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
简介
区块链(Blockchain)是分布式数据存储、点对点传输、共识机制、加密算法等计算机技术的新型应用模式。所谓共识机制是区块链系统中实现不同节点之间建立信任、获取权益的数学算法。
2018-07-06 13:59
21世纪经济报道:挑战微信支付宝痛点,解码数字人民币比较优势 系统中其他国家数字货币采用的是去中心化的区块链技术。现阶段,我国数字人民币主要运用在零售端,采用的是中心化技术。“与区块链相比,中心化在数据加密保护方面更为强力”,郝毅解释说,“中心化的处理方式能够把多个数据节点集中到为数不多的机构里面,同时用完善的法律进行约束。而区块链技术,由于多方都能够进入数据节点,约束、监管这些参与者的难度相对要大很多。”值得一提的是,全球各主要经济体在研发数字货币都尤为关注数据的安全性、隐私保护等问题。如一向对数字监管尤为严格的欧盟,在数字化潮涌之际,欧洲央行行长拉加德一方面宣布要加紧展开数字欧元研究,另一方面也再三要求一定要确保用户数据隐私与安全。在郝毅看来,二元投放体系、央行兜底、加上中心化技术的配置,足以为数字人民币立起一道安全屏障。根据国际清算银行(BIS)发布的各国数字货币进展报告,目前约有17个政府进行中央银行数字货币的研发或内部测试状态。瑞典央行2019年12月发布的报告显示,数字克朗(e-krona)采用两层体系。在第一层,瑞典央行将向电子克朗网络的参与者,如银行发放电子克朗。在第二层,参与者将分发电子克朗给最终用户。在分布式账本技术基础上,央行通过RIX(大型转账交易机制)系统与商业银行对接,从而进行数字货币的运行。目前正与埃森哲进行内部克朗数字货币测试,预计时间为2020年2月20日至2021年2月。中国的数字人民币采用的将同样是二元投放体系,郝毅说,“首先央行是发行者,这意味着只有央行拥有最高的权限查看所有数据。而作为政府机构的央行来把控这个数据,应该不会导致数据泄漏。”而在二元架构中,作为“中间者”的商业银行,因有法律和行政力量的约束,也将促使其有足够的动力保障数字人民币的交易和数据的安全性。“商业银行也将负有数据管理责任。但商业银行的法人其实是政府,同时在商业银行法的规范下,从制度和人事等方面都将保障安全与隐私。”郝毅补充道。因此,这也被认为是数字人民币相对第三方支付的比较优势。在支付宝和微信等第三方交易平台上,用户使用移动支付进行消费,商家或者平台就能够掌握用户数据,如果遇到不良平台将数据进行交易,给消费者的隐私造成极大的侵犯,甚至会对个人生命跟财产问题造成严重隐患。郝毅表示,第三方支付机构所适用的数据法律,在企业法的范畴之内,与商业银行法相比较为零散,缺乏系统的法律约束。仅依靠行业自律和监管部门的行政处罚,违法成本不高,且存在一定的滞后性。商业银行已有一套成熟、完备的法律法规体系,不需要重新立法,如果需要对部分条款进行修订以规范数字人民币运营,修订速度较快。同时商业银行又受到来自银保监会及中央银行双重监管,可进一步保障数据隐私与交易安全。在董希淼看来,支付企业在客户信息获取、隐私保护方面还是存在不少问题,个人交易数据、行为数据是其研发和推荐产品的重要依据,甚至是其赖以生存的根基,这就天然地注定它们在这方面不会做好。银行虽然相对好一些,但也部分存在泄露数据等情况。数字人民币就能比较好的解决数据安全问题,一方面它在应用层面是匿名的,获取过程信息的意义不大;另一方面,所有数据最终集中在央行,基本上就没有泄露的可能性。数字人民币“呼之欲出”?可见,构想中的数字人民币,相较于第三方支付方式,空间犹存,各方透露的进展似乎也在昭告各方,数字人民币“呼之欲出”。目前,苏州有公务员已领取用数字货币形式发放的部分工资;在雄安新区,麦当劳等19家公司已开始试点数字人民币;在深圳,数字人民币内部测试工作正在有序开展。