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人类避险史,比特币真的是数字黄金吗? 择也随即相应发生了改变。同时避险也具有了投资属性。对于单点的计量风险风险来说,只需要谨慎选择投资对象,保证其背后有实际安全边际较高的业务运转,也可以有效的规避风险。从单点计量风险到区域化风险就像三国著名的赤壁之战,曹操的所有船用铁索连接在一起,最终被火攻击败,金融系统在一定程度上只起到这样的铁索连环作用。只有在小规模借贷的社会中,单点失效风险不会引起太大波澜,而当金融系统成熟后,关键节点的单点失效会引发巨大的负反馈效用,从而扩大到整个系统。所以伴随着金融系统的发展,对于单点的计量风险的规避已经逐步开始转变为如何应对区域化的系统风险,我们可以看一下历史早期曾发生的一些金融危机:公元前1788年,古巴比伦时期乌尔城统治者里姆-辛颁布了一项赦令,宣称所有贷款都是无效的。这对于债权人来说无异于一场灾难。统治者主动破坏金融系统行为也造成了当地经济一蹶不振。公元33年,雅典因抵押及违约行为引发金融危机。由于信贷紧缩和财产减值,护民官把利率调低至5%,并且允许用不动产偿还债务,而且要求放贷者以不动产形式持有他们的一部分财富。这对于元老院成员来说是很大的打击,因为其中大部分人都以放债谋生。后来危机的解决办法是,由国库为市场注入流动性才慢慢吸引放贷者回流。12世纪,欧洲威尼斯1164年政府通过向富人借贷来解决政府财政危机,而在1172年又发生了严重的经济和政治危机,这次政府被迫发行债券。区别在于,之前的债券是发行给特定投资人而后者更多的是强制发放给平民。这也是历史上政府第一次强制性发行债券。在这些历史早期的区域化金融危机中,我们可以看到,很多风险的源头从金融系统发展初期的单点计量失效风险转变为了源于一些政府财政问题,或是政治问题引发的系统风险,我们关注的只不过是其通过经济金融体系表现出来的一面。对于想要避险的投资者,由于可供其利用的工具有限,只能通过缩减投资或是囤积现金或是有实际价值的大宗物资(比如盐等食物)来规避这样的系统性风险。造成的结果一般是由于所有人的交换意愿大幅降低,经济的流速会放缓很长一段时间。区域化避险:黄金避险潮流出现从公元前两千年起发展出自由贸易的城邦开始,贵金属就充当了城邦直接交换各种物资的硬通货。翻阅了众多资料,没有特别详尽的论述为何其能成为这样一种通货。对于形成原因,有一种猜测更为合理。在城邦内部,可能一些粮食,甚至劳动力就能作为等价物进行交换和计量,因为城邦内部都遵照同一套供需体系。对于交换双方来说,是不存在信息的优势的,在信息和操纵等价物方面,双方大概率是平等的(城邦统治者除外)。而在进行跨城邦交换时,如果使用劳动力或是粮食,势必有信息上的不平等,而且对交易对手来说,该等价物太容易被他人操纵。所以出于交换的公平合理性,双方势必需要一个更独立于对手的等价物,而贵金属恰好就满足了这样一个需求。贵金属代表了一种定价权的公平性。在人类几千年的历史中,全球经济体是互相割裂的,全球化是近100多年的事。从危机的角度上来说,也就是投资属性。对于单点的计量风险风险来说,只需要谨慎选择投资对象,保证其背后有实际安全边际较高的业务运转,也可以有效的规避风险。从单点计量风险到区域化风险就像三国著名的赤壁之战,曹操的所有船用铁索连接在一起,最终被火攻击败,金融系统在一定程度上只起到这样的铁索连环作用。只有在小规模借贷的社会中,单点失效风险不会引起太大波澜,而当金融系统成熟后,关键节点的单点失效会引发巨大的负反馈效用,从而扩大到整个系统。