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家基金平台爆雷?8000人20亿本息已无法兑付

宋婕 2018-11-03 19:56 24.78万
分享

继P2P频频爆雷之后,私募基金的风险系数也抬高了。

曾是中国经济新领军人物的孟祥彬实际控制的上海扬铭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扬铭基金”)和中嘉国投商业保理(深圳)有限公司(下称“中嘉国投”),近日宣布良性退出,其在对内部员工所发通告中声称正在进行资产评估。来自全国多个城市的8000多名投资人的本金和利息都无法拿到手,这其中有不少是公司员工。但依照北京市处非办的说法,扬铭基金的做法已经构成非法集资。

所谓“良性退出”,是为了控制风险,还是另一种形式的跑路?

本息无法拿回

10月中旬,刘女士发现自己买的3种理财产品都没有如期给付收益,而当时推荐她买产品的公司扬铭基金也从北京世茂大厦搬到了南四环,她带着不好的预感找过去,却被告知公司宣布良性退出了。

听到这里,刘女士的心里一下就凉了,她前前后后一共签了6份共计235万元的保理债权转让合同。

根据合同,刘女士购买的是中嘉国投持有的保理债权,按约定日期给付利息,并到期无条件溢价回购。目前她的部分合同陆续到期,却被告知两家公司都已经宣布良性退出,本金和利息无法按时拿到。

“这是我们家多年攒下来的血汗钱,我不懂良性退出是什么,现在只想要把钱拿回来。”与她签合同的是中嘉国投商业保理有限公司,为什么她找的是扬铭基金?况且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曾明确提出,保理业务与私募基金的属性冲突,容易误导投资者,不属于私募基金的经营范围。

刘女士解释,签合同时两家公司都说过他们是孟祥彬的玖远集团投资的,其实是一体的。虽然她买的是中嘉国投名下的保理债权产品,但与她联系的业务员是扬铭基金的员工,合同也是在扬铭基金的办公场所签订的。

同时,她拿出《中嘉国投代销协议》,里面提到扬铭基金担任中嘉国投的产品销售代理人,代为从事产品销售业务。

但天眼查显示,中嘉国投2017年在深圳注册成立,企业关系简单,仅有宁亚科和王运运两名股东,其中宁亚科持股99%担任法人;扬铭基金的唯一股东和法人叫李国刚。从这3人的投资和任职情况看不出他们之间存在何种关系,更看不出与孟祥彬及其玖远集团的关系。从表面来看,那份《中嘉国投代销协议》就是两家公司的唯一交集。

全部产品退出

《华夏时报》记者联系到刘女士购买保理债权时与她联络的扬铭基金北京某营业部经理刘刚。刘刚承认,虽然扬铭基金和中嘉国投看起来没什么关系,但其实是一回事,都是由玖远集团投资,实际控制人是孟祥彬。扬铭基金是私募基金公司,无权发售商业保理产品,只能成立中嘉国投来做这块业务,但两家公司不分彼此。

“这次退出涉及到来自北京、上海、天津、河北、山东等多个省市的8000多名投资人,资金将近20亿。”他进一步介绍,中嘉国投大概有票据、债款等七八款产品,扬铭基金名下有两款商业保理产品。这些理财产品中,除玖财通还在正常运营,剩下的均已宣布良性退出。

据刘刚了解到的情况,他们公司做的是财富端口,所有的资金都用到项目方。一旦项目方出现逾期,为了保障投资人资金不受损失,公司只能拿现金流补充投资人到期的资金。此次退出是因为当前经济形势整体低迷,项目方目前回款压力很大,平台现金流紧张,公司为了保障财富端口的投资人资金不受损失,就对一些产品做了良性退出。“现在政策不允许强制退出,公司只能做常态化退出,常态化退出会导致回款速度过慢。”

《华夏时报》记者在扬铭基金的官网上看到,公司有三类基金产品:股权投资基金、政府产业基金和并购基金。

刘刚说,每个产品都对应不同的项目,并不是每个项目都有回款压力,比如宁夏的产品对应的是宁夏精准扶贫项目还可以正常运营,但公司认为与其部分产品退出不如全部退出。至于原因,刘刚表示不清楚,这是公司高层的意思。

刘刚说,包括他在内的不少公司员工也投资了公司的理财产品,“我和家人前前后后投了90多万元,最快的还有3个月到期,但也跟别的投资人一样,只能等公司制定兑付计划”。

已构成非法集资

刘刚说,自公司宣布良性退出之后,就在以营业部为单位推选客户代表,成立客户委员会,届时将成立全国客户委员会。与此同时,公司也在寻找第三方律师团队,律师将会对公司目前资产进行二次评估,根据整体资产的变现能力制订退出方案,并与全国客户委员会讨论。

“按照公司发布的公告,兑付计划要在11月22日前制订完成。”刘刚称。

朱先生半年前用买房子的首付买了扬铭基金的理财产品小管家,10月初到期后发现平台出了问题,“心里挺着急的,这笔钱对我很重要。”他也在按照公司给出的解决方案一步步走,虽然听说各营业部的投资人代表已经推选出来了,但他也不知道他的代表是谁,“说实话,其实没什么信心,但好歹还没跑路,死马当活马医吧”。

刘女士向记者透露,北京市处非办已经约谈了玖远集团的法人孟祥彬。《华夏时报》记者以投资人身份联系了北京市处非办,其工作人员表示,只能尽快引导不合规的企业良性退出。扬铭基金所做的是大面积的民间借贷,已经构成非法集资,现在他们的首要任务是还上投资人的钱,如果还不上只能抓人。