另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数位国有大行人士表示,四大行正在深圳等地大规模测试数字钱包应用,为正式落地进行测试准备。部分大行内部员工已经开始使用,并用于转账、缴费等场景。值得注意的是,除零售等场景外,数字人民币也已开始测试“信用卡还款”这一流量入口级别的场景。与此同时,京东数科、华为先后宣布与央行数字货币研究院达成合作,共同推动移动基础技术平台、区块链技术平台等研发建设;促进数字人民币的移动应用功能创新及线上、线下场景的落地应用,推进数字人民币钱包生态建设。关于数字人民币的政策也在推进。北京自贸区将支持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设立金融科技中心,建设法定数字货币试验区和数字金融体系,依托人民银行贸易金融区块链平台,形成贸易金融区块链标准体系,加强监管创新。今年苏州也宣布,获批开展国家级小微企业数字征信实验区、数字货币、金融科技创新监管三大创新试点。神州信息方面认为,现行技术已相对成熟,满足落地实施条件。目前央行已经选择多个商业银行作为DCEP运营机构参与DCEP研发和测试,并逐步对外提供DCEP的服务,即未来DCEP是具有多个运营中心并行的经营模式,性能上不会存在瓶颈。对于单一运营机构,其采用的技术路线也多采用分布式、多节点、多集群、多中心并行的分布式云架构实现,DCEP还会支持在线交易和双离线交易。所以,央行的DCEP完全能够满足零售端的性能要求。不过,关于数字人民币的落地时间,监管部门多次表态:数字人民币还没有正式推出,也没有时间表。参与研究和关注数字人民币的一些专家认为,政策方面或为数字人民币落地的最大障碍。中国(上海)自贸区研究院、浦东改革与发展研究院金融研究室主任刘斌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一方面,数字人民币也要遵守大额现金管理及反洗钱、反恐融资等法律法规。另一方面,要从技术、法律层面确保大额交易方面的用户安全和隐私,在数字钱包设计方面确保安全可靠,同时在用户钱包托管方面也需要考虑网络安全和数据安全方面的因素。还有就是在用户交易数据的存储、处理和使用方面也需要由具备一定技术能力的机构来进行。在市场条件方面,在支付宝、微信等支付方式的长期使用下,整个社会也更易于接受和使用数字人民币。“具体的应用场景是需要逐步建立的,但在相对坚实的社会基础上,数字人民币的使用场景将会水到渠成。”郝毅说。不过,他还指出,商业银行需要担负起数字人民币前期推广、普及等方面责任。(作者:胡天姣,边万莉编辑:周鹏峰)
21世纪经济报道 2020-09-26 14:32  支付宝  数字人民币  支付
美元持续下跌的趋势为比特币描绘了看涨的前景 美元将迎来了自2019年7月以来最显著的月度增长表现,但目前来说,它将继续感受到来自其一贯看跌前景的压力。美元指数尝试突破?美元指数(DXY)是衡量其相对于一篮子主要外币表现的晴雨表,其月度图表显示,美元仍然处于下行趋势。这样看来,该指数在下行通道内一直在下行,由两个以上的低高点和低低点证实了这一预测。紫色区域表示对2020年3月突破的上升趋势线的重新测试,但随后遭到了强烈的拒绝。这不是美元突破通道阻力的首次尝试,自1985年以来,美元一直在寻求牛市走势。然而,它每次都失败了,成功突破了几次最后发现都是伪造的。仅技术分形就表明美元处于非常弱的看跌状态。这也是因为美元的中期前景,如图所示,美元指数最近突破了其主要的上升通道(黑色)。自2011年4月以来,该指数使支撑线一直无效,支撑线一直在帮助其维持看涨的偏见。截至2020年9月的交易日,美元指数下跌了2.38%。