所以伴随着金融系统的发展,对于单点的计量风险的规避已经逐步开始转变为如何应对区域化的系统风险,我们可以看一下历史早期曾发生的一些金融危机:公元前1788年,古巴比伦时期乌尔城统治者里姆-辛颁布了一项赦令,宣称所有贷款都是无效的。这对于债权人来说无异于一场灾难。统治者主动破坏金融系统行为也造成了当地经济一蹶不振。公元33年,雅典因抵押及违约行为引发金融危机。由于信贷紧缩和财产减值,护民官把利率调低至5%,并且允许用不动产偿还债务,而且要求放贷者以不动产形式持有他们的一部分财富。这对于元老院成员来说是很大的打击,因为其中大部分人都以放债谋生。后来危机的解决办法是,由国库为市场注入流动性才慢慢吸引放贷者回流。12世纪,欧洲威尼斯1164年政府通过向富人借贷来解决政府财政危机,而在1172年又发生了严重的经济和政治危机,这次政府被迫发行债券。区别在于,之前的债券是发行给特定投资人而后者更多的是强制发放给平民。这也是历史上政府第一次强制性发行债券。在这些历史早期的区域化金融危机中,我们可以看到,很多风险的源头从金融系统发展初期的单点计量失效风险转变为了源于一些政府财政问题,或是政治问题引发的系统风险,我们关注的只不过是其通过经济金融体系表现出来的一面。对于想要避险的投资者,由于可供其利用的工具有限,只能通过缩减投资或是囤积现金或是有实际价值的大宗物资(比如盐等食物)来规避这样的系统性风险。造成的结果一般是由于所有人的交换意愿大幅降低,经济的流速会放缓很长一段时间。区域化避险:黄金避险潮流出现从公元前两千年起发展出自由贸易的城邦开始,贵金属就充当了城邦直接交换各种物资的硬通货。翻阅了众多资料,没有特别详尽的论述为何其能成为这样一种通货。对于形成原因,有一种猜测更为合理。在城邦内部,可能一些粮食,甚至劳动力就能作为等价物进行交换和计量,因为城邦内部都遵照同一套供需体系。对于交换双方来说,是不存在信息的优势的,在信息和操纵等价物方面,双方大概率是平等的(城邦统治者除外)。而在进行跨城邦交换时,如果使用劳动力或是粮食,势必有信息上的不平等,而且对交易对手来说,该等价物太容易被他人操纵。所以出于交换的公平合理性,双方势必需要一个更独立于对手的等价物,而贵金属恰好就满足了这样一个需求。贵金属代表了一种定价权的公平性。在人类几千年的历史中,全球经济体是互相割裂的,全球化是近100多年的事。从危机的角度上来说,也就是意味着,大部分时期经历的还都是区域化危机,我们也会发现哪怕是全球化发达的现代,区域化危机的数量还是远大于真正全球化危机的数量。区域化危机的特征是一个经济体的危机并不会影响到另一个经济体,最多只是通过地缘传递到周边的一些经济体,但影响也甚微。因为风险被大概率限定在一个区域内,那么对于在该区域的投资者来说,除了通过囤积现金来避险之外,囤积其贸易所必备的贵金属也自然成为一个选项。并且,由于区域化风险通常伴随着本国经济崩溃,货币贬值和物价上升,而他国的经济体还是稳定的,所以贵金属体现出了一种跨越区域的稳定性。正是这种跨越不同经济体的稳定性,造就了早期贵金属成为避险资产中的重要一员。黄金的出现引发了风险属性向另一个维度转变,一开始只是计量不准确或是没有足够的数学工具去准确计量,在有了黄金等硬通货之后,人们面临着另一个问题,计量货币或是计价物本身的问题,也就是我们常说的货币贬值的风险。全球化避险的开端从1993年开始,全球化的概念就开始形成并在全球各界广泛传播,但从历史上来看,在概念尚未形成之时,在物理上就已经造成了行为和认知的全球性。实际上这一转变建立在19世纪技术进步的基础上。美国社会学家罗伯特·帕克(RobertPark)提出:“铁路、蒸汽和电报以一种快速的方式调动了这个世界上的人类。各个国家从彼此隔离与孤立的状态中走出来。”19世纪初的蒸汽火车,铁路,电报的发明使得人可以进一步突破空间区域的限制移动,同样也使得经济危机也体现出了全球化的特征。