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技术在跨境支付上的潜力 银行的账本协同起来共同完成跨境支付,实现去中心化的货币兑换、支付与清算功能。到目前为止,已与多家金融服务商达成合作,包括美国国际快速汇款巨头速汇金、美国运通、桑坦德银行、科威特国家银行等。中国的蚂蚁金服也于去年6月25日推出了基于区块链技术的电子钱包跨境汇款业务。首次跨境业务开展于香港和菲律宾的个人转账业务,香港向菲律宾汇款最快3秒到账,除了汇率费用,几乎不产生其他费用。此次与蚂蚁金服达成合作的是渣打银行,它之前与印度第三大私人银行Axis银行宣布建立基于区块链技术的跨境支付平台,是一个基于Ripple技术的跨境支付平台。今年1月,蚂蚁金服利用区块链技术开展了巴基斯坦与马来西亚之间的跨境汇款业务。今后在马来西亚工作的巴基斯坦人可以通过汇款服务商Valyou将资金汇至巴基斯坦“支付宝”Easypaisa上,这也标志着南亚首个区块链跨境汇款项目落地。今年2月,蚂蚁金服又收购了英国跨境支付公司万里汇(WorldFirst)。此前,受益于区块链技术的成功商用,支付宝在短短一年内,已经陆续打通香港到菲律宾、马来西亚到巴基斯坦的区块链跨境汇款之路,万里汇的加入,会成为其全球化突破的强大推动力。此次,IBM支付网络WorldWire的加入,又为区块链技术的跨境支付应用添上了一笔。WorldWire目前已经对接了6家国际银行,包括巴西的BancoBradesco、韩国的釜山银行和菲律宾的Rizal商业银行去中心化的货币兑换、支付与清算功能。到目前为止,已与多家金融服务商达成合作,包括美国国际快速汇款巨头速汇金、美国运通、桑坦德银行、科威特国家银行等。中国的蚂蚁金服也于去年6月25日推出了基于区块链技术的电子钱包跨境汇款业务。首次跨境业务开展于香港和菲律宾的个人转账业务,香港向菲律宾汇款最快3秒到账,除了汇率费用,几乎不产生其他费用。此次与蚂蚁金服达成合作的是渣打银行,它之前与印度第三大私人银行Axis银行宣布建立基于区块链技术的跨境支付平台,是一个基于Ripple技术的跨境支付平台。今年1月,蚂蚁金服利用区块链技术开展了巴基斯坦与马来西亚之间的跨境汇款业务。今后在马来西亚工作的巴基斯坦人可以通过汇款服务商Valyou将资金汇至巴基斯坦“支付宝”Easypaisa上,这也标志着南亚首个区块链跨境汇款项目落地。今年2月,蚂蚁金服又收购了英国跨境支付公司万里汇(WorldFirst)。此前,受益于区块链技术的成功商用,支付宝在短短一年内,已经陆续打通香港到菲律宾、马来西亚到巴基斯坦的区块链跨境汇款之路,万里汇的加入,会成为其全球化突破的强大推动力。此次,IBM支付网络WorldWire的加入,又为区块链技术的跨境支付应用添上了一笔。WorldWire目前已经对接了6家国际银行,包括巴西的BancoBradesco、韩国的釜山银行和菲律宾的Rizal商
大林博士 2019-05-09 15:48  去中心化  数字货币
巴别塔的又一次倒掉:互联网行业上限到此为止? 块钱激励算力大佬,哪怕这瓶水只有2块钱。去中心化是比特币的特征,是区块链的“正义”和核心理念,但在始祖链之后,这种高成本运行逐渐被视为bug。如果以以太坊(ETH)来标志区块链的2.0时代,智能合约出现后,现实世界的资本有了更多、更分散的介入链条的机会,一些基础应用也开始出现,这让区块链不再那么曲高和寡,世人对其认知也不再是单纯的“炒币工具”。这还没完。3.0时代,链条的验证方式发生进化,由于不必再鼓励算力,交易时也不再需要缴纳手续费,加之共识机制和超级节点出现,时间成本也得以大幅降低,至此,区块链终于大踏步跨进应用领域,不再受制于“去中心化”导致的低下效率。