扬铭基金官网没有提供联系方式,按照天眼查上的工商备案电话拨过去提示为空号。中嘉国投的备案电话是一个手机号,虽然有人接听,但对方说他原先是一家分公司财务人员,早已离职,听说公司已经散了。公司实际控制人孟祥彬为法人的玖远集团联系电话也提示为空号,全国客服电话无人接听。

《华夏时报》记者检索后发现,孟祥彬曾经在2016年被多家单位共同评选为中国经济新领军人物。

本文来源:华夏时报 原文作者:宋婕 责任编辑:Wing
声明:奔跑财经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快来评论吧

相关新闻

2019区块链第一跑路项目:核心团队失联,成员宣布死亡后币价反升

2019-01-23 18:13
2019年,区块链行业第一跑路项目方诞生。>
区块律动 79749

爱炒作的孙宇晨被行业群嘲,但把波场做成了,区块链要不要营销?

2019-01-23 16:57
营销学不仅适用于产品和服务,也适用于组织和人,任何组织无论是否涉及货币交易,事实上都需要营销。 ——菲利普.科特勒 在区块链项目的白皮书代币分配情况中,我们常常看到项目方会留取部分的代币作为市场推广的费用。项目常见的市场营销方式不外乎以下几种:媒体宣发、线上活动、项目路演、区块链大会演讲。一般情况下部分项目方会跟专业的营销团队合作进行项目的市场营销工作,有能力的团队或者节俭的团队会自己一手包办市场营销工作,如我们熟悉的波场、初链等。基本上是团队中配备市场营销方面的精英。 项目的大规模推广工作一般发生在项目上线前期,项目需要大规模全方位的向行业投资者宣传,以提高项目的热度。除了上文所说的那几种常规的营销方式外,不同的项目方会根据自己的项目特性定制不同的推广方案、营销手段。基本上前期团队的营销风格直接影响这个项目的口碑。 之前我们说过要判断一个项目是否优质应该是产品>1,市场>1。那么在区块链行业,项目在营销情况如何? 风险投资顾问William Mougayar通过对市场上的区块链项目的研究,结合自己的专业知识,对区块链领域项目的营销情况进行判断,分别列出了适度营销、缺乏营销及过度营销三大类。 通过上图我们可以看到适度营销队列分别有世界上第一个合规的交易所Coinbase、Loom、Zcash、币安、0x、BitGo、Circle、ShapeShit。以上都是加密货币领域赫赫有名的项目、技术服务公司、交易平台,在产品技术方面都有过硬的实力。 缺乏营销的则有以太坊、比特币、闪电网络、Steem、Bitfury、Storj、Blockstack等,这一批同样是技术过硬,但却鲜见有营销活动的项目。在市场营销里有一句话,真正的广告不是自己制造一则广告,而是让媒体去讨论你的品牌而达成的广告,我想比特币和以太坊已经做到了。然而除知名度最高的比特币,以太坊在面临三方受敌的情况下。仍然需要适当做一些营销工作。 过度营销队列,我相信大家对这个归类不会有异议。名单有:EOS、波场、IOTA、BCH、OMG、XRP、NEO、R3、Lisk、Nem。 波场,很多媒体同行讨论过孙宇晨心中究竟有没有技术。大家从波场的一个营销方式来看,心中已有答案。波场的营销方式可以说是碰瓷+炒作式的营销,碰瓷以太坊、EOS、V神、百度。通过各种方式其中多是负面的消息为主来使项目保持热度,这种方式可以说是很大程度上维持了市场热度,然而口碑砸了。 BCH,典型的六亲不认的营销方式。通过贬低其他项目来抬高自己,一度引起了比特币投资者的反感情绪。然而正如前面所说的,媒体自发讨论的才是真正的广告。知名大佬加持,制造与比特币之间的矛盾,持续不断的撕比特币;分叉大战无一不是值得媒体讨论的热点话题。 IOTA,越级碰瓷式的营销方式。前期公布跟微软合作,随后被网友指出夸大宣传。从IOTA的官方合作名单中我们可以看到有不少的巨头企业,包括大众、三星、思科等。尽管熊市,我们仍然可以看到IOTA持续公布合作伙伴的名单。 瑞波,熊市当中瑞波的热度甚至比牛市时还要高。2018年的熊市直接将瑞波送上了市值老二的位置。通过持续不断联合媒体发布瑞波的利好消息,在熊市期间我们可以很明显的看出瑞波新闻稿数量持续增多,市场热度居高不下。 虽然以上几个项目确实存在过度营销的情况,然而正如William Mougayar所说。市场营销作为评判项目的基本要素之一,团队的营销能力一定程度上影响项目的成功与否。 埋头研发技术而忽视市场推广,酒香也怕巷子深。项目缺乏热度,对项目本身而言十分不利。而过度注重市场推广忽视技术研发,则被冠上空气币的名头。互联网是有记忆的,口碑垮了很难再取得投资者的信任。 所以并不是说过度营销就一定是行业的公害,只要技术产品能够跟上营销的步伐,如瑞波。没有人可以否认这是一个有前景的项目。 相反,过度注重营销产品却做得稀巴烂,这就是在消耗团队的信誉。如波场。为什么孙宇晨的炒作会引起全行业的嘲讽,无论是外媒还是国内的媒体、普通的投资用户都对这种炒作方式极度反感。究其原因在于产品跟不上其营销的步伐,将用户对其的信任消耗殆尽。 最有效的资本是我们的信誉,它小时不停的为我们工作。 >
79364

王嘉平最新文章:突破区块链不可能三角

2019-01-23 15:36
何为异步共识组 [Monoxide]?>
王嘉平 317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