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卓尔:稳定论VS演化论

江卓尔_莱比特矿池 2018-11-09 10:39 5.02万
分享

零、什么时候比特币应该分叉?

比特币应不应该分叉,要看造成分歧的原因是什么。

1、如果是目标不同,那就应该分叉,让市场选择谁是对的

在扩容之争中,一派(Bitcoin Core)认为比特币的目标是数字黄金,一派(Bitcoin Cash)认为比特币的目标是全球货币,目标分歧不可调和,所以自由分叉,竞争,让市场做选择是最好的结果。

有些不同目标的分叉,会占领不同的市场,形成不同的产品。但比特币的这次扩容分叉,很可能最后还是会统一,因为储值能力,并不能脱离日常使用而单独存在。

比特币要能储值,那就要求你卖出时有 “足够多的人” 愿意买入,但是 “足够多的人” 并不会凭空从天上掉下来,用户数、知名度、IP,这些在商业上都是极其昂贵的东西,创造这些昂贵的东西最好的方法,就是流量和高频使用。

什么东西才能高频使用?没错,就是——现金。现金并不只是指 “日常买咖啡”,而是指 “高频、高接触、高曝光使用”。

同样是2100万币的产品,用户会选择用日常使用的、熟悉的产品A做储值,还是几乎没有接触的产品B做储值呢?最典型的产品就是房产了,虽然一线大城市的房产更适合储值,但二三四五线城市的居民,几乎都还是买本地房产,异地买房少之又少——无他,唯熟尔。

2、如果是目标相同,只是达成目标的手段不同,那最好通过仲裁机制解决分歧

过度的自由分叉,会对产品造成损害,任何产品都讲究规模效应——BCH社区分歧的两派,目标都是让BCH成为50亿人使用的世界货币——货币更是讲究规模效应。

过于频繁的分叉,还会严重损害BCH上的应用,例如使用交易的留言字段(OP_RETUEN)写微博的memo,分裂后总不可能每一条链上都存一遍微博吧?但如果只存了A链,然后A链最后死掉了,怎么办?

所以,没有有效仲裁机制,防止不必要分裂的BCH,只会导致应用的逃离——这也就意味着用户的减少,和 “高频使用” 的现金思想相抵触。

但是,仲裁机制要解决分歧,首先就要保证自己没有分歧,例如委员会投票,这种仲裁机制并不好,因为委员会自己就可能分裂,那什么才是有效的仲裁机制?

之前比特币并没有仲裁机制,在扩容之争中,开发团队Core的核心(有代码提交权)五人中,Gavin Andresen和Jeff Garzik支持扩容,并被踢出Core团队,比特币也分裂成了Bitcoin Core和Bitcoin Cash。

Bitcoin Core依然没有仲裁机制,所以可以预期Bitcoin Core未来还会发生进一步的分裂,ETH靠创始人Vitalik Buterin,暂时回避了这个问题,代价则是损失去中心化的 PoV(Proof of Vitalik)。而Bitcoin Cash走在了所有币的前面,正在形成一套有效的仲裁机制。

一、BCH分歧的双方

BCH本次争论中,一派以支持 “ABC开发团队” 的比特大陆为首,另一派以nChain的CSW(Craig S Wright)为首,并发布了BSV客户端(Bitcoin Satoshi Vision,中本聪愿景)。两派都认为BCH应该成为50亿人的世界货币,但对于如何达到这一目标,两派所主张的手段不同。

比特大陆派认为BCH应做快速迭代更新,满足市场和应用需求,吸引更多用户,并最终达到50亿人世界货币的目标。CSW派则认为BCH作为货币,应该保持底层的稳定,只有稳定的协议才能吸引应用和企业,甚至主张应该恢复到最初的0.1版比特币、并锁定协议,认为中本聪已经为比特币设计了足以承担世界货币功能的底层框架(包括图灵完备的脚本),只要在上层做开发即可实现目标。

二、白皮书怎么设计比特币?

要讨论 “稳定论 vs 演化论”,首先我们应该先了解,白皮书是怎么设计比特币的?

扩容派经常指出Core的路线违反了白皮书的目标,而Core派则反击说,BCH分叉时增加的EDA/DDA难度调整算法违反了白皮书,白皮书里根本没有DDA难度调整算法。

实际上在白皮书里,不要说DDA难度调整算法了,甚至连大家习以为常的 “区块10分钟一块” 都没有,只是在第4章:工作量证明(Proof-of-Work)里设计了 “区块平均n分钟一块”:

The proof-of-work difficulty is determined by a moving average targeting an average number of blocks per hour. If they're generated too fast, the difficulty increases.

