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小川谈数字货币和电子支付 鼓励竞争但要后果可控 案并行、在竞争中发展前行的,这就给央行和监管部门提出挑战,未来是不很确定的。”周小川指出。同时,由于技术的投入使用还要有个过程,不管成功还是失败,都要保证后果还是可控的,“不能放任不管,万一试验方案出现巨大的漏洞或失败,会造成社会经济的损害或不稳定。”周小川强调。此外他指出,还需要认识到,有些业务属于金融基础设施,有一定公共性,对稳定性、安全性要求比较高,如果出现问题,影响严重;因此,过去印制钞票和清算系统,明显属于金融基础设施,如果将来要搞社会信用系统、如果能搞成,也属于社会基础设施。既然金融基础设施有公共性,监管部门提出挑战,未来是不很确定的。”周小川指出。同时,由于技术的投入使用还要有个过程,不管成功还是失败,都要保证后果还是可控的,“不能放任不管,万一试验方案出现巨大的漏洞或失败,会造成社会经济的损害或不稳定。”周小川强调。此外他指出,还需要认识到,有些业务属于金融基础设施,有一定公共性,对稳定性、安全性要求比较高,如果出现问题,影响严重;因此,过去印制钞票和清算系统,明显属于金融基础设施,如果将来要搞社会信用系统、如果能搞成,也属于社会基础设施。既然金融基础设施有公共性,是否一定要由公共机构承担?“倒是也不一定”,周小川指出,私人部门有时候也可以做基础设施,经过考核具有公共精神的私人机构也可以以不同方式参与金融基础设施,但是要在政府指导和监督之下从事,也可以采取PPP(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模式;但是私营部门参与基础设施必须有公共精神,准备为公共服务,而不是准备用搞基础设施的特权过多为自己谋利益,不会出现诸如像有些公司的数据就在市场上“倒卖”——这是缺乏公共精神的。除了稳定性、安全性、保护因素,周小川还指出,需要认识到,作为支付体系和数字货币体系应该考虑对货币政策传导性的影响,这也是对金融稳定的考虑;如果不考虑和货币政策的配合关系、不考虑对货币政策传导机制的支持度,也是危险的。因为如果货币政策缺少传导机制,宏观经济会失调,做金融基础设施也是不太够格的。数字货币和电子支付的技术开发方面需要有一定公共性觉悟,还因为必须考虑到当今世界共同要求的反洗钱和反恐融资。周小川指出,因为这些可能被用到好的地方,也可能被用到不好的方面。例如,有一批电子支付和数字货币的出现,还没有得到比较广泛的普及,结果被“暗网”中的人士广泛利用,用于逃税、洗钱、人口贩卖、假凭证贩卖等,所以必须小心、要有所把控。周小川指出,对于技术发展,有部分技术是台阶式发展,但另一种发展是飞跃式发展、颠覆式发展,有可能根本改变传统业务的模式,因此需要判断哪些是台阶式的发展、哪些是颠覆式的发展。得注意的是,从Fintech的供给侧和需求侧来看,有时候角度不一样。他以区块链为例指出,区块链技术有其特点,可能在某些金融领域、金融市场、金融交易中会发挥作用,未来还可能有新的发展前景;但也要看到技术供给方推销的几个特点,有一些关系到支付体系未来的选择,也有一些不见得是从需求方最为关切的内容,比如去中心化,“去中心化是不是金融体系、支付体系最核心的关切问题,这些是可以考虑的,可以研究的。”周小川说。技术发展过程中,由于供给侧和需求侧看法不一样,也会出现扭曲和风险。周小川对此指出,主要是三个方面:第一,把一些新产品新技术当成投机赚钱的主要工具,特别早就推到市场买卖,而且认为市场交易在金钱上会大有收获,会产生扭曲,甚至产生一些损坏;第二,有一些技术应用没有把金融服务能力发挥出来,而是过度考虑能像银行一样吸收公众储蓄,比如有的获得支付牌照的机构,对改善效率不感兴趣,而是对收预付款感兴趣,这样的扭曲有时候会出问题;第三种是,IT行业会出现赢者通吃的现象,这也是一个问题,我们希望竞争性发展,使得最好的技术能凸显出来。正是由于发展过程中技术开发商、商业性技术机构可能会出现扭曲行为,周小川在回答财新传媒社长胡舒立的提问时强调,监管是必要的,对社会不利和不稳定的现象,对可能过度偏重短期投机的这些现象,是需要监管的。“但监管必须是动态演进的,同时监管也必须更加依赖科技。”周小川指出,这个过程中,监管既要防止过分压制新兴科技,又不能手放得太松,如果等出了负面后果再管,代价较高,“要真正做到最佳的平衡也是不容易的。”此外他认为,监管
