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孙宇晨 币圈还有这些人深陷边控风波 士断腕的气势。赵长鹏搬家日本的消息伴随着币安大陆关停的消息。2018年2月3日币安网发布公告,不再为大陆用户提供服务。随后,币安团队开始将人员和服务器转移到海外,并分散到了十几个不同国家和地区。2017年7月,赵长鹏创立币安,并在ICO中为币安融资1500万美元。最初成立的3个月内,币安利润达到750万美元,第二季度,利润高达2亿美元。仅仅6个月就凭借币安的成功登上了《福布斯》封面。登顶不过两月,币安就离开中国市场。2018年3月币安总部迁至马耳他,6月又在乌干达开设了法币交易所。多哥、泽西岛、百慕大等多个小国也陆续接纳币安。2018年9月15日币安宣布上线新加坡法币交易平台并开启内测。上个月,币安在“有问必答”直播中宣布,从五月开始,币安在着手测试现货杠杆交易,对网站进行全新的改版,推出币安web2.0,现在正在为推出美国法币交易平台做准备。最后,根据孙宇晨的公开踪迹来看,他至少已经十个月没有回国了。在此期间,孙宇晨一直在微博宣传波场的活动,为波场站台。今年六月高调宣布拍下巴菲特午餐。孙宇晨刚入币圈时,加入了瑞波,离开瑞波后开始发币。2017年7月创建波场TRON项目,波场公链项目上运行的应用多为竞猜类产品,其中彩票、掷骰赌博等项目应属于线上博彩。该项目总市值最高达到200多亿美元,交易量一度直逼以太坊、比特币,位居全球第三。2017年9月4日,监管发文禁止ICO,身在境外的孙宇晨表态不退币。在2017年11月,波场登陆了海外的交易所,售价仅为1分/枚,12月价格被迅速拉升到2元钱/枚。而后,有媒体报道,有网友发现至少有超过50%的波场币被存储在一个“钱包”上,而市面上流通的“散户韭菜”比例仅占9%,市值不足4500万元。同时,孙宇晨的钱包交易记录显示,其钱包连续19天,每天发送2亿枚波场币至币安等交易平台换成以太坊,孙宇晨套现120亿。2018年4月10日,孙宇晨在微博上表示套现120亿是谣言。2018年9月,孙宇晨出现在美国,之后,尚未有过回国的迹象。大佬“禁足”,站台项目倒下币圈中,大佬的一个重要作用就是站台,或称背书。项目要ICO,平台要发币,找到一个当下币圈炙手可热的人,或是拥有高学历和顶尖履历的人来为项目站台,以吸引到更多的散户投资者,这样,也让项目本身看起来更加可靠。现在来看,请人站台的项目和帮人站台的“大佬”,在命运上,很多时候是同进退的。2018年3月,薛蛮子曾经站台的项目太空链,及其相关代投涉嫌诈骗已经被扬州市公安局开发分局立案。太空链项目成立于2017年4月,2018年1月进行ICO,1月10日向私募投资人发行代币SPC,当天完成私募。太空链SPC在Exx的发行价约为2.6元,互链脉搏查询发现,截至2019年7月29日晚十点,太空链交易价格已跌至人民币约2.4分钱,跌幅达99.1%。直至现在,太空链创始人郑作。7月23日,SpaceChainFoundation发布推文显示,郑作目前正在美国和JGarzik交流太空链的发展规划。而郑作本人在推特上也较为活跃,经常更新参加太空链活动的动态等等。(郑作和JGarzik交流太空链和其他区块项目的整合计划)(郑作参加太空链活动)实际上,在太空链被告发之前,已经有两起ICO项目爆雷。2018年2月4日,ICO项目ARTS联合创始人蒋杰因为涉嫌金融诈骗被警方控制,他也成为了国内第一个因ICO项目而被抓的币圈大佬。ARTS在1月8日开始ICO,总量10亿,众筹价约为0.66元,1月20日,ARTS上线澳洲U网,价格严重破发,交易所暂停其交易时价格停留在了0.13元。比众筹价还低0.53元。上市后严重破发,让投资人诸多不满,最终造成了群体事件,目前ARTS被北京金融局内部定性为“金融诈骗”。2018年4月,“保送北大刘洪元”、“北大创投基金会”、“北京大学硕士”刘洪元站台并参与项目英雄链ICO网络诈骗案被警方破获。2018年1月15日,英雄链项目方发行的代币HEC在某网络交易平台上线,上线即破发,变为空气币。随即英雄链项目方关停了官网,解散了官方微信群,项目负责人不见踪影。投资人发觉被骗后陆续报案。2018年4月24日,湖南衡阳警方发布一则公告称:成功破获一起以虚拟数字货币为幌子的网络诈骗案,涉案金额达3亿余元。目前21名涉案嫌疑人有15人被刑事拘留,其中9人被批准逮捕,另有6人在逃。该案即为英雄链ICO案。币圈知名媒体人“比特吴”也被收押派出所。