第一次全球化的经济危机出现在1857年后的美国(也有说法是1847年)。当时美国铁路的建设需求大幅增长,10年间建成的铁路达33000公里,超过了所有其他国家铁路之和。随着铁路建设一路扩张,投机性创业热潮也不断高涨,物价飞涨,扩大再生产的需求旺盛。伴随着实业的生产,银行也加大放贷力度,导致所有企业和老百姓手头资金充裕,股票市场也异常繁荣。然而好景不长,英国的大量产品出口随着时间挤压了美国当地的工业,在铁路建设需求回落后,这些工业企业产品滞销。再加上,原先刺激美国出口的克里米亚战争和欧洲谷物歉收也逐步结束,需求下降,导致大家开始逐步回笼资金,引起股市崩盘。当时,实业领域有超过5000家企业破产,银行系统瘫痪,股票市场下跌20%-50%,铁路公司股票下跌80%之多。美国联合银行挤兑,1932,纽约而这次美国的经济危机通过自由市场机制传导到了欧洲,形成了全世界范围内的金融危机。在美国也引发了挤兑事件。由于当时的金本位的体制,黄金和纸币一样代表着现金。所以在当时的纽约,人们疯狂的涌入银行挤兑黄金和美金。这次经济危机虽然是第一次全球化性质的,但从所有人的避险行为来看,避险行为还没有跳脱出历史上区域化避险的方式,依旧是现金为王的策略,大家仍是选择大量持有法币和黄金来避险。但是全球化造成风险的来源却已经不是像区域化经济危机那样简单的传导,而是通过金融纽带的回声放大效应,由一个经济体的崩溃逐步反弹到不同的经济体,从而引发全球共振。黄金避险功能逐步衰弱有数据对于二战后各国发生的经济危机做了一个统计,从1945年至1985年间,世界上各主要经济体发生危机的时期,图表如下,黄色部分为各经济体发生危机的时间,而红色部分代表其重叠部分。也就是说,真正的全球各大经济体同步的经济危机时间有三次,即1957~1958年,1973~1975年和1980~1982年的经济危机,因为只有这三次危机表现了明显的国际同期性。二战后各国经济危机统计我们再来看下同期黄金的走势:1940年到2000年黄金价格走势图可以从走势中发现,黄金并没有反应出其在关键的危机时刻呈现出有很强的避险属性,而更多的反映出一种投资属性。现在大家还是很自然的把黄金看做避险工具,认为乱世买黄金。但是现在要发挥黄金的避险功能其实需要非常严苛的条件。黄金之所以能发挥避险的作用,是源于其定价权的公平性,而这个特点正在逐步丧失或是被替代,有以下两点主要原因:1.现在可以充当计量工具的法币非常之多,而且大部分支持自由汇兑,当发生区域性金融危机的时候,部分法币会挤压黄金作为稳定的计量工具。参考21世纪崛起的避险资产日元和瑞郎,两者都因为国家的低息以及稳定中立,从而荣升为避险货币。2.随着全球化经济的推进,黄金已是各国央行的重要外汇储备组成部分。黄金的价格并不像几千年前甚至几百年前独立于各国政府的操纵,相反,黄金价格的大幅波动受到各国央行市场化行为的影响。这也就意味着,黄金已经丧失了之前作为公正定价权工具的交换媒介的作用,更多的成为了政府经济调控工具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让我们一起来看一些数据:1980年到1988年,金价下跌了52%,而同期美国通胀率上升了90%,低通胀的国家日本也有20%左右的通胀1981年,美国通胀率上升8.9%,当年金价却跌了32%1986年,美国通胀率下跌至1.1%,金价却上升了19%。这些数据都说明,相比法币的贬值,金价波动的一个更重要的因素是央行的调控造成金价的波动。也就是说,当央行预期法币会贬值时,就会提前买入黄金,而在法币真正出现贬值的时候反而会卖出黄金以获取更多资本。