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大陆行政复议文件曝光 章程修正案法人签名无效 的主要依旧为2019年12月30日作出的比特大陆公司的《股东决议》、2019年12月30日作出的比特大陆公司的《执行董事决议》、2019年12月30日作出的比特大陆公司《章程修正案》。2020年2月12日,申请人詹克团不服被申请人海淀区市场监管局于2020年1月2日作出的变更登记,向海淀区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要求撤销被申请人做出的准予变更北京比特法定代表人的具体行政行为,将北京比特法定代表人恢复登记为詹克团。北京比特提交的《章程修正案》中法定代表人签字一栏签署的名字为刘路瑶,而在2019年12月30日章程修改当日,北京比特工商登记的法人应为吴忌寒。《章程修正案》中,吴忌寒虽作为股东代表签字,但并非法定代表人签字。同时,被申请人和第三人提交的答复明确表示,2020年1月2日,北京比特的申请文件中,吴忌寒并未以北京比特法人身份签署任何文件。由此,海淀区人民政府做出复议决定,撤销被申请人2020年1月2日作出的准予变更北京比特法定代表人登记事项的具体行政行为。此外,复议决议书提到,因两次变更登记行为均被撤销,即使《章程修正案》上法人签名有吴忌寒签字,也不能作为法人进行签字,该签字不具有对外公示对抗第三人的效力。比特大陆公司的《股东决议》、2019年12月30日作出的比特大陆公司的《执行董事决议》、2019年12月30日作出的比特大陆公司《章程修正案》。2020年2月12
陈以 2020-05-09 11:14  比特大陆  詹克团
带血的战士 | 吴忌寒传 付出足够的资金,甚至是股权。04后起之秀比特大陆2013年,吴忌寒终于决定成立自己的矿机公司。这一年,他找到了一个可以一起合作的人——出身于中科院的集成电路设计师詹克团。吴忌寒没有忘记昔日的老友长铗,他想让长铗和自己一起创立这家新的公司。然而,此时的长铗仍在体制内工作,同时运营着巴比特网站。相比起吴忌寒的经历(在一年的时间内投资了业内最好的公司,赚到了一千万,同时损失了几百万,又决定成立新的矿机公司),长铗这两年的生活宛若一个苦行僧。他在2011年全仓比特币并高位站岗,直到2013年才解套。中间两年,他一直默默在为比特币做推广宣传。面对吴忌寒的邀请,长铗回应他说:「相比淘金者,我更想做淘金路上的卖水人。」虽然没有长铗的参与,比特大陆仍然取得了不错的进展。吴忌寒手下一位家境颇丰、年仅20岁的实习生葛越晟参与了新公司的投资。由于充分认识到了技术在矿机公司中的重要性,吴忌寒和詹克团达成了协议:如果研发成功,技术团队将拿到60%的股份。就在比特大陆开始运作之时,烤猫公司来到了它的巅峰时刻。凭借着成功研发的ASIC矿机,烤猫的算力在2013年占据全网算力的1/3以上。2013年7月,烤猫公司的矿场每月能挖出近4万个比特币,一度在社区里引发了对51%攻击的空前恐慌。直到烤猫最后把算力分散到几个不同的矿池,社区的恐慌才逐渐平息。然而,花开到全盛之后就是枯萎。烤猫在短期内取得的巨大成功,为它接下来的迅速衰败埋下了隐患。这其中包括:1、尽管自比特币开始和法币进行交易以来,比特币价格在4年内有着剧烈的波动,但烤猫仍未经历什么挫折。他的身上全都是人们投射给他的光环:中科大少年班的天才、耶鲁辍学博士、一年内暴富神话、圈内最有情怀的创业者……但事后看来,比特币是非常残酷的,它无情地从任何一个天才头上碾压了过去。2、由于没有经历过任何挫折,烤猫一直保持着知识分子的那种单纯和清高。某种程度上,这也意味着一种天真和脆弱,它经不起接二连三失败的打击。