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央行反洗钱力度空前,加密货币监管正在加码 大多数均为博彩类应用。朝鲜黑客事件也引发监管层关注。2020年03月02日,美国司法部以阴谋洗钱和无证经营汇款为由,对名为田寅寅和李家东两位中国人发起了公诉,并冻结了他们的全部资产。理由是,他们二人在2017年12月至2019年04月期间,帮助朝鲜政府下辖黑客组织LazarusGroup提供了价值超1亿美元的洗币服务。朝鲜黑客组织通过钓鱼获取交易所私钥等手段,攻击了四个数字资产交易所,其中包括中国交易所Gate.io的前身比特儿,被盗金额达2.34亿美金;最后黑客又把资产转移到负责洗钱的中国人手中,在火币、可盈可乐的平台上变现。据报道,5月9日上海市人民检察院发布了《2019年度上海金融检察白皮书》,提到利用虚拟币及第三方非法平台洗钱的现象增多,进一步加大了犯罪线索的侦查和追踪难度。目前中国主流交易所已与金融局、公安等监管机构有密切合作。例如火币在2018年7月启动研发“占星系统”,于2019年9月顺利开启内测,今年4月13日正式推出,针对可疑或恶意、暗网、混币服务等有风险的资产,实现主动追踪、流入平台自动处置、关联分析横向打击的目标。但是,对于中小型交监管层关注。2020年03月02日,美国司法部以阴谋洗钱和无证经营汇款为由,对名为田寅寅和李家东两位中国人发起了公诉,并冻结了他们的全部资产。理由是,他们二人在2017年12月至2019年04月期间,帮助朝鲜政府下辖黑客组织LazarusGroup提供了价值超1亿美元的洗币服务。朝鲜黑客组织通过钓鱼获取交易所私钥等手段,攻击了四个数字资产交易所,其中包括中国交易所Gate.io的前身比特儿,被盗金额达2.34亿美金;最后黑客又把资产转移到负责洗钱的中国人手中,在火币、可盈可乐的平台上变现。据报道,5月9日上海市人民检察院发布了《2019年度上海金融检察白皮书》,提到利用虚拟币及第三方非法平台洗钱的现象增多,进一步加大了犯罪线索的侦查和追踪难度。目前中国主流交易所已与金融局、公安等监管机构有密切合作。例如火币在2018年7月启动研发“占星系统”,于2019年9月顺利开启内测,今年4月13日正式推出,针对可疑或恶意、暗网、混币服务等有风险的资产,实现主动追踪、流入平台自动处置、关联分析横向打击的目标。但是,对于中小型交易所以及OTC、借
吴说区块链 2020-05-11 11:34  反洗钱  监管
直面央行数字货币冲击,第三方支付挑战监管智慧 坎坷的发展道路上,除了要应对越来越严格的监管,还将直面来自央行数字货币DCEP的挑战。我国央行数字货币DCEP的全称为:DC-DigitalCurrency(数字货币)EP-ElectronicPayment(电子支付)。这也表明了作为独立于目前银行卡账户交易体系外的电子账户支付体系,DCEP的一个主要业务就是数字钱包,在国家信用背书下,其受理范围将更广,受众面将更大,成为未来支付市场的重要参与者。“短期来看,数字货币未来如果真正落监管,还将直面来自央行数字货币DCEP的挑战。我国央行数字货币DCEP的全称为:DC-DigitalCurrency(数字货币)EP-ElectronicPayment(电子支付)。这也表明了作为独立于目前银行卡账户交易体系外的电子账户支付体系,DCEP的一个主要业务就是数字钱包,在国家信用背书下,其受理范围将更广,受众面将更大,成为未来支付市场的重要参与者。“短期来看,数字货币未来如果真正落地的话,对第三方支付机构的冲击不会很大。”邵阳向时代财经表示。邵阳指出了四点原因:一是从发展思路上,数字货币就是作为零售支付体系的补充,提供多元化选择之一;二是数字货币的发行规模相对有限;三是数字货币的技术、效率、流程等仍需不断优化;四是数字货币的应用场景和用户习惯也需逐渐适应。但是,“央行数字货币被广泛应用于支付体系后,如果采用免费支付策略,将对第三方支付机构产生巨大冲击。”邵阳认为,一方面,这将使得第三方支付机构缺乏竞争性,用户流失;另一方面,使得第三方支付机构难以盈利,极端情况下,甚至可能出现大量第三方支付机构关门、倒闭的情形。另有行业分析师猜想,未来DCEP一定会与微信钱包,支付宝钱包互联互通。“伴随DCEP业务的推广,互联网公司甚至可能会直接应用央行数字货币技术重新架构自有钱包系统,从而成为与银行的等同的数字货币副中心之一。”“数字货币目前仍未面世,不过与账户松耦合的设定,使得许多中小支付机构在数字货币的时代,也仍然拥有诸多机遇,甚至可以蚕食一部分支付巨头的实操份额。”移动支付网行业分析师慕楚6日向时代财经表示。考验监管智慧那么,如果第三方支付以后成了数字货币的钱包,监管上会有什么变化吗?“DCEP钱包的机制和传统第三方支付有不同,这个肯定有额外的监管内容。”一位数字货币资深研究人士7日向时代财经表示,“至少对DCEP钱包的监管细则肯定和以前有不同。”邵阳认为,在金融监管者视野中,第三方支付机构类似于正规金融之外的“编外金融”。因此,央行的数字货币以及央行自身是否介入支付系统?央行搭建的支付渠道是否直接面向C端用户?此支付系统是否收费?收费标准是什么?是否参考当前第三方支付机构的标准?未来央行与第三方支付机构具体采用何种合作模式?央行数字货币在多大规模上推广使用?这些问题至关重要。“它们将对第三方支付机构的三类业务带来不同影响,值得第三方支付机构深入了解、分析和应对。第三方支付巨头可积极建言建策,或发挥自身影响力,正确引导数字货币及与之相关的支付市场化走向。”邵阳表示。邵阳认为,央行在推出数字货币后,应谨慎确立“政府与市场”的各自边界,在第三方支付与数字货币问题上,明确“政府的归政府,市场的归市场”。央行固守数字货币发行,在搭建支付系统后,支付的商用化在确保金融安全的前提下,交给商业机构运营,防止各自角色错位,避免政府与民争利。“在未来监管趋于严格,第三方支付机构运营趋于规范。未来行业的转变,在现有业务的基础之上,支付机构未来会更倾向于发展数据分析、汇总等增值服务,以适应在新环境中的转型。”邵阳称。“支付行业是一个古老的行业,商户一直都需要支付服务者存在,而第三方支付的转型一直是近几年的
新浪财经 2020-05-11 11:08  监管  支付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