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Fi与加密世界的经济危机 的量级提升,会带来什么后果?系统性风险与加密经济危机提到DeFi,人们常会说到“货币乐高”的概念,确实可以带来很多创新和可能性,但同时也增加了系统性的风险。虽然DeFi的借贷服务往往采用超额抵押来保证资产安全,但随着DeFi的发展,关于提高资产效率的关注越来越多,低抵押的方案也被更多人探索。DanElitzer提出过“超流体抵押论“,其本质意思是说同一资产可以在多个协议中同时使用,这会是DeFi的发展趋势。那么,这会产生一个问题,如果同一资产同时被多次利用,会不会产生系统性风险?毕竟我们都经历过2008年的次贷经济危机。这种苗头已经开始显现。人们试图通过将锁定资产代币化来提高资产的流动性,与此同时,还在考虑多次抵押发行资产。MakerDAO上可以赚取DSR利息的DAI就成为人们首先关注的对象。MakerDAO现在允许用户在智能合约上存入DAI,然后赚取DSR的利息。DSR的费用源于MakerDAO的稳定费,而稳定费是生成Dai的用户关闭其Vault时支付的费用。由于DSR中的Dai是存储锁定的,那么让这部分资产流动起来也引起了人们的关注。比如dAppHub可以创建Chai代币,Chai是对赚取DSR利息的Dai的代币化,它代表了Dai和Dai应计的利息。也就是说,用户可以使用赚取DSR利息的Dai来生成Chai。而Chai可以流通,可用来赚取更多利息,而不用锁定在DSR上。Chai的诞生引起了借贷平台(例如Fulcrum)的兴趣。Fulcrum是加密借贷平台,其平台有Dai的借贷业务,它可以将用户未借出的Dai利用起来,用于生成Chai。也就是说,其借贷平台上的Dai一部分被借出去了,未借出的部分换成了Chai。也就是说,这部分换成Chai的Dai也可以获得收益。这样一来,借贷平台上Dai的出借用户可以获得更多的收益。这个案例充分说明了DeFi可组合性的创新可能性,可以实现资产的高效利用。一旦一个借贷平台提供这种服务,那么其他平台很有可能跟进,因为用户是逐利的。例如Compound的cDai代币将来也可能可以赚取DSR的收益。假如这样,那么cDai既可以赚取Dai在Compound平台的借贷收益,也可以赚取一部分未出借Dai的DSR收益。同时,cDai将来也可以作为抵押资产借入其他资产。那么,这里就存在二次抵押了。cDai的价值支撑来源于Dai和Dai的利息,而通过cDai抵押借入其他的资产,这意味着,其生成资产也会暴露在cDai的风险中。这里有层层嵌套的风险露出关系,这在后续会提到。从上面可以看出,人们可以在借贷协议将Dai借出获得利息,也可以通过其他协议(Chai和Maker)获得更多的利息,通过代币化为锁定资产提供流动性,从而获得更高收益。总言之,通过DeFi的无须许可的可组合性,可以实现同一份资产在不同协议中赚取收益,以实现收益的最大化。也就是上述提到的“超流体抵押论”。DeFi中的Dai可以赚取更多收益,也跟Maker的DSR收益机制有加密经济危机提到DeFi,人们常会说到“货币乐高”的概念,确实可以带来很多创新和可能性,但同时也增加了系统性的风险。虽然DeFi的借贷服务往往采用超额抵押来保证资产安全,但随着DeFi的发展,关于提高资产效率的关注越来越多,低抵押的方案也被更多人探索。DanElitzer提出过“超流体抵押论“,其本质意思是说同一资产可以在多个协议中同时使用,这会是DeFi的发展趋势。那么,这会产生一个问题,如果同一资产同时被多次利用,会不会产生系统性风险?毕竟我们都经历过2008年的次贷经济危机。这种苗头已经开始显现。人们试图通过将锁定资产代币化来提高资产的流动性,与此同时,还在考虑多次抵押发行资产。MakerDAO上可以赚取DSR利息的DAI就成为人们首先关注的对象。MakerDAO现在允许用户在智能合约上存入DAI,然后赚取DSR的利息。DSR的费用源于MakerDAO的稳定费,而稳定费是生成Dai的用户关闭其Vault时支付的费用。由于DSR中的Dai是存储锁定的,那么让这部分资产流动起来也引起了人们的关注。比如dAppHub可以创建Chai代币,Chai是对赚取DSR利息的Dai的代币化,它代表了Dai和Dai应计的利息。也就是说,用户可以使用赚取DSR利息的Dai来生成Chai。而Chai可以流通,可用来赚取更多利息,而不用锁定在DSR上。Chai的诞生引起了借贷平台(例如Fulcrum)的兴趣。Fulcrum是加密借贷平台,其平台有Dai的借贷业务,它可以将用户未借出的Dai利用起来,用于生成Chai。也就是说,其借贷平台上的Dai一部分被借出去了,未借出的部分换成了Chai。也就是说,这部分换成Chai的Dai也可以获得收益。这样一来,借贷平台上Dai的出借用户可以获得更多的收益。这个案例充分说明了DeFi可组合性的创新可能性,可以实现资产的高效利用。一旦一个借贷平台提供这种服务,那么其他平台很有可能跟进,因为用户是逐利的。例如Compound的cDai代币将来也可能可以赚取DSR的收益。假如这样,那么cDai既可以赚取Dai在Compound平台的借贷收益,也可以赚取一部分未出借Dai的DSR收益。同时,cDai将来也可以作为抵押资产借入其他资产。那么,这里就存在二次抵押了。cDai的价值支撑来源于Dai和Dai的利息,而通过cDai抵押借入其他的资产,这意味着,其生成资产也会暴露在cDai的风险中。这里有层层嵌套的风险露出关系,这在后续会提到。从上面可以看出,人们可以在借贷协议将Dai借出获得利息,也可以通过其他协议(Chai和Maker)获得更多的利息,通过代币化为锁定资产提供流动性,从而获得更高收益。总言之,通过DeFi的无须许可的可组合性,可以实现同一份资产在不同协议中赚取收益,以实现收益的最大化。也就是上述提到的“超流体抵押论”。DeFi中的Dai可以赚取更多收益,也跟Maker的DSR收益机制有关,DSR的收益跟借贷平台从贷款人那里收取利息不同,DSR的收益来自于MakerDAO的稳定费,可以确保用户获得这种相对稳定的收益。这是它的好处,不过与此同时,这种收益也暴露了其抵押本身的风险,也就是这种收益暴露于Maker系统本身的风险。对于将来ETH2.0抵押资产的流动性,已经有很多人开始试图为这部分资产提供流动性,由于这部分资产抵押在以太坊上,有人担心它在跟借贷平台等协议的争夺中处于不利地
蓝狐笔记 2019-12-31 17:45  DeFi  加密经济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