黑珍珠号 2019-07-30 12:53  孙宇晨  边控  币安
交易所刷量成风,币安首次上榜 这是个交易量真实的交易所。在2018年,币安,Bitfinex和Liquid是公认的没有刷量的交易所,这也是赵长鹏转发推特称赞的原因。但是在最新的报告中,BTI使用了一种新算法,发现币安和Bitfinex均超过10%刷量,将他们踢出BTIVerified的队伍。其实更让人惊讶的是,CMC排名前10的交易所均存在刷量,排名前25的交易所中,甚至有17家刷量超过99%。Bitfinex和币安刷量主要在不明显的低交易量交易对Bitfinex和币安两大交易所的刷量都在低流量的交易对。Bitfinex使用Irisium软件监控刷量,不过Bitfinex主要监控交易量大的交易对。在Bitfinex高交易量的交易对中,97%的数据都是真实的,但中低交易量交易对的刷量问题导致Bitfinex总体只有88%-90%的真实流量。同样的问题出现在币安币安有30个交易对刷量在25%-75%之间,虽然高交易量交易对大部分都是真实流量,但小交易对的刷量非常严重,拉低了整体水平,致币安,Bitfinex和Liquid是公认的没有刷量的交易所,这也是赵长鹏转发推特称赞的原因。但是在最新的报告中,BTI使用了一种新算法,发现币安和Bitfinex均超过10%刷量,将他们踢出BTIVerified的队伍。其实更让人惊讶的是,CMC排名前10的交易所均存在刷量,排名前25的交易所中,甚至有17家刷量超过99%。Bitfinex和币安刷量主要在不明显的低交易量交易对Bitfinex和币安两大交易所的刷量都在低流量的交易对。Bitfinex使用Irisium软件监控刷量,不过Bitfinex主要监控交易量大的交易对。在Bitfinex高交易量的交易对中,97%的数据都是真实的,但中低交易量交易对的刷量问题导致Bitfinex总体只有88%-90%的真实流量。同样的问题出现在币安币安有30个交易对刷量在25%-75%之间,虽然高交易量交易对大部分都是真实流量,但小交易对的刷量非常严重,拉低了整体水平,致使币安上只有85%-90%的真实流量。币安在遭到黑客攻击后,限制了api的部分权限,导致了币安交易量尤其是小币种交易量下降,印证了BTI报告提到的问题。什么样的交易所都会存在问题,那么他们刷量的原因是什么?交易所靠刷量吸引用户和赚上币费币圈大多数人习惯使用行情网站,比如CMC,非小号,关注的是行情网站上交易所的排名,这时候就显示出刷量的优势。首先对于散户来说,交易量大的交易所说明用户多,交易体验好,如果是新入场的散户很有可能就被所谓的“头部”交易所吸引,交易所刷量是吸引新用户的一种手段。交易所刷量也是为了吸引项目方,交易所的收入除了交易手续费,另一个重要部分就是上币费。如果交易所交易量很高,就可以借此向上币项目索要高额上币费。据邦德了解,有的交易所就是靠着上币费盈利,而非交易手续费。对国内项目称自己海外用户多,而对海外项目称自己中国用户多,靠着刷出来的高排名收取上币费,利用信息不对称收割项目方。如果所有交易所都刷量,甚至有的刷上几倍几十倍,很容易出现劣币驱除良币的现象,即使自身交易量不低,也会迫于压力刷量,否则在排名上会非常难看。比如BTIVerified交易所Upbit没有刷量,真实流量排名第三,但CMC排名在二十名开外,这个排名显然不会吸引到交易者。各大交易所之间已经陷入囚徒困境,虽然大家都不希望刷量,但刷量却是交易所,尤其是小交易所在竞争中生存的方法。项目方会主动刷量刷量也可能是项目方自己的行为,以显示自己项目火爆,进而吸引散户入场。BTI的报告指出,有些代币的刷量行为明显。在头部交易所的567种代币中,有150种每天刷量超过50%。其中比较有名的有以太坊经典和波场,均存在85%的虚假流量,在代币刷量排名中处于24和25位。最近稳定币赛道非常火热,USDC,TUSD,GUSG,PAX,甚至去中心化稳
币圈邦德 2019-05-28 17:56  交易所  币安  刷单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