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状态下中国区块链困局 “我只相信区块链”!2017年7月9日,薛蛮子跟当时号称“比特币首富”的李笑来吃了顿饭,在饭桌上兴奋的搂着李笑来说:“我终于找到争取财务富自由之路了,哈哈!”在随后一个月里,薛蛮子化身为1CO代言人,他宣布了自己的1CO项目的成功,并大手笔的投资了20余个1CO项目。薛蛮子曾在接受某家媒体采访时毫不掩饰宣称:“在1CO领域里,我见不着徐小平,见不着雷军,nobodythere,就像突然全世界点了菜,就我一个人挑,有这么好的事,我得赶紧去。”但这场狂欢在9月4日戛然而止。2017年9月4日,央行联合七部委叫停1CO(首次代币发行)。根据国家互联网金融风险整治办下发的《关于对代币发行融资开展清理整顿工作的通知》的要求,大部分平台已陆续开始1CO交易项目的退币清算工作,部分项目方也通过平台薛蛮子跟当时号称“比特币首富”的李笑来吃了顿饭,在饭桌上兴奋的搂着李笑来说:“我终于找到争取财务富自由之路了,哈哈!”在随后一个月里,薛蛮子化身为1CO代言人,他宣布了自己的1CO项目的成功,并大手笔的投资了20余个1CO项目。薛蛮子曾在接受某家媒体采访时毫不掩饰宣称:“在1CO领域里,我见不着徐小平,见不着雷军,nobodythere,就像突然全世界点了菜,就我一个人挑,有这么好的事,我得赶紧去。”但这场狂欢在9月4日戛然而止。2017年9月4日,央行联合七部委叫停1CO(首次代币发行)。根据国家互联网金融风险整治办下发的《关于对代币发行融资开展清理整顿工作的通知》的要求,大部分平台已陆续开始1CO交易项目的退币清算工作,部分项目方也通过平台发布退币流程。而根据央行等七部委出台的联合文件,1CO被定性为“未经批准非法融资行为”,彼时的薛蛮子再一次迅速转变了态度——在文件出台当天他就表态:坚决拥护政府决定。虽然此次禁令让疯狂的1CO及时刹住了车,但同时也由于央视的报道,让很多大众认识了区块链和1CO,由于当时部分媒体的错误引导,导致大部分公众认知就认为“1CO=区块链=比特币”。某位区块链行业开发者曾这样表示:“我也很头疼,现在区块链行业还是个孩子,在慢慢成长,但是跟别人一提起,别人就误解认为我们在做1CO,我们做的是违法的事情,有时候真的特别心累!”币圈一日,人间十年自94禁令以来,比特币价格几乎腰斩,众多1CO代币也近乎归零,但是随着美国最大的期权交易所CBOE推出了比特币期货(这是全球第一家推出比特币期货的交易所),这使得比特币在随后一周上涨了20%。紧接着全球最大的期货交易所CME宣布将于12月18日推出比特币期货,作为全世界最大的期货交易所,拥有众多客户,该举措随后拉动比特币一路飞涨到2万美金,马克思曾在《资本论》一书中提到:“如果有百分之二十的利润,资本就会蠢蠢欲动;如果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资本就会冒险;如果有百分之一百的利润,资本就敢于冒绞首的危险;如果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资本就敢于践踏人间一切法律。”在比特币巨大的财富效应吸引下,投机的气氛蠢蠢欲动。2018年1月9日,真格基金创始合伙人徐小平在微信社群为区块链发声使区块链又荡起了波澜。徐小平在真格基金所投企业CEO的群里发文,鼓励CEO们拥抱区块链革命、学习区块链技术。他表示,“区块链革命已经到来,这是一场顺之者昌,逆之者亡的伟大技术革命。它对传统的颠覆,将会比互联网、移动互联网更加迅猛彻底”。徐小平呼吁创业者行动起来,“在立身自身业务的同时,了解区块链,理解ICO,进入区块链时代。对区块链不要有怀疑,不要有迟疑,立即动员全体员工,学习如何拥抱这场革命”!徐小平的这番言论迅速席卷区块链和创投资本圈!随后在2月7日,福布斯杂志公布了史上第一份“虚拟货币创业亿万富翁”名单。Binance创始人赵长鹏的以身价计大约在20亿美元左右,排名20个上榜富豪中的第三,为前十名中唯一的中国人。当天这一消息即登上了新浪微博热搜排行榜,赵长鹏这个华人程序员从创建币安(Binance)平台到大富大贵,只用了6个月时间。这一鸡血的消息让外界很多在犹豫的从业者再一次坚定了进入区块链行业的信心。而真正让国内区块链氛围到达高潮的是:2018年2月16日大年初一凌晨3点钟,趣游董事长玉红跟几个好友一起喝酒庆祝新年,发了个朋友圈,收到圈内众多币友纷纷点赞。这些赞让玉红顿时有了灵感,果断创建了3点钟群(主群)。