3、成功是喂养理想主义最好的饲料,让烤猫不断地ALLIN于其中,没有分散投资风险。2013年10月,烤猫的研发出现了瓶颈,未能及时生产出二代芯片;但比特大陆的蚂蚁矿机和阿瓦隆矿机却势头猛烈。紧接着,2014年初研发的第三代芯片也出现了严重的问题,生产出来的成品滞销。对于被外界誉为「天才」的烤猫来说,一而再再而三地研发失败是一个很大的打击。就在这个时候,在中国监管部门的空前整治力度下,以及在门头沟破产的巨大利空下,比特币价格狂跌了90%。由于币价低迷,加上比特大陆抢先于烤猫研发出了新制程的矿机,一年前看起来还风光无限的烤猫公司顿时败下阵来。加上这一年烤猫在淮安投资了七八千万的淮安矿场失利,到了2015年1月,他最终消失于江湖。而这时,在危机中活下来的比特大陆则等到了从烤猫公司出来的关键人物——杨作兴。这位在业界呆了有近20年的工程师,将全定制方法学带入了比特大陆,最后研制出了一代机皇S9,帮比特大陆彻底垄断了矿机行业。05比特币社区的扩容之争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在比特大陆逐渐取得行业老大地位的同时,另一件对吴忌寒以及整个比特币社区意义深远的事情也在悄悄发生着,这就是比特币扩容。平心而论,将比特币扩容这个大帽子扣在吴忌寒一个人的头上,是一种非常阴谋论而且不负责任的说法。它是一个长达数年的历史问题,也是由社区推出的问题,而绝不是由某一个人发起的、肆意分裂比特币社区的做法。该问题最早可以追溯到中本聪和他的「忠实助手」哈尔·芬尼(最早注意到比特币软件并帮助其正常运行的人)身上。最初,中本聪把区块大小设计成最大可支持32M容量。但在比特币刚被创造出来的2009年,比特币是以CPU的形式来进行挖矿的,全网算力极其有限。再加上使用的用户非常少,当时被打包好的区块平均大小在1~2K左右,因此32M就显得过分冗余了。此外,区块大小过大还让网络容易遭受粉尘攻击,于是中本聪后来把区块大小上限设定在了1M。不过,这并不代表中本聪认为比特币的区块大小就应该锁死在1M以内;相反,中本聪对于区块大小的考量完全是随着实际需求而进行调整的,这是日后扩容派的主要思想来源。而在2010年,在扩容问题还没显现之时,密码朋克组织资深成员、帮助中本聪将比特币软件上线的密码学家哈尔·芬尼,提出了轻量级、高效的二层支付系统构想。他认为比特币的最终命运就是「银行准备金」,通过第二层支付网络,比特币的扩展性将更好,在上面的「服务商」可以发行加密币与比特币进行兑换;比特币成为各个「比特币银行」的锚。这是日后「闪电网络」的思想来源。到了2013年,随着价格飙涨、使用量大幅增加,比特币网络开始有了拥堵的迹象,比特币是否需要扩容也就成为了当时Bitcointalk上的热点话题。一时间,比特币社区开始划分成扩容派与反对扩容派两个阵营,他们分歧的核心点是:究竟是让比特币的区块大小一直维持在1M,还是将其区块大小扩大减轻网络拥堵?当时的社区领袖加文·安德森是扩容派,而日后成为比特币核心开发者领袖的GregoryMaxwell却是反对派。扩容派认为,网络拥堵问题必须马上解决,否则随着使用人群进一步扩大,支付延迟问题将十分明显,交易费用将飙升到可怕的地步,这对立志做「电子现金」的比特币来说是不可接受的。加文·安德森称:「比特币交易费用上升将使穷人远离比特币。」而扩容的反对派却认为,长期来看拥堵问题可以并且也应该通过二层网络来解决,因为扩容只能解决短期拥堵,当涌入比特币的人群越来越多,已经扩容的比特币将不得不继续扩容,而这样的做法看不到尽头。此外,反对派还认为,扩容需要以硬分叉的方式进行,而社区即便同意了扩容,但在究竟是扩容到2M、4M还是8M甚至更多的问题上却是分裂的,一味扩容很可能让比特币分裂成不同链的危险地步。