工作量证明的难度将采用移动平均目标的方法来确定,即令难度指向令每小时生成区块的速度为某一预设的平均数。如果区块生成的速度过快,那么难度就会提高。

然后在第7章:回收硬盘空间(Reclaiming Disk Space)里举了10分钟一块的例子:

……If we suppose blocks are generated every 10 minutes……

……如果我们设定区块生成的速率为每10分钟一个……

白皮书其实非常克制,仅做了目的性描述,哪种设计更好地满足白皮书的目标,就更符合白皮书。BCH的DDA难度调整算法,能在算力大幅变化时,让区块时间更满足 “平均n分钟一块” ,所以更符合白皮书。

在11月15日的算力战中,我们将能直观地看到什么叫 “BCH的DDA难度调整算法更符合白皮书” ,如果双方都从Bitcoin Core上大量调算力到Bitcoin Cash上进行算力战,那Bitcoin Core的区块时间将明显延长,长时间不能恢复,并发生严重拥堵,而Bitcoin Cash不管算力怎么变化,都能稳定 “平均10分钟一块” 。

三、如何满足白皮书的目标?

我们坚持白皮书中比特币作为 “电子现金系统” 和 “世界货币” 的目标不变,那在外界环境改变时,我们也就必然要改变手段,才能保证目标不变。就像上文所举例的,当分叉发生时,Bitcoin Cash将原来比特币 “2016个块调整一次” 的难度调整算法,修改为 “每个区块调整一次” 的DDA难度调整算法。

那么,这种协议层的修改,是否让比特币的底层变得不稳定?如果主张 “稳定底层协议” 时,应如何看待这样的修改?

目前我们可以看到,有不少人都支持 “稳定协议论”,这和 “稳定协议论” 的简单、清晰、易理解有很大关系。CSW甚至在一开始提出的是更极端的 “锁死协议论”:把比特币恢复到0.1版并锁死,这个主张实际上无法实行,比特币在0.1版后做了大量功能性和安全性的协议层修改,这些修改——例如多重签名——已经不可能删除。

为什么CSW会提出这样无法实施的主张?这和这样的主张简单清晰,更容易理解、宣传、获得支持认同有关,但获得这样的认同,并不意味着这种主张的正确。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中国1958年的大炼钢铁运动,“我们要超英赶美”,“今年钢产量要翻倍到1070万吨” 这样的口号简洁有力,在宣传和发动群众上有着巨大的优势,但最后却造成了巨大的经济灾难。

而一个合理的钢铁发展计划,必然复杂琐碎,充满调整反馈,在大部分情况下,都要根据经济和市场的情况进行修正,甚至无法落到纸面上,更不用说 “简洁有力的宣传口号” 了。

四、一个 稳定论 vs 演化论 的实例:DSV操作码

DSV操作码(OP_CHECKDATASIGVERIFY)是本次硬分叉的争论焦点,也是典型的,稳定论 vs 演化论 两派的分歧点。

DSV的目的是将外部信息引入区块链中。现在的BCH区块链是一个孤立系统,它不知道巴西vs阿根廷的球赛结果,不知道今天的股票价格是多少,甚至不知道BCH自己的价格。但如果有了DSV,BCH用户就可以约定信息的发布方式,由某一个数据发布主体,通过签名的方式,生成可被BCH链上DSV操作码解析的数据。

这样某两(多)个用户,就可以无需通过第三方机构(股票交易所、体彩中心等),在BCH链上建立可靠的智能博弈合约。例如两个人要赌巴西vs阿根廷的球赛结果,只要把币打入一个多重签名地址,然后球赛结果经签名发布后,币就会自动转到赢家的地址中。

“演化论” 认为,DSV增强了BCH的功能,这是一个相当有用的功能,能为BCH带来更多的应用和用户。而 “稳定论” 则认为,不应为了上层应用或需求,去修改操作码这种底层协议,底层协议应尽量保持稳定,能不改就不改。