因为有蔡文胜、薛蛮子、徐小平等人的参与,群被封上了“市值万亿”的名号。由于最初建群时是凌晨三点,玉红便将其命名为“3点钟无眠区块链群”。当晚很多明星、大佬、币圈老人均被拉进群,随后几天三点钟社群迅速火爆走红,玉红本人也由于三点钟社群的火爆而成为当时红极一时的币圈大佬,众多企业和机构纷纷邀请他作为三点钟社群发起人的身份分享区块链行业知识。其中玉红在一场演讲分享中称:“‘搞区块链一上来要发币’的观念是个误区,很多人跑偏了。“据一位知名创投机构创始合伙人回忆称:“当时突然一夜之间,我们就被称为“古典VC”,我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在2018年6月8日,“号称不发币”的玉红主导的全球第一公链XMX上线,当天即暴跌1500倍。当晚,玉红亲手建立的社群帝国一夜之间轰然崩塌。公链困局在整个区块链行业的2018年,最值得一提的是“公链”,甚至由于2018上半年,中国市场上涌现出上百条公链项目,就此被媒体称作“公链元年”。当时看好公链的大都认为:公链对于区块链就像是Windows、Android之于电脑手机。具体来说,公链相当于区块链的操作系统,而各行各业的应用与解决方案,都需要基于底层公链,考虑公链的性能或者为商业应用提供的服务作为支撑。就是说,只有当底层公链的运转变得稳健、高效、扎实,区块链的商业应用才能有效发展和落地。而随着整个加密货币市场的持续走低,以及时间的推移和技术的落地实现,大家逐渐发现以目前现有的技术手段来讲,基础公链存在很大的性能瓶颈,针对大多数商业场景的经营数据,只能放在传统数据仓库中读取使用。当下,除了基于以太坊的ERC20发布以募资为目的的Token,几乎做不了其他事情。本体创始人李俊在接受星球日报采访时表示:“公链目前都在做应用,但是实际落地的突破还不明显。公链发展到后面不仅仅是技术问题,还有业务场景、商业机制的设计以及在不同行业的拓展。这些难度都很大,挑战的东西很多,需要在不同的行业设计新的行业规则、新的商业流程,才能把区块链技术应用进去。”与目前国内大部分公链发展困境不同的是曾备受争议,被玉红公开diss的“最大空气币”EOS,却从8月中旬开始至今,DApps生态和相关生态却迎来了不断的爆发。而同样一直负面缠身的波场,由于其创始人孙宇晨娴熟的营销手法和不断推尘出新的玩法,却始终盘踞市值前十,并且波场正在吸引越来越多的开发者也是不争的事实——根据相关DApp数据网站的地址监测,波场的日活用户达到了2000名用户以上,这一数据几乎是ETH的5倍。值得一提的是区块链行业的食物链顶端国内三大交易所:“币安、OKcoin、火币”也曾相继宣布开发自己的公链,未来交易所也逐步在走向生态化融合。矛盾和信仰据统计,阿里巴巴集团2018年申请了区块链专利83件,总计申请专利达到了145件。总数目前仍排在全国乃至全球第一名。而中国联通在2018年开始发力,当年申请区块链专利91件超过了阿里巴巴,总计专利数达到了123件,在中国相关专利申请中排名第二。从全国专利10强的所在区域来看,北京、深圳、杭州分布占据4席、4席、2席。这三个城市是区块链重镇。这样的占比也和行业的感知是一致的。虽然巨头公司在布局和专利的情况上表现乐观,但是目前区块链行业从业者却普遍感到挣扎与迷茫。“回顾2018年,真的就像一场梦一样,我们都失去了理智,真的太疯狂了!”伽马资本创始人王丹对在一次活动上对CoinVoice创始人鱼文辉说到。区块链媒体算是区块链行业的重要生态,随着2018年区块链的火爆,众多媒体也如雨后春笋般涌现而出,由于加密货币市场的暴跌,使得围绕项目方来做公关业务的媒体们也十分难熬,目前大部分区块链媒体已经裁员、转型甚至离开这个行业,“我也知道区块链行业未来是有很大前景的,但是现在还是太早期了,等到真正发展起来的时候,再回来也不迟!”——位媒体人这样表示。此外,很多广告主早期在媒体平台上投入了大量的推广费,但由于区块链受众的局限性,使得转化程度不高
Ethan 2019-01-29 19:25  薛蛮子  基金  李笑来
EOS“超级博弈”各显其能 行业内外纷纷发声 红,而且,是将收益,返还给所有的投票人。薛蛮子发文支持EOS超级节点“我很看好EOS的生态与未来,也觉得EOS超级节点这个事情非常有意义!4月7日薛蛮子站台EOS联盟,并作为首席顾问及投资人支持EOSUnion(EOS联盟)支持其参选EOS超级节点。4月8日EOS联盟对外宣布已获薛蛮子旗下“蛮子基金”数百万元的天使轮投资。EOS联盟借凭薛蛮子的名气扩大影响力,双方各取所需:赢了,大家分红;输了,也并没有损失什么。而在EOS超级节点竞选,EOS联盟其实没有特