当然,反对派拒绝扩容的最大原因,和中本聪忧虑GPU挖矿的原因是一样的。他们认为,中本聪最初创造比特币的目的就是为人们提供一个去中心化的安全的交易网络,其安全性、不可逆转性和政治独立性是它的本质。一旦发生硬分叉,区块大小从1M扩大到2M,随着时间推移,当2M也无法满足需求的时候,区块体积继续扩大,直到最后普通的私人计算机难以运行整个区块链,所有的算力都集中到矿工身上。而在2013年,比特币的全网算力高度集中在中国,烤猫一家公司一度占据了超过40%的算力。在当时充满无政府主义倾向的比特币社区,「中国」往往是和威权主义联系在一起的。让中国的矿工们控制这整条链,这在一些比特币核心开发者们看来更是不可接受的。到了2014年,随着以太坊开始预售,比特币面临的着越来越多的竞争币压力。以太坊的交易体验更好,而比特币却止步不前。也正是在这一年2月,大名鼎鼎的门头沟交易所宣布破产,该交易所声称其全部资产(包括用户资产)85万枚比特币被盗,最后只找回了20万枚。这对比特币早期成员们来说是一个天大的打击,因为许多人把比特币存放在门头沟中进行交易。从某种程度上说,该事件削弱了比特币核心开发者的财务独立性。也正是在这一年,成立不到几个月的Blockstream拿到了2000万美元的A轮融资,项目定位于扩大比特币协议层功能(侧链)。该公司阵容相当豪华,其牵头人是前HashCash开发者AdamBack;e-cash电子现金早期开发者、零知识系统创始人HammieHill,而HashCash和e-cash都是比特币的奠基产品。此外,Blockstream还拥有了一支全明星开发团队,包括上面的比特币核心开发者GregoryMaxwell,JonathanWilkins,MattCorallo以及PieterWuille;Freicoin项目负责人JorgeTimon以及前NASA工程师MarkFriedenbach。(2016年,Blockstream又拿到了5500万美元的A轮融资,维港投资参投资。)总之,Blockstream公司集齐了比特币社区最优秀的开发者,但这群开发者和最开始的比特币核心开发者又有所不同——他们并不是像哈尔·芬尼或者Hanyecz那样义务参与到开源项目中来的,而是直接受雇于一家公司,能够从中获取金钱。加上Blockstream公司的业务本身就是围绕着二层网络来进行的(他们构建产品,试图从中获利),这开始让部分社区成员对比特币核心开发者的独立性产生质疑。06「澳本聪」搅局,领袖加文被放逐到了2015年,讨论以太坊的人越来越多。比特币社区感受到了这股新兴势力的威胁,越来越多的核心开发者开始提出扩容提案。这其中甚至还包括Blockstream联合创始人PieterWuille。2015年7月21日,PieterWuille建议将区块上限设为最近11个区块大小的中位数,或者利用代码GetMaxBlockSize(pindexBlock->pprev->GetMedianTimePast())来控制区块的大小,从2017年1月到2063年7月,每97天调整一次,幅度不超过4.4%。然而,一旦容许扩容,社区里对扩容的想法总是千奇百怪。从扩容至1M,到扩容至20M,到像挖矿难度调整那样进行动态扩容……不同的核心开发者们提出了不同的方案,并且都有自己的理由。其中以当时核心开发者的领袖加文·安德森的提议最为激进,他在2015年年初建议把比特币的区块大小从1M提升至20M,但这个步子似乎迈得太大了。同年6月,国内五大矿池(Antpool,F2Pool,BTCChina,BW,Huobi)联合发表声明反对扩容到20M,支持扩容到8M,但这一方案同样也遭到了社区大部分矿工的反对。