然而,该指数在上升通道支撑附近显示出了疲软迹象,暗示它可能像其在过去25年的交易中一样,继续巩固或走低至“紫色支撑”线附近。比特币与美元指数与此同时,比特币价格图表中BTC/USD看起来与美元指数走势恰好相反。然而,作为一种较年轻的资产,世界上第一种去中心化的加密货币过去已经经历了两次大的看涨周期,而返回的指数收益高达886,000%。在将最高价格定在20000美元附近之后,BTC/USD经历了长期的整合趋势,但交易仍然在其横向通道的上部趋势线附近。由于比特币的稀缺性,比特币作为可投资资产的重要性不断提高。投机者将加密货币视为他们对美元长期看跌前景的备份计划,他们中的大多数是零售贸易商或者投资者,由于美元的无限供应,他们的储蓄价值也减少了。在今年的病毒大流行之后,同样的趋势正在酝酿中。随着经济复苏放缓至低谷水平,美联储已承诺维持超低贷款利率,并将其通胀目标提高至超过2%的基准水平。而目前的基本面预估美元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中难以突破其紫色阻力趋势线,同时,一些避险资金转向比特币可能会帮助它继续维持长期的上升趋势。
区块链骑士 2020-09-26 14:25  美元下跌  美元指数  比特币描绘
挑战微信支付宝痛点,解码数字人民币比较优势 系统中其他国家数字货币采用的是去中心化的区块链技术。现阶段,我国数字人民币主要运用在零售端,采用的是中心化技术。“与区块链相比,中心化在数据加密保护方面更为强力”,郝毅解释说,“中心化的处理方式能够把多个数据节点集中到为数不多的机构里面,同时用完善的法律进行约束。而区块链技术,由于多方都能够进入数据节点,约束、监管这些参与者的难度相对要大很多。”值得一提的是,全球各主要经济体在研发数字货币都尤为关注数据的安全性、隐私保护等问题。如一向对数字监管尤为严格的欧盟,在数字化潮涌之际,欧洲央行行长拉加德一方面宣布要加紧展开数字欧元研究,另一方面也再三要求一定要确保用户数据隐私与安全。在郝毅看来,二元投放体系、央行兜底、加上中心化技术的配置,足以为数字人民币立起一道安全屏障。根据国际清算银行(BIS)发布的各国数字货币进展报告,目前约有17个政府进行中央银行数字货币的研发或内部测试状态。瑞典央行2019年12月发布的报告显示,数字克朗(e-krona)采用两层体系。在第一层,瑞典央行将向电子克朗网络的参与者,如银行发放电子克朗。在第二层,参与者将分发电子克朗给最终用户。在分布式账本技术基础上,央行通过RIX(大型转账交易机制)系统与商业银行对接,从而进行数字货币的运行。目前正与埃森哲进行内部克朗数字货币测试,预计时间为2020年2月20日至2021年2月。中国的数字人民币采用的将同样是二元投放体系,郝毅说,“首先央行是发行者,这意味着只有央行拥有最高的权限查看所有数据。而作为政府机构的央行来把控这个数据,应该不会导致数据泄漏。”而在二元架构中,作为“中间者”的商业银行,因有法律和行政力量的约束,也将促使其有足够的动力保障数字人民币的交易和数据的安全性。“商业银行也将负有数据管理责任。但商业银行的法人其实是政府,同时在商业银行法的规范下,从制度和人事等方面都将保障安全与隐私。”郝毅补充道。因此,这也被认为是数字人民币相对第三方支付的比较优势。在支付宝和微信等第三方交易平台上,用户使用移动支付进行消费,商家或者平台就能够掌握用户数据,如果遇到不良平台将数据进行交易,给消费者的隐私造成极大的侵犯,甚至会对个人生命跟财产问题造成严重隐患。郝毅表示,第三方支付机构所适用的数据法律,在企业法的范畴之内,与商业银行法相比较为零散,缺乏系统的法律约束。仅依靠行业自律和监管部门的行政处罚,违法成本不高,且存在一定的滞后性。商业银行已有一套成熟、完备的法律法规体系,不需要重新立法,如果需要对部分条款进行修订以规范数字人民币运营,修订速度较快。