简单来说,1.0时代的“直接民主”,就像现实世界中的直接民主一样不可取,所以3.0搞了个间接民主,让区块链从理想堕回现实。没错,不像1.0的比特币和2.0的以太坊,区块链3.0时代几乎没有公认的代表作。现实中的资本更容易介入区块链运作而形成一个又一个“中心”,多强争雄,想分叉就分叉,谁也不服谁。所有的新产物都号称自己克服了比特币的bug,但区块链从此也不再有可以宣称为“理想”的特征,沦为又一平凡的基础应用而已。然而过犹不及。区块链快速退回“中心化”时代,这与比特币的初衷大相径庭。随之发生的区块链行业大变迁,比博客和下载更戏剧:币值腰腰腰腰腰腰斩,资本冷落,行业媒体解散,三点钟群风光不再,整个行业一年之间就经历了从群蚁附膻到门可罗雀的沧桑。那么,在过于追求效率的3.0和过于追求公正的1.0之间,2.0是否可取?理论上,区块链可以永恒存在;而实际上,当矿工撤出时,其上所有信息都将随之消逝或者被篡改。本周,著名的2.0区块链以太坊经典(ETC)就遭遇了算力攻击,黑客只需要1000美元便可控制整个区块链网络,而且他已经开始篡改上面的信息。区块链从去中心化到强中心化再到凉凉,与博客的“独立—BSP—凉凉”、“下载的P2P—离线—凉凉”一致,但他们都不是特例。“孤岛—大陆—陆沉”的这一循环,在互联网行业还在不断上演。当开放遇到垄断互联网公司巨头化后虽然增强了实力,却面临着与强权的直接对撞,那些强权是欧盟、美国和中国政府。而在政府之外,一些互联网公司屡屡做出以效率之名侵犯隐私乃至践踏法律的“越界”行为,也导致更多的用户开始警觉:这些公司真的像当初宣扬的那么好吗?共享经济泡沫的破灭,是又一“金玉其外”的典型。我们最终发现,共享单车就是个金融工具,而Uber只是另一种形态的出租车公司——不给司机发工资也不给车辆上保险。所有他们本来宣称的美好理念,不论节约环保还是我为人人,最终都走向了反面:共享单车的尸骸成了城市运营的一大痼疾,而对Uber司机的一起起指控让“我为人人”变得更像“我害人人”。那些尚未显露颓势者,也存在隐忧。比如Steam。Steam寄托着万千PC游戏爱好者对“跨司”“开放”平台的期待,而Valve一直以来的运作方式也确实非常聪明。V社擅长“抛砖引玉”,擅长以“灵气”换“功夫”,是个“四两拨千斤”的小而富的垄断者。但Steam没能真正完成PC游戏的大一统,与Steam合不来的厂商或游戏一直存在,比如EA,比如《辐射76》,比如在PornHub上红透半边天的现象级游戏《堡垒之夜》。更过火的是,堡垒之夜的开发者EpicGames自己搞了个分销商城,不仅只收取12%提成(相比Steam的30%),而且还免去Unreal去中心化是比特币的特征,是区块链的“正义”和核心理念,但在始祖链之后,这种高成本运行逐渐被视为bug。如果以以太坊(ETH)来标志区块链的2.0时代,智能合约出现后,现实世界的资本有了更多、更分散的介入链条的机会,一些基础应用也开始出现,这让区块链不再那么曲高和寡,世人对其认知也不再是单纯的“炒币工具”。这还没完。3.0时代,链条的验证方式发生进化,由于不必再鼓励算力,交易时也不再需要缴纳手续费,加之共识机制和超级节点出现,时间成本也得以大幅降低,至此,区块链终于大踏步跨进应用领域,不再受制于“去中心化”导致的低下效率。简单来说,1.0时代的“直接民主”,就像现实世界中的直接民主一样不可取,所以3.0搞了个间接民主,让区块链从理想堕回现实。没错,不像1.0的比特币和2.0的以太坊,区块链3.0时代几乎没有公认的代表作。