因此,虽然这些势力都支持扩容,但最后在如何扩容这件事上分歧过大,反而未能实现扩容。而加文也因为引发的广泛争议,被剥夺了代码合并权。平心而论,加文·安德森为比特币社区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在中本聪还在社区的时候,他就发现,加文不是那种单纯的开发者或者精神领袖。(当时的比特币社区不缺乏梦想家。)难能可贵的是,加文乐于为比特币社区挖掘高端人才,而且还乐于向加入社区的小白推广介绍比特币,并协调社区行动。这也是为什么,虽然加文的开发水平不是当时社区最高的,但仍被中本聪选为接班人的原因。而加文·安德森也没有辜负中本聪的期望,在拿到比特币代码的核心开发权限后,他并没有独裁,而是把这些权限逐渐开放给了社区里其他一些开发者,这些人最终形成了后面的Core组织。然而,到了扩容问题上,社区的撕裂程度已经超出了加文的想象。比特币早期成员中充斥着拥有加密无政府主义梦想的西方程序员;然而到了2013年,社区里却涌入了一群来自威权东方世界、一夜暴富的中国矿工和炒币者。这个人群里有不少人是网吧里的代练,网络小说写手,甚至是初中毕业后就在社会上摸爬滚打的投机者。总之,他们和中本聪的愿景差了十万八千里,以至于东西方很难沟通交流,并对互相都产生了深深的不信任。(核心开发者们不能够容忍比特币的未来掌握在这群暴发户手里,质疑矿工决定比特币未来的合理性;而矿工们则不愿意看到自己的利益受损。)由于社区里涌入的人越来越多,动机也越来越复杂,加文的领导也越来越力不从心。到了2015年,随着Blockstream势力的扩大和社区的继续分裂,这种力不从心的感觉愈发强烈。然而,真正让加文完全丧失对比特币核心开发者领导地位的,还是「澳本聪」。「澳本聪」本名CraigWright,澳大利亚人。2015年12月,两篇调查文章突然出现在《连线》和Gizmodo网站上,其中均指出CraigWright可能是比特币发明人,尽管之后大量报道称这是一场由克雷格·怀特精心策划的恶作剧,但该报道依然在比特币社区内引起了轩然大波。据《连线》杂志报道,2008年8月,Wright在他的博客上发布了一个帖子,提到他打算发布「加密货币文件」,并提到了「三重记账」(这是金融密码学家IanGrigg在2005年发表的论文的标题,概述了几种类似于比特币的想法)。而Wright发布该贴的时间,比中本聪在2008年11月在「加密邮件列表」中公开比特币白皮书要早好几个月。2009年1月10日,Wright删除了一篇博客文章的存档副本,该博客的内容为:「比特币Beta版明天上线。这是去中心化的,我们一直在努力尝试直到它能够真正运行。」该帖发布日期为2009年1月10日,即当年1月9日比特币正式发布的第二天。但是,如果居住在澳大利亚东部的Wright在9日午夜之后(澳大利亚东部时间)发布该帖,该贴的发布时间仍可能在中本聪发布比特币之前(美国时间9日下午3点)。这个帖子被删除后,Wright用一些颇为晦涩的文字取而代之:「比特币-血腥的爱人……这总是让我感到惊讶,有时公开恰恰是最佳的藏身之处。」(Bitcoin-AKAbloodynoseyyoube…Itdoesalwayssurprisemehowattimesthebestplacetohide[is]rightintheopen.)而据《连线》杂志,2015年10月之后的某个时候,该邮件最终被Wright完全删除。在日后逐渐披露出来的信息中,Wright还被发现有一个名DaveKleiman的合作伙伴(2013年死于家中,很多人怀疑他才是真正的中本聪)。2008年3月,克雷格·怀特给戴夫·克莱曼发送了一封电子邮件,其中写道:「我将在今年晚些时候发布一篇论文,现在需要你的帮助来编辑这篇论文。