财新网 2018-11-19 10:49  周小川  数字货币  监管
监管大佬低头 区块链融资新手段STO能成大器吗? 变成证券化通证,而且必须适用于联邦证券法监管。从目前的理论探索看,STO能够衍生出三种形态:其一是传统证券通证化,其二是数字通证证券化,其三实物资产通证化。当然,这仅仅是理论构想。不管如何,在STO的概念创新上,美国依旧扮演了引领世界的角色,哪怕是区块链这个新兴领域。在STO实践层面,tZERO应该是最早施行的。根据媒体报道,2018年10月12日,tZERO完成了STO,也生成了tZERO通证。tZERO是最早在以太坊区块链上对优先股进行STO的项目之一。此次STO操作依据《美国证券法》,对所有投资者进行了KYC以及AML验证。tZERO成立于2017年9月,是美国电商巨头overstock.com旗下的一个接受SEC监管的另类资产交易平台(ATS)。tZERO作为一个分布式记账平台,将区块链技术与现有的市场交易流程集合到一起,比如,对股票、债券等进行区块链记账,从而达到减少结算时间,降低结算成本,提高信息透明度及操作效率,实现可审计性的目的。不过,无需妄自菲薄,在区块链行业中,中国对于区块链认识和理论创新同样领先,比如token更有深意的翻译——通证,以及衍生的建立区块链激励生态的通证经济的理论探索等。被吐槽“跪着造反”,STO冤吗?FIBOS发起人响马在微博上吐槽STO是“跪着造反”。此外,有外媒评论,STO作为筹集资金的新方式,其与1CO监管。从目前的理论探索看,STO能够衍生出三种形态:其一是传统证券通证化,其二是数字通证证券化,其三实物资产通证化。当然,这仅仅是理论构想。不管如何,在STO的概念创新上,美国依旧扮演了引领世界的角色,哪怕是区块链这个新兴领域。在STO实践层面,tZERO应该是最早施行的。根据媒体报道,2018年10月12日,tZERO完成了STO,也生成了tZERO通证。tZERO是最早在以太坊区块链上对优先股进行STO的项目之一。此次STO操作依据《美国证券法》,对所有投资者进行了KYC以及AML验证。tZERO成立于2017年9月,是美国电商巨头overstock.com旗下的一个接受SEC监管的另类资产交易平台(ATS)。tZERO作为一个分布式记账平台,将区块链技术与现有的市场交易流程集合到一起,比如,对股票、债券等进行区块链记账,从而达到减少结算时间,降低结算成本,提高信息透明度及操作效率,实现可审计性的目的。不过,无需妄自菲薄,在区块链行业中,中国对于区块链认识和理论创新同样领先,比如token更有深意的翻译——通证,以及衍生的建立区块链激励生态的通证经济的理论探索等。被吐槽“跪着造反”,STO冤吗?FIBOS发起人响马在微博上吐槽STO是“跪着造反”。此外,有外媒评论,STO作为筹集资金的新方式,其与1CO最大的不同就是,STO旨在适应美国证券法,因此可以把它看作是合法的1CO。也就是说,中外舆论都存在关于STO是迎合监管的区块链融资手段的声音。五六财经(wuliucaijing)试着从几个方面分析一下原因:首先,STO概念是在2018年诞生的,时间点恰好卡在1CO泡沫开始消退之后,各国政府对于其中乱象丛生态度各有不同,美国监管也在加强,区块链行业先行者试图在寻找更为合规的路径,为此创造出符合美国法律的证券通证化概念。事实上,这本身就是一种主动妥协。其次,作为中心化机构,美国纳斯达克证券交易所对于这个区块链项目融资新手段小心翼翼推动的行为,也为结局埋下伏笔。其CEO在2018年接受采访时表示,如果(区块链项目)决定在合规的前提下进行1CO,那么我们会很乐意探索其中的可能性。如此积极的发展STO的信号可见一斑:不过如果由纳斯达克主导平台打造的话,其实也注定了STO的命运,必须合法合规。可见,不管是主动向现实世界倾斜,还是被动接受中心化机构的橄榄枝,STO清清楚楚地就是向中心化世界规则(监管)妥协的产物,是1CO的进化版本,或者说是在合规范围的1CO。至于跪着造反的说法是否夸张,听着是否刺耳都已经不重要了。小心被打脸,STO要是成了呢?问题是,跪着造反就没可能成功吗?如果目的是让更多普通人认识到区块链的价值传输的作用,认可通证对于生产关系的改造,对于生态共建者的激励作用,从而实现“可流通的加密数字权益证明”的区块链,合规的1C
张之浩 2018-10-18 08:13  区块链融资  监管  STO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