现实中的资本更容易介入区块链运作而形成一个又一个“中心”,多强争雄,想分叉就分叉,谁也不服谁。所有的新产物都号称自己克服了比特币的bug,但区块链从此也不再有可以宣称为“理想”的特征,沦为又一平凡的基础应用而已。然而过犹不及。区块链快速退回“中心化”时代,这与比特币的初衷大相径庭。随之发生的区块链行业大变迁,比博客和下载更戏剧:币值腰腰腰腰腰腰斩,资本冷落,行业媒体解散,三点钟群风光不再,整个行业一年之间就经历了从群蚁附膻到门可罗雀的沧桑。那么,在过于追求效率的3.0和过于追求公正的1.0之间,2.0是否可取?理论上,区块链可以永恒存在;而实际上,当矿工撤出时,其上所有信息都将随之消逝或者被篡改。本周,著名的2.0区块链以太坊经典(ETC)就遭遇了算力攻击,黑客只需要1000美元便可控制整个区块链网络,而且他已经开始篡改上面的信息。区块链从去中心化到强中心化再到凉凉,与博客的“独立—BSP—凉凉”、“下载的P2P—离线—凉凉”一致,但他们都不是特例。“孤岛—大陆—陆沉”的这一循环,在互联网行业还在不断上演。当开放遇到垄断互联网公司巨头化后虽然增强了实力,却面临着与强权的直接对撞,那些强权是欧盟、美国和中国政府。而在政府之外,一些互联网公司屡屡做出以效率之名侵犯隐私乃至践踏法律的“越界”行为,也导致更多的用户开始警觉:这些公司真的像当初宣扬的那么好吗?共享经济泡沫的破灭,是又一“金玉其外”的典型。我们最终发现,共享单车就是个金融工具,而Uber只是另一种形态的出租车公司——不给司机发工资也不给车辆上保险。所有他们本来宣称的美好理念,不论节约环保还是我为人人,最终都走向了反面:共享单车的尸骸成了城市运营的一大痼疾,而对Uber司机的一起起指控让“我为人人”变得更像“我害人人”。那些尚未显露颓势者,也存在隐忧。比如Steam。Steam寄托着万千PC游戏爱好者对“跨司”“开放”平台的期待,而Valve一直以来的运作方式也确实非常聪明。V社擅长“抛砖引玉”,擅长以“灵气”换“功夫”,是个“四两拨千斤”的小而富的垄断者。但Steam没能真正完成PC游戏的大一统,与Steam合不来的厂商或游戏一直存在,比如EA,比如《辐射76》,比如在PornHub上红透半边天的现象级游戏《堡垒之夜》。更过火的是,堡垒之夜的开发者EpicGames自己搞了个分销商城,不仅只收取12%提成(相比Steam的30%),而且还免去Unreal和Unity两大主流引擎的授权费用。这一方面当然出于商业竞争,另一方面则由于Steam的“灵气”有边界。迷幻的智能算法和直率的评论区固然让很多游戏受益,却也让很多游戏沉没。举例来说,允许拥有游戏的玩家自由评论确实很“开放”很“理想”,但一些游戏因为自身以外的原因被刷了差评,却未免尴尬——比如,因为V社自己的《半条命3》遥遥无期,同门游戏《刀塔2》就被刷差评,这显然是有些粗暴的。对玩家而言,Steam的“灵气”是他们追捧Steam、褒美Valve的原因;但对开发者而言,这些“灵气”有完全负面的另一套解读方式:人们简单地认为:既然是互联网公司,就应该能高速扩张,低边际成本地增长,在0→1后,玩法和规则(智能推荐,智能营销,智能客服)可以自动复制,完美运行,不增加任何成本、不出现任何错误地高效实现1→100。Steam正是如此:在最初10年,天才的底层设计令其从零到一之路无比顺利,Valve一举成为最保守估值数十亿美元、“盈利能力不逊Apple、Google”的公司(Gabe语)。然而接下来,在基本实现垄断后,它运营1→100的思路,和运营0→1没有任何本质区别。但哪有那么简单:一条严格遵循“复制—转录—翻译”原理工作的DNA链,机械复制50次以上就累积大量突变;一枚细胞如果只是简单地自我复制而不分化,最终会癌变;遵循牛顿力学定律的低速运动一旦达到光速,旧的理论模型就失效。