我一直在研究一种新型的电子货币,比特现金(Bitcash),或是叫比特币(Bitcoin),你总是在我身边,Dave,我希望你能成为这篇论文的一部分。」总之,种种信息均指向了Wright和中本聪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尽管有许多人选被怀疑是中本聪,又或者有许多人跳出来声称自己是中本聪,但他们其中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像W比特大陆2013年,吴忌寒终于决定成立自己的矿机公司。这一年,他找到了一个可以一起合作的人——出身于中科院的集成电路设计师詹克团。吴忌寒没有忘记昔日的老友长铗,他想让长铗和自己一起创立这家新的公司。然而,此时的长铗仍在体制内工作,同时运营着巴比特网站。相比起吴忌寒的经历(在一年的时间内投资了业内最好的公司,赚到了一千万,同时损失了几百万,又决定成立新的矿机公司),长铗这两年的生活宛若一个苦行僧。他在2011年全仓比特币并高位站岗,直到2013年才解套。中间两年,他一直默默在为比特币做推广宣传。面对吴忌寒的邀请,长铗回应他说:「相比淘金者,我更想做淘金路上的卖水人。」虽然没有长铗的参与,比特大陆仍然取得了不错的进展。吴忌寒手下一位家境颇丰、年仅20岁的实习生葛越晟参与了新公司的投资。由于充分认识到了技术在矿机公司中的重要性,吴忌寒和詹克团达成了协议:如果研发成功,技术团队将拿到60%的股份。就在比特大陆开始运作之时,烤猫公司来到了它的巅峰时刻。凭借着成功研发的ASIC矿机,烤猫的算力在2013年占据全网算力的1/3以上。2013年7月,烤猫公司的矿场每月能挖出近4万个比特币,一度在社区里引发了对51%攻击的空前恐慌。直到烤猫最后把算力分散到几个不同的矿池,社区的恐慌才逐渐平息。然而,花开到全盛之后就是枯萎。烤猫在短期内取得的巨大成功,为它接下来的迅速衰败埋下了隐患。这其中包括:1、尽管自比特币开始和法币进行交易以来,比特币价格在4年内有着剧烈的波动,但烤猫仍未经历什么挫折。他的身上全都是人们投射给他的光环:中科大少年班的天才、耶鲁辍学博士、一年内暴富神话、圈内最有情怀的创业者……但事后看来,比特币是非常残酷的,它无情地从任何一个天才头上碾压了过去。2、由于没有经历过任何挫折,烤猫一直保持着知识分子的那种单纯和清高。某种程度上,这也意味着一种天真和脆弱,它经不起接二连三失败的打击。3、成功是喂养理想主义最好的饲料,让烤猫不断地ALLIN于其中,没有分散投资风险。2013年10月,烤猫的研发出现了瓶颈,未能及时生产出二代芯片;但比特大陆的蚂蚁矿机和阿瓦隆矿机却势头猛烈。紧接着,2014年初研发的第三代芯片也出现了严重的问题,生产出来的成品滞销。对于被外界誉为「天才」的烤猫来说,一而再再而三地研发失败是一个很大的打击。就在这个时候,在中国监管部门的空前整治力度下,以及在门头沟破产的巨大利空下,比特币价格狂跌了90%。由于币价低迷,加上比特大陆抢先于烤猫研发出了新制程的矿机,一年前看起来还风光无限的烤猫公司顿时败下阵来。加上这一年烤猫在淮安投资了七八千万的淮安矿场失利,到了2015年1月,他最终消失于江湖。而这时,在危机中活下来的比特大陆则等到了从烤猫公司出来的关键人物——杨作兴。这位在业界呆了有近20年的工程师,将全定制方法学带入了比特大陆,最后研制出了一代机皇S9,帮比特大陆彻底垄断了矿机行业。05比特币社区的扩容之争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在比特大陆逐渐取得行业老大地位的同时,另一件对吴忌寒以及整个比特币社区意义深远的事情也在悄悄发生着,这就是比特币扩容。