实上,这标志着打通了数字资产和央行数字货币的连通。具体有两种方式:第一种方式是在分布式数字资产平台上直接发央行数字货币,这样在结算数字资产时具有潜在的优势,同时也会增加很多政策和治理挑战;第二种方式是把现有的批发型支付系统连接到新的分布式数字资产平台上,这将避免很多前面的问题。这个项目的实验是基于银行和金融机构场景的批发型央行数字货币,而零售型和通用型的范围则另有政策规定。

数字货币的经济时代要抓住全球金融领域的协作、开放、共识是首要任务。鉴于货币必须流通,在金融体系打通,在数字资产虚拟层面打通,最后是在大宗贸易或者零售交易的商业化层面打通,将有助于形成一种圈层递进的生态体系。

举两个例子,第一个是新加坡的币种用于跨境转账,新加坡和相关机构建立了银行间网络,用摩根大通的币来支付。这项计划开始于2016年11月,首先他们打造国内支付网络技术的能力,建立相互操作能力,来支持券款的兑付和同步支付,最后增加多币种的结算。

第二个例子是泰国央行的批发型中央型数字货币,这项计划于2018年8月启动。第一阶段围绕着现金管理、债券和流通性准备金数字化建立POC,第二阶段是债券生命周期的管理、银行间的回购和交易、数字合规和隐私建设。

最后想聚焦一下金融实务。我有如下建议:

第一,提升所有涉外企业外汇知识,我们要抓住大好形势,改变我们以往的做法。不要放账,即便放账,账龄不能太长,每笔业务中不能留外汇敞口,建议多使用跨境人民币结算。

第二,利用“一带一路”和跨境电商的优势,尽快启动我国与沿线国家研讨数字货币的使用规则和基础设施及平台建设。西方国家的货币体系都是在跨境支付结算的数字化基础上来进行合作探索实验的,这对人民币跨境使用的路程来说,既是一种参考,也是一种挑战,正所谓机不可失。

第三,适应数字化转型的加速,放眼全球结算。我国是贸易大国,是投资大国,这是我国的优势。马克龙说,欧洲要主权,对于中国,则需要份额,即每做一笔贸易,进口、出口都要获取美元的份额。马克龙在讲话中也提到,欧洲危机后,世界将迎来两极,一个是中国,一个是美国。马克龙已经把中国放在了制高点上,但中国真正准备好了吗?鉴于我国在“一带一路”上有许多朋友,如果我们在“一带一路”五通环境下,再把数字货币连通做大做好,才能真正收获一个稳定的“一带一路”压舱石。


本文来源:张燕玲 原文作者:人大重阳 责任编辑:momo
声明:奔跑财经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快来评论吧

相关新闻

比特大陆“内斗”走向和解:詹克团重新掌权,正在推进上市

2021-03-05 10:53
历经反转再反转,全球最大的比特币矿机制造商比特大陆长达近一年半的“宫斗剧”终迎“大结局”。>

Uniswap再次让对手望尘莫及?关于V3的一些猜想

2021-03-04 15:49
Uniswap V3会带来哪些改进?竞争对手恐怕已经瑟瑟发抖。>
Kyle 11709

AMM终极笔记——五大类无常损失解决方案

2021-03-04 11:25
最能代表AMM本质特征以及未来发展方向的无常损失进行讲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