黄金避险的概念其实源于几千年来的历史,已经形成一种文化深深刻入人们的脑海中,但是现实却是,普通人把黄金当成避险工具已经难以为继,黄金已然成为政府层面的博弈以及政策工具。另外,这也揭示了风险的最新一层转变动态。由于金融的反身性,风险已经从一个独立客观的存在变成了由一个主观行为导致的。由于人们对于独立客观存在的风险预判一致性很强,因为会导致避险行为趋同,而这种趋同性反而造成了对于避险标的更进一步的风险。新一轮全球性经济危机开启避险该何去何从近年来,世界经济又步入一轮衰退的周期,贸易摩擦不断,并且有愈演愈烈的趋势,全球各国GDP增速不断下降局部性的政治动荡或是地缘冲突加剧。全球经济寒冬的临近,我们有什么方式更好
Robin 2019-09-06 11:12  比特币  投资
避而不见VS乖乖缴税?被税收盯上的加密货币投资者开始烦恼 税的大门开启,IRS也开始尝试对加密货币投资者进行收税。加密货币交易并不加密早在2014年,IRS就提出“进行加密货币交易需要上报信息,作为报税参考”,但鉴于并未明确,此后几年时间里,关于加密货币的征税一直没有太大进展,用户对如何缴税、不交税有何影响也是云里雾里。对美国的加密货币投资者来说,他们可能清楚,要对买卖币种的信息进行跟踪,也要对交易收益进行填报与纳税,但实际上,IRS并没有出台具体的细则,说明哪些方法可用于计算收益和损失的成本基础。不过,面对逐年迅猛增长的加密货币市场,以及潜在的巨额税收收入,税务机构可不会停下探索的步伐。IRS最先向交易所下手。2016年11月,IRS向法院提交请愿书,希望获得加密货币交易所Coinbase平台用户的身份、交易历史信息,经过多番较量,法院同意了IRS的诉求。同年7月,美国国税局宣布确定5项合规活动,其中就包括虚拟货币税收问题。今年4月,20多名立法者再次敦促IRS澄清加密货币问题。立法者在给IRS专员CharlesP.Rettig的信中指出,纳税人可能很难计算他们应当缴纳的税收金额,原因在于IRS并未明确加密货币的缴税细节,“仍然存在很大的模糊性”。5月16日,在回复关于加密货币税收的进一步指导请求时,CharlesP.Rettig明确表示,IRS正在制定加密货币税收指南。▲专员回复称IRS正在制定加密货币税收指南根据这份回复,IRS正在制定的指南涵盖了“可接受的计算成本方法、可接受的分配方案,以及对分叉币的税收待遇”等三大问题。虽然用户交易的是加密货币,填报信息也是采用自主的方式,但实际上,由于大多数交易行为均通过中心化交易所进行,因此,整个过程并不“加密”。“这些纳税人的姓名,均是通过各种合规努力获得。”IRS在7月的公告中如是说,换句话说,只要IRS牢牢把控交易所命脉,也就掌握了用户所有的交易信息。早在2017年年底,Coinbase就不得不满足IRS的信息共享要求,在被法院要求披露信息后,Coinbase在2018年2月将大约13000名客户(约占其总客户的0.1%)的信息上交,包括客户的ID、姓名、出生日期、地址以及2013~2015年的历史交易记录等信息。▲2018年美国国税局研究另一方面,IRS进行的调查佐证,除了自身因素,对于第三方信息和对审计的恐惧是让纳税人自愿遵守的主要驱动因素。税务梦魇加密货币要被收税了吗?▲一次问卷调查中,超半数人认为监管机构不会抓到把柄去年11月,一位Reddit网友发帖称,他是一名住在加利福尼亚州的大学生,2017年在以太坊价格仅为50美元的时候,投资了5000美元,短短几个月后,以太坊一路涨至1200美元。按照这个价格,他获得的投资回报约为25倍,投资净利润超过80万美元。根据他的说法,他并没有将收益兑现成美元存入银行账户,按照IRS的规定,他必须要在此基础上进行纳税,后来得知,2017年他的税额约为40万美元。