平心而论,将比特币扩容这个大帽子扣在吴忌寒一个人的头上,是一种非常阴谋论而且不负责任的说法。它是一个长达数年的历史问题,也是由社区推出的问题,而绝不是由某一个人发起的、肆意分裂比特币社区的做法。该问题最早可以追溯到中本聪和他的「忠实助手」哈尔·芬尼(最早注意到比特币软件并帮助其正常运行的人)身上。最初,中本聪把区块大小设计成最大可支持32M容量。但在比特币刚被创造出来的2009年,比特币是以CPU的形式来进行挖矿的,全网算力极其有限。再加上使用的用户非常少,当时被打包好的区块平均大小在1~2K左右,因此32M就显得过分冗余了。此外,区块大小过大还让网络容易遭受粉尘攻击,于是中本聪后来把区块大小上限设定在了1M。不过,这并不代表中本聪认为比特币的区块大小就应该锁死在1M以内;相反,中本聪对于区块大小的考量完全是随着实际需求而进行调整的,这是日后扩容派的主要思想来源。而在2010年,在扩容问题还没显现之时,密码朋克组织资深成员、帮助中本聪将比特币软件上线的密码学家哈尔·芬尼,提出了轻量级、高效的二层支付系统构想。他认为比特币的最终命运就是「银行准备金」,通过第二层支付网络,比特币的扩展性将更好,在上面的「服务商」可以发行加密币与比特币进行兑换;比特币成为各个「比特币银行」的锚。这是日后「闪电网络」的思想来源。到了2013年,随着价格飙涨、使用量大幅增加,比特币网络开始有了拥堵的迹象,比特币是否需要扩容也就成为了当时Bitcointalk上的热点话题。一时间,比特币社区开始划分成扩容派与反对扩容派两个阵营,他们分歧的核心点是:究竟是让比特币的区块大小一直维持在1M,还是将其区块大小扩大减轻网络拥堵?当时的社区领袖加文·安德森是扩容派,而日后成为比特币核心开发者领袖的GregoryMaxwell却是反对派。扩容派认为,网络拥堵问题必须马上解决,否则随着使用人群进一步扩大,支付延迟问题将十分明显,交易费用将飙升到可怕的地步,这对立志做「电子现金」的比特币来说是不可接受的。加文·安德森称:「比特币交易费用上升将使穷人远离比特币。」而扩容的反对派却认为,长期来看拥堵问题可以并且也应该通过二层网络来解决,因为扩容只能解决短期拥堵,当涌入比特币的人群越来越多,已经扩容的比特币将不得不继续扩容,而这样的做法看不到尽头。此外,反对派还认为,扩容需要以硬分叉的方式进行,而社区即便同意了扩容,但在究竟是扩容到2M、4M还是8M甚至更多的问题上却是分裂的,一味扩容很可能让比特币分裂成不同链的危险地步。当然,反对派拒绝扩容的最大原因,和中本聪忧虑GPU挖矿的原因是一样的。他们认为,中本聪最初创造比特币的目的就是为人们提供一个去中心化的安全的交易网络,其安全性、不可逆转性和政治独立性是它的本质。一旦发生硬分叉,区块大小从1M扩大到2M,随着时间推移,当2M也无法满足需求的时候,区块体积继续扩大,直到最后普通的私人计算机难以运行整个区块链,所有的算力都集中到矿工身上。而在2013年,比特币的全网算力高度集中在中国,烤猫一家公司一度占据了超过40%的算力。在当时充满无政府主义倾向的比特币社区,「中国」往往是和威权主义联系在一起的。让中国的矿工们控制这整条链,这在一些比特币核心开发者们看来更是不可接受的。到了2014年,随着以太坊开始预售,比特币面临的着越来越多的竞争币压力。以太坊的交易体验更好,而比特币却止步不前。也正是在这一年2月,大名鼎鼎的门头沟交易所宣布破产,该交易所声称其全部资产(包括用户资产)85万枚比特币被盗,最后只找回了20万枚。这对比特币早期成员们来说是一个天大的打击,因为许多人把比特币存放在门头沟中进行交易。从某种程度上说,该事件削弱了比特币核心开发者的财务独立性。