五、观点的逻辑自洽

当我们面对两个对立观点时,首先要思考观点是否逻辑自洽。

1、“演化论” 的观点是逻辑自洽的,BCH要成为50亿人的世界货币,所以BCH应考虑如何获取更多用户,而增强链功能,是一个吸引更多应用和用户的有效手段。这也和 “现金”  “高频、高接触、高曝光使用” 的逻辑一脉相承。

有用则加,若错则改,小步迭代,快跑前进。在BCH用户数(和总市值)明显落后BCE(Bitcoin Core)的情况下,增加BCH用户数,是最重要的任务。

2、而 “稳定论” 的逻辑首先会面临一个问题:BCH的最高目标到底是稳定,还是获取50亿用户?两个目标并不一定能保持一致。有可能稳定可以获取更多用户,但也有可能适应市场需求,增加功能才能获取更多用户。如果竞争对手修改了底层协议,增加了功能,确实可以获取大量用户,那我们改不改?

如果不改,那最后在竞争中落败,用户归零,都灭绝了,还有资格讨论对错吗?如果也改了,那不变成 “演化论” 了?

3、实际上,Core拒绝扩容的观点,就是一种典型的 “稳定论”:比特币应尽量保持去中心化,节点应尽量保持小,交易拥堵可通过第二层闪电网络解决。

而BCH扩容分叉的观点,则是 “演化论” :用户的体验非常重要,不反对第二层网络,但现在区块容量已满,需要立即扩容,否则会导致用户流失到其它币上。

六、如何处理开发中的争议?

“演化论” 逻辑上很漂亮,但对区块链而言,却有一个致命问题:快速迭代需要频繁的修改,在一个去中心化的系统中,谁能做这样的决策?

ETH可以做快速迭代、频繁修改,那是因为创始人Vitalik Buterin的存在,能裁决不同的修改意见,Vitalik Buterin是ETH系统中 “天下大义,当混为一” 的 “一”,而比特币系统中的 “一”,则是算力。

但算力和Vitalik Buterin还是有巨大区别,算力无法直接参与开发,算力甚至不能介入开发。我曾设想过,所有的开发修改都形成BIP提案,然后由算力投票决定BIP提案是否通过,但经过推演,发现实际不可行。

证明不可行只需要有一个反例就足够了:比特大陆曾经提议矿工统一捐出挖矿产出的一小部分给开发,但因有政府强制税收的影子,被社区大部分人反对,提案因此而流产。但如果算力能直接决定开发提案,那比特大陆就能直接以优势算力,通过实施矿工捐助提案。这并不是社区大部分人愿意看到的结果。

我们知道暴力决定元规则,元规则决定一切规则,但这不等于 “暴力直接决定一切规则”,大部分规则是在元规则下,各方力量博弈的结果。算力是比特币系统的 “一”,是最终裁决力量,但 “最终裁决力量” 并不等于 “直接裁决一切”。

比特币具体的开发提案,应该由开发组和各方博弈决定,只有在各方无法谈拢,比特币面临分叉时,才是算力这个 “最终裁决力量” 上场的时间。

总结:

1、比特币在目标一致,只是手段不同时,应通过算力仲裁机制,减少削弱力量的、无必要的分叉。 

2、白皮书对比特币多为目的性描述,实践中重点是满足白皮书的目标。

3、如果坚持白皮书目标不变,为了满足不变的目标,在变化的市场环境中,必然采用变化的 “演化论”。

4、“稳定论” 主张简单清晰,更容易理解、宣传、获得支持,但并不意味着主张正确。“稳定目标” 和 “用户数目标” 在逻辑上相冲突。

5、“演化论” 必然产生冲突分叉,此时应通过算力做分叉裁决,避免无必要的分叉。

本文来源:核财经 原文作者:江卓尔_莱比特矿池 责任编辑:明明很漂亮
声明:奔跑财经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快来评论吧

相关新闻

2019区块链第一跑路项目:核心团队失联,成员宣布死亡后币价反升

2019-01-23 18:13
2019年,区块链行业第一跑路项目方诞生。>
区块律动 80299

爱炒作的孙宇晨被行业群嘲,但把波场做成了,区块链要不要营销?