同时商业银行又受到来自银保监会及中央银行双重监管,可进一步保障数据隐私与交易安全。在董希淼看来,支付企业在客户信息获取、隐私保护方面还是存在不少问题,个人交易数据、行为数据是其研发和推荐产品的重要依据,甚至是其赖以生存的根基,这就天然地注定它们在这方面不会做好。银行虽然相对好一些,但也部分存在泄露数据等情况。数字人民币就能比较好的解决数据安全问题,一方面它在应用层面是匿名的,获取过程信息的意义不大;另一方面,所有数据最终集中在央行,基本上就没有泄露的可能性。数字人民币“呼之欲出”?可见,构想中的数字人民币,相较于第三方支付方式,空间犹存,各方透露的进展似乎也在昭告各方,数字人民币“呼之欲出”。目前,苏州有公务员已领取用数字货币形式发放的部分工资;在雄安新区,麦当劳等19家公司已开始试点数字人民币;在深圳,数字人民币内部测试工作正在有序开展。另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数位国有大行人士表示,四大行正在深圳等地大规模测试数字钱包应用,为正式落地进行测试准备。部分大行内部员工已经开始使用,并用于转账、缴费等场景。值得注意的是,除零售等场景外,数字人民币也已开始测试“信用卡还款”这一流量入口级别的场景。与此同时,京东数科、华为先后宣布与央行数字货币研究院达成合作,共同推动移动基础技术平台、区块链技术平台等研发建设;促进数字人民币的移动应用功能创新及线上、线下场景的落地应用,推进数字人民币钱包生态建设。关于数字人民币的政策也在推进。北京自贸区将支持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设立金融科技中心,建设法定数字货币试验区和数字金融体系,依托人民银行贸易金融区块链平台,形成贸易金融区块链标准体系,加强监管创新。今年苏州也宣布,获批开展国家级小微企业数字征信实验区、数字货币、金融科技创新监管三大创新试点。神州信息方面认为,现行技术已相对成熟,满足落地实施条件。目前央行已经选择多个商业银行作为DCEP运营机构参与DCEP研发和测试,并逐步对外提供DCEP的服务,即未来DCEP是具有多个运营中心并行的经营模式,性能上不会存在瓶颈。对于单一运营机构,其采用的技术路线也多采用分布式、多节点、多集群、多中心并行的分布式云架构实现,DCEP还会支持在线交易和双离线交易。所以,央行的DCEP完全能够满足零售端的性能要求。不过,关于数字人民币的落地时间,监管部门多次表态:数字人民币还没有正式推出,也没有时间表。参与研究和关注数字人民币的一些专家认为,政策方面或为数字人民币落地的最大障碍。中国(上海)自贸区研究院、浦东改革与发展研究院金融研究室主任刘斌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一方面,数字人民币也要遵守大额现金管理及反洗钱、反恐融资等法律法规。另一方面,要从技术、法律层面确保大额交易方面的用户安全和隐私,在数字钱包设计方面确保安全可靠,同时在用户钱包托管方面也需要考虑网络安全和数据安全方面的因素。还有就是在用户交易数据的存储、处理和使用方面也需要由具备一定技术能力的机构来进行。在市场条件方面,在支付宝、微信等支付方式的长期使用下,整个社会也更易于接受和使用数字人民币。“具体的应用场景是需要逐步建立的,但在相对坚实的社会基础上,数字人民币的使用场景将会水到渠成。”郝毅说。不过,他还指出,商业银行需要担负起数字人民币前期推广、普及等方面责任。
胡天姣,边万莉 2020-09-26 13:05  央行数字货币   DC/EP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