企图以“纯理性”思维运行的简单机制,又怎么应对越来越多千变万化的意外情况?分,合,凉己之蜜糖,彼之砒霜。当看到Steam开发者和玩家对Steam的特征(无论好坏)吵得不可开交时,你再想想2014年左右Uber还受到普遍追捧的中文互联网,才几年时间,再也没人会用当年的溢美之词吹“互联网打车”了——看看滴滴的今天。不管Steam、Uber还是比特币,其开发者及早期用户都认为其具备或应该具备一些形而上的品质或理念,比如开放、共享、民主啥啥的。所有这些理念,其实都指向一个说滥了的词——去中心化。这些以“去中心化”为卖点的产品,跳过“理念加分”的产品早期阶段,达到一定体量时,都会遇到“去中心化”本身带来的严重阻挠。Steam开放的评论导致产品风评被害,Uber共享的车辆导致权责不分,区块链早期的“直接民主”导致其效率极端低下——去中心化与规模经济似乎天生犯冲,在达到一定规模后,所有的理想都会变得不经济。而解决这一问题的思路无疑都是“中心化”,从前的博客和P2P下载如此,今后从者概莫能外。将这些形而上的闹剧概括一下,你会得到一个形而上的互联网。而梳理这些产品的变迁,我们都能画出“分散—集中—凉凉”的路径,几代互联网人都没能逃开这个循环。每一个现象级的去中心化产品,都逃不过以“效率”之名被污染,最终被现实世界无情碾碎的大历史。这不是一种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式的慨叹,我们甚至可以看到分分合合的原因,就在于最开始追求的东西——也就是去中心化本身——可能是错的。在叹息“大陆沉没”之余,我们并不赞赏孤岛;导致行业出问题的不是愚昧的社会、无能的经理、坏心眼的商人,而是产品自己。在虎嗅的2018年终预测中,我们同样提到“一些明显高于互联网行业的事物在显著影响互联网行业”。碾碎这些理想的,曾经是版权,是法律;后来是资本、是强权;再后来干脆是用户本身。一个个闪耀着
天使不投资人 2019-01-11 09:45  互联网  去中心化
链媒头条I张纯信:区块链是最好的监管工 统,触发思维的无限可能。”区块链的本质是去中心化在张纯信教授看来:“经济学的第一堂课,就是讲解决信息的不对称。以前的信息,由一个中介连接所有人的资讯,比如,上交所。电脑出现后,去中心化开始实现,美国12家联邦银行下的N个美联储就是去中心化以后的中介。”那么,如何定义区块链的性质和特征呢?张纯信教授认为,区块链也是中介,但它能够更加有效地优化信息传递,因为它的方式是建立所有人与所有人的联系,是一种去中心化的中介。“以前,所有的资讯都在一个地方,比如,所有的股票、公司报表都在上交所,所有的投资单位、券商都需要向上交所申请。”针对新旧中介的不同特征,张纯信教授解释道:“但现在,所有参与者手上都有一本账。你要了解一个买卖的发生,随便问谁都可以,因为所有人都知道。这就意味着,区块链不需要依赖信息的中心,一个人可以询问任何参与到这个区块的人,获取到公正的信息。也就是说,区块链把原本一个人的权利,分去中心化在张纯信教授看来:“经济学的第一堂课,就是讲解决信息的不对称。以前的信息,由一个中介连接所有人的资讯,比如,上交所。电脑出现后,去中心化开始实现,美国12家联邦银行下的N个美联储就是去中心化以后的中介。”那么,如何定义区块链的性质和特征呢?张纯信教授认为,区块链也是中介,但它能够更加有效地优化信息传递,因为它的方式是建立所有人与所有人的联系,是一种去中心化的中介。“以前,所有的资讯都在一个地方,比如,所有的股票、公司报表都在上交所,所有的投资单位、券商都需要向上交所申请。”