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正式“封城”,中国半导如体何应对“断供”风险? 何一个部件,都是不完善的。近日,由于新冠疫情的影响,MLCC生产商村田位于日本福井的工厂被迫停工,厂区停工至4月7日。5500名员工回家待命,其中有250名员工则需要居家隔离14天。作为日本头部企业的村田尚且如此,更遑论那些规模更小的日本企业了。并且村田可以及时复工,除了快速有效的隔离接触人员以外,还有更多的员工可以正常作业,避免耽误公司的正常生产但对于日本的中小企业而言,一旦有发现被感染者,基本可以宣布企业将完全停摆。与中国的企业不同,日本的中小企业奉行“稳重求进”的策略,甚至是“稳重有降”。比如一家名为哈德洛克的生产高铁螺钉的日本企业,包括中国在内的多个国家都向这家公司订购螺母,但他们也只是日本街边一家仅有45人的小企业而已,如果这家企业也停止生产,就意味着全世界暂时都没有其他替代方案可选。除了日本的中小企业以外,日本的大型企业也占据世界半导体供应链的重要位置。以半导体核心材料硅晶圆为例,日本的信越化学与胜高拥有全球超过50%的份额。日本在2019年共出口了6111吨晶圆,其中排名前三的购买区域为中国台湾(1906吨)、韩国、中国大陆(1012吨),显然表明了中国市场对于日本半导体材料的依赖程度。与此同时,国内正在大规模向半导体产业投入,中国大陆已成为亚洲新兴的半导体产业中心。有数据表明,在建的晶圆生产规模位居世界第一。可以预见,未来随着更多工厂的投入,产能急剧爆发,对日本的依赖程度也将大幅提升。虽然目前,我国已经有个别企业能够实现对12吋晶圆进行量产,但大部分仍然依赖进口,不过在28nm以上的供应国内仍是空白。整体来看,日本在半导体产业链中牢牢把持着材料及半导体设备关键市场。一旦因疫情影响,导致停产、断供的情况发生,不可避免疫情的影响,MLCC生产商村田位于日本福井的工厂被迫停工,厂区停工至4月7日。5500名员工回家待命,其中有250名员工则需要居家隔离14天。作为日本头部企业的村田尚且如此,更遑论那些规模更小的日本企业了。并且村田可以及时复工,除了快速有效的隔离接触人员以外,还有更多的员工可以正常作业,避免耽误公司的正常生产但对于日本的中小企业而言,一旦有发现被感染者,基本可以宣布企业将完全停摆。与中国的企业不同,日本的中小企业奉行“稳重求进”的策略,甚至是“稳重有降”。比如一家名为哈德洛克的生产高铁螺钉的日本企业,包括中国在内的多个国家都向这家公司订购螺母,但他们也只是日本街边一家仅有45人的小企业而已,如果这家企业也停止生产,就意味着全世界暂时都没有其他替代方案可选。除了日本的中小企业以外,日本的大型企业也占据世界半导体供应链的重要位置。以半导体核心材料硅晶圆为例,日本的信越化学与胜高拥有全球超过50%的份额。日本在2019年共出口了6111吨晶圆,其中排名前三的购买区域为中国台湾(1906吨)、韩国、中国大陆(1012吨),显然表明了中国市场对于日本半导体材料的依赖程度。与此同时,国内正在大规
象马社区 2020-04-15 14:37  产业链  疫情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