但令人崩溃的是,在2018年参与了一些ICO,经历部分代币暴跌、归零后,他整体的投资收益也仅为12.5万美元,根本无法支付40万美元税额。当初的浮盈,最终成为年轻投资者进行收税。加密货币交易并不加密早在2014年,IRS就提出“进行加密货币交易需要上报信息,作为报税参考”,但鉴于并未明确,此后几年时间里,关于加密货币的征税一直没有太大进展,用户对如何缴税、不交税有何影响也是云里雾里。对美国的加密货币投资者来说,他们可能清楚,要对买卖币种的信息进行跟踪,也要对交易收益进行填报与纳税,但实际上,IRS并没有出台具体的细则,说明哪些方法可用于计算收益和损失的成本基础。不过,面对逐年迅猛增长的加密货币市场,以及潜在的巨额税收收入,税务机构可不会停下探索的步伐。IRS最先向交易所下手。2016年11月,IRS向法院提交请愿书,希望获得加密货币交易所Coinbase平台用户的身份、交易历史信息,经过多番较量,法院同意了IRS的诉求。同年7月,美国国税局宣布确定5项合规活动,其中就包括虚拟货币税收问题。今年4月,20多名立法者再次敦促IRS澄清加密货币问题。立法者在给IRS专员CharlesP.Rettig的信中指出,纳税人可能很难计算他们应当缴纳的税收金额,原因在于IRS并未明确加密货币的缴税细节,“仍然存在很大的模糊性”。5月16日,在回复关于加密货币税收的进一步指导请求时,CharlesP.Rettig明确表示,IRS正在制定加密货币税收指南。▲专员回复称IRS正在制定加密货币税收指南根据这份回复,IRS正在制定的指南涵盖了“可接受的计算成本方法、可接受的分配方案,以及对分叉币的税收待遇”等三大问题。虽然用户交易的是加密货币,填报信息也是采用自主的方式,但实际上,由于大多数交易行为均通过中心化交易所进行,因此,整个过程并不“加密”。“这些纳税人的姓名,均是通过各种合规努力获得。”IRS在7月的公告中如是说,换句话说,只要IRS牢牢把控交易所命脉,也就掌握了用户所有的交易信息。早在2017年年底,Coinbase就不得不满足IRS的信息共享要求,在被法院要求披露信息后,Coinbase在2018年2月将大约13000名客户(约占其总客户的0.1%)的信息上交,包括客户的ID、姓名、出生日期、地址以及2013~2015年的历史交易记录等信息。▲2018年美国国税局研究另一方面,IRS进行的调查佐证,除了自身因素,对于第三方信息和对审计的恐惧是让纳税人自愿遵守的主要驱动因素。税务梦魇加密货币要被收税了吗?▲一次问卷调查中,超半数人认为监管机构不会抓到把柄去年11月,一位Reddit网友发帖称,他是一名住在加利福尼亚州的大学生,2017年在以太坊价格仅为50美元的时候,投资了5000美元,短短几个月后,以太坊一路涨至1200美元。按照这个价格,他获得的投资回报约为25倍,投资净利润超过80万美元。根据他的说法,他并没有将收益兑现成美元存入银行账户,按照IRS的规定,他必须要在此基础上进行纳税,后来得知,2017年他的税额约为40万美元。但令人崩溃的是,在2018年参与了一些ICO,经历部分代币暴跌、归零后,他整体的投资收益也仅为12.5万美元,根本无法支付40万美元税额。当初的浮盈,最终成为年轻投资者的税务梦魇。根据IRS的规定,加密货币持有者必须记录自己的交易活动和收益/损失,填写和提交Form8949向税务部门登记。如果存在欠税、罚款和利息等行为,严重低报的甚至会面临刑事指控。有意思的是,今年7月8日,一位会计师在推特上披露了一份长达181页的PPT,其中介绍了IR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