针对新旧中介的不同特征,张纯信教授解释道:“但现在,所有参与者手上都有一本账。你要了解一个买卖的发生,随便问谁都可以,因为所有人都知道。这就意味着,区块链不需要依赖信息的中心,一个人可以询问任何参与到这个区块的人,获取到公正的信息。也就是说,区块链把原本一个人的权利,分散到每个人的手上,变成了大众化的东西。如此,所有人都有权利发表自己的意见,所有人都在监管交易的发生。”因此,区块链主要解决的是交易的信任和安全问题,所以它针对这个问题就提出了一个技术创新——分散账本。但是,分散账本如何确保信息的可靠性?针对这个问题,张纯信教授分析,这就要用大量的计算工作来证明某件事情的真假。这种计算能量就是加密货币,而比特币就是付给那些做加密工作者的酬金。“在区块链系统中,最初的方式是最简单的,你来做认证,我就给你钱,一旦做错一次就再也领不到钱。这就衍生出除了认证以外的专业素养,以及更民主化的投票方式,用投票来证明真假。”张纯信教授说,“而比特币的作用就是鼓励大家在系统里讲真话。”区块链是良好的监管工具通过长时间的演变,张纯信教授认为,区块链开始出现许多好的信息特征。具体的:拥有共识。在区块链中,所有人的资料都一样,所有人都拥有账本。这个账本就意味着大家拥有了共识。无法变更。所有人都拥有账本,所有人都是中立的且有共识,因此只有在所有人都同意变更的情况下,才能改变交易。这就使得区块链无法轻易做变更,因而也不容易操纵。但是小规模的货币还存在操纵的可能,必须小心。容易追踪。所有的区块链上,第一个区块就是成立这个链,而之后就是在链上依次增加一个个的区块,从而形成非常缜密的链条。这种不能同时发生两个区块的特性,既形成了容易追溯的优势,也形成了不能同步进行的劣势。永远存在。区块链是永远存在的。不论世事变迁,人们都可以沿着区块链一直往回看,这就是监管单位需要的最完整数据。但是,张纯信教授也指出:“区块链不仅有公开性的,也有私人或半私人的区块链。这种区块链确实需要加密,而国家监管部门也可以依照程序破密。”在张纯信教授看来,很多人觉得区块链很难监管,但实际相反,只要用正确的方式操作区块链,那就能保证所有的信息一旦进去就不会改变,永远存在。因此,区块链也就能成为国家监管部门的一个最好的监管工具。张纯信教授总结道:“区块链的名言就是分享、信任。因为所有的信息都能共享,所以我们没有道理互相不信任。”审视区块链四大应用场景张纯信教授指出,“区块链的发展,取决于我们如何使用。区块链、加密货币对资本市场是加分项,而且无法模仿,它解决的是核心问题,能给所有投资人和投资市场带来帮助。”接下来,张纯信教授则从回归本源的角度,带领大家审视了区块链的四个应用场景,包括:智慧合同。智慧合同是建立在以太坊之上的一个工具,现在也有很多加密货币在做。它就是发挥区块链的各项优势而形成的,是一种完全自动化履行的电子合同。这里的自动化就是指,一旦你去形成这样的合同,就会自动履行,不为外力所影响。分馏化。分馏化,就是变相做证券化。比如说像一幢十亿元大楼这样的大型投资,很难一次性出手。但如果将这幢楼的投资做一拆分,就能吸引更多的投资者。这既可以做到产权分明,还能降低风险,优化报酬。消费型、使用型货币。1997年,台湾建设高铁,第一条高铁线由于吸引不到投资者,只能靠地铁公司举债建设。2018年,这条高铁线便因巨额债务而破产。但在香港,地铁建设者对此则有一套灵活有效的方法,由于地铁建设必然会带来邻近
WBCCNEWS 2018-10-12 13:43  金融  去中心化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