也正是在这一年,成立不到几个月的Blockstream拿到了2000万美元的A轮融资,项目定位于扩大比特币协议层功能(侧链)。该公司阵容相当豪华,其牵头人是前HashCash开发者AdamBack;e-cash电子现金早期开发者、零知识系统创始人HammieHill,而HashCash和e-cash都是比特币的奠基产品。此外,Blockstream还拥有了一支全明星开发团队,包括上面的比特币核心开发者GregoryMaxwell,JonathanWilkins,MattCorallo以及PieterWuille;Freicoin项目负责人JorgeTimon以及前NASA工程师MarkFriedenbach。(2016年,Blockstream又拿到了5500万美元的A轮融资,维港投资参投资。)总之,Blockstream公司集齐了比特币社区最优秀的开发者,但这群开发者和最开始的比特币核心开发者又有所不同——他们并不是像哈尔·芬尼或者Hanyecz那样义务参与到开源项目中来的,而是直接受雇于一家公司,能够从中获取金钱。加上Blockstream公司的业务本身就是围绕着二层网络来进行的(他们构建产品,试图从中获利),这开始让部分社区成员对比特币核心开发者的独立性产生质疑。06「澳本聪」搅局,领袖加文被放逐到了2015年,讨论以太坊的人越来越多。比特币社区感受到了这股新兴势力的威胁,越来越多的核心开发者开始提出扩容提案。这其中甚至还包括Blockstream联合创始人PieterWuille。2015年7月21日,PieterWuille建议将区块上限设为最近11个区块大小的中位数,或者利用代码GetMaxBlockSize(pindexBlock->pprev->GetMedianTimePast())来控制区块的大小,从2017年1月到2063年7月,每97天调整一次,幅度不超过4.4%。然而,一旦容许扩容,社区里对扩容的想法总是千奇百怪。从扩容至1M,到扩容至20M,到像挖矿难度调整那样进行动态扩容……不同的核心开发者们提出了不同的方案,并且都有自己的理由。其中以当时核心开发者的领袖加文·安德森的提议最为激进,他在2015年年初建议把比特币的区块大小从1M提升至20M,但这个步子似乎迈得太大了。同年6月,国内五大矿池(Antpool,F2Pool,BTCChina,BW,Huobi)联合发表声明反对扩容到20M,支持扩容到8M,但这一方案同样也遭到了社区大部分矿工的反对。因此,虽然这些势力都支持扩容,但最后在如何扩容这件事上分歧过大,反而未能实现扩容。而加文也因为引发的广泛争议,被剥夺了代码合并权。平心而论,加文·安德森为比特币社区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在中本聪还在社区的时候,他就发现,加文不是那种单纯的开发者或者精神领袖。(当时的比特币社区不缺乏梦想家。)难能可贵的是,加文乐于为比特币社区挖掘高端人才,而且还乐于向加入社区的小白推广介绍比特币,并协调社区行动。这也是为什么,虽然加文的开发水平不是当时社区最高的,但仍被中本聪选为接班人的原因。而加文·安德森也没有辜负中本聪的期望,在拿到比特币代码的核心开发权限后,他并没有独裁,而是把这些权限逐渐开放给了社区里其他一些开发者,这些人最终形成了后面的Core组织。然而,到了扩容问题上,社区的撕裂程度已经超出了加文的想象。比特币早期成员中充斥着拥有加密无政府主义梦想的西方程序员;然而到了2013年,社区里却涌入了一群来自威权东方世界、一夜暴富的中国矿工和炒币者。这个人群里有不少人是网吧里的代练,网络小说写手,甚至是初中毕业后就在社会上摸爬滚打的投机者。总之,他们和中本聪的愿景差了十万八千里,以至于东西方很难沟通交流,并对互相都产生了深深的不信任。