2019-01-23 16:57
营销学不仅适用于产品和服务,也适用于组织和人,任何组织无论是否涉及货币交易,事实上都需要营销。 ——菲利普.科特勒 在区块链项目的白皮书代币分配情况中,我们常常看到项目方会留取部分的代币作为市场推广的费用。项目常见的市场营销方式不外乎以下几种:媒体宣发、线上活动、项目路演、区块链大会演讲。一般情况下部分项目方会跟专业的营销团队合作进行项目的市场营销工作,有能力的团队或者节俭的团队会自己一手包办市场营销工作,如我们熟悉的波场、初链等。基本上是团队中配备市场营销方面的精英。 项目的大规模推广工作一般发生在项目上线前期,项目需要大规模全方位的向行业投资者宣传,以提高项目的热度。除了上文所说的那几种常规的营销方式外,不同的项目方会根据自己的项目特性定制不同的推广方案、营销手段。基本上前期团队的营销风格直接影响这个项目的口碑。 之前我们说过要判断一个项目是否优质应该是产品>1,市场>1。那么在区块链行业,项目在营销情况如何? 风险投资顾问William Mougayar通过对市场上的区块链项目的研究,结合自己的专业知识,对区块链领域项目的营销情况进行判断,分别列出了适度营销、缺乏营销及过度营销三大类。 通过上图我们可以看到适度营销队列分别有世界上第一个合规的交易所Coinbase、Loom、Zcash、币安、0x、BitGo、Circle、ShapeShit。以上都是加密货币领域赫赫有名的项目、技术服务公司、交易平台,在产品技术方面都有过硬的实力。 缺乏营销的则有以太坊、比特币、闪电网络、Steem、Bitfury、Storj、Blockstack等,这一批同样是技术过硬,但却鲜见有营销活动的项目。在市场营销里有一句话,真正的广告不是自己制造一则广告,而是让媒体去讨论你的品牌而达成的广告,我想比特币和以太坊已经做到了。然而除知名度最高的比特币,以太坊在面临三方受敌的情况下。仍然需要适当做一些营销工作。 过度营销队列,我相信大家对这个归类不会有异议。名单有:EOS、波场、IOTA、BCH、OMG、XRP、NEO、R3、Lisk、Nem。 波场,很多媒体同行讨论过孙宇晨心中究竟有没有技术。大家从波场的一个营销方式来看,心中已有答案。波场的营销方式可以说是碰瓷+炒作式的营销,碰瓷以太坊、EOS、V神、百度。通过各种方式其中多是负面的消息为主来使项目保持热度,这种方式可以说是很大程度上维持了市场热度,然而口碑砸了。 BCH,典型的六亲不认的营销方式。通过贬低其他项目来抬高自己,一度引起了比特币投资者的反感情绪。然而正如前面所说的,媒体自发讨论的才是真正的广告。知名大佬加持,制造与比特币之间的矛盾,持续不断的撕比特币;分叉大战无一不是值得媒体讨论的热点话题。 IOTA,越级碰瓷式的营销方式。前期公布跟微软合作,随后被网友指出夸大宣传。从IOTA的官方合作名单中我们可以看到有不少的巨头企业,包括大众、三星、思科等。尽管熊市,我们仍然可以看到IOTA持续公布合作伙伴的名单。 瑞波,熊市当中瑞波的热度甚至比牛市时还要高。2018年的熊市直接将瑞波送上了市值老二的位置。通过持续不断联合媒体发布瑞波的利好消息,在熊市期间我们可以很明显的看出瑞波新闻稿数量持续增多,市场热度居高不下。 虽然以上几个项目确实存在过度营销的情况,然而正如William Mougayar所说。市场营销作为评判项目的基本要素之一,团队的营销能力一定程度上影响项目的成功与否。 埋头研发技术而忽视市场推广,酒香也怕巷子深。项目缺乏热度,对项目本身而言十分不利。而过度注重市场推广忽视技术研发,则被冠上空气币的名头。互联网是有记忆的,口碑垮了很难再取得投资者的信任。 所以并不是说过度营销就一定是行业的公害,只要技术产品能够跟上营销的步伐,如瑞波。没有人可以否认这是一个有前景的项目。 相反,过度注重营销产品却做得稀巴烂,这就是在消耗团队的信誉。如波场。为什么孙宇晨的炒作会引起全行业的嘲讽,无论是外媒还是国内的媒体、普通的投资用户都对这种炒作方式极度反感。究其原因在于产品跟不上其营销的步伐,将用户对其的信任消耗殆尽。 最有效的资本是我们的信誉,它小时不停的为我们工作。 >
79759

王嘉平最新文章:突破区块链不可能三角

2019-01-23 15:36
何为异步共识组 [Monoxide]?>
王嘉平 322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