(核心开发者们不能够容忍比特币的未来掌握在这群暴发户手里,质疑矿工决定比特币未来的合理性;而矿工们则不愿意看到自己的利益受损。)由于社区里涌入的人越来越多,动机也越来越复杂,加文的领导也越来越力不从心。到了2015年,随着Blockstream势力的扩大和社区的继续分裂,这种力不从心的感觉愈发强烈。然而,真正让加文完全丧失对比特币核心开发者领导地位的,还是「澳本聪」。「澳本聪」本名CraigWright,澳大利亚人。2015年12月,两篇调查文章突然出现在《连线》和Gizmodo网站上,其中均指出CraigWright可能是比特币发明人,尽管之后大量报道称这是一场由克雷格·怀特精心策划的恶作剧,但该报道依然在比特币社区内引起了轩然大波。据《连线》杂志报道,2008年8月,Wright在他的博客上发布了一个帖子,提到他打算发布「加密货币文件」,并提到了「三重记账」(这是金融密码学家IanGrigg在2005年发表的论文的标题,概述了几种类似于比特币的想法)。而Wright发布该贴的时间,比中本聪在2008年11月在「加密邮件列表」中公开比特币白皮书要早好几个月。2009年1月10日,Wright删除了一篇博客文章的存档副本,该博客的内容为:「比特币Beta版明天上线。这是去中心化的,我们一直在努力尝试直到它能够真正运行。」该帖发布日期为2009年1月10日,即当年1月9日比特币正式发布的第二天。但是,如果居住在澳大利亚东部的Wright在9日午夜之后(澳大利亚东部时间)发布该帖,该贴的发布时间仍可能在中本聪发布比特币之前(美国时间9日下午3点)。这个帖子被删除后,Wright用一些颇为晦涩的文字取而代之:「比特币-血腥的爱人……这总是让我感到惊讶,有时公开恰恰是最佳的藏身之处。」(Bitcoin-AKAbloodynoseyyoube…Itdoesalwayssurprisemehowattimesthebestplacetohide[is]rightintheopen.)而据《连线》杂志,2015年10月之后的某个时候,该邮件最终被Wright完全删除。在日后逐渐披露出来的信息中,Wright还被发现有一个名DaveKleiman的合作伙伴(2013年死于家中,很多人怀疑他才是真正的中本聪)。2008年3月,克雷格·怀特给戴夫·克莱曼发送了一封电子邮件,其中写道:「我将在今年晚些时候发布一篇论文,现在需要你的帮助来编辑这篇论文。我一直在研究一种新型的电子货币,比特现金(Bitcash),或是叫比特币(Bitcoin),你总是在我身边,Dave,我希望你能成为这篇论文的一部分。」总之,种种信息均指向了Wright和中本聪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尽管有许多人选被怀疑是中本聪,又或者有许多人跳出来声称自己是中本聪,但他们其中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像Wright这么像中本聪。甚至连中本聪指定的接班人加文·安德森都被蒙蔽了。2016年,Wright用比特币发展初期创建的密钥签署数字信息,试图向加文·安德森证明自己是中本聪。不幸的是,这一过程仅限于Wright和加文·安德森两人之间,其中的细节并没有公之于众,并且也不可能每个人都验证这些声明的真实性。虽然我们无从知道Wright究竟让加文看到了什么,但加文相信了Wright。此外,比特币社区的著名成员JonMatonis
江小渔 2020-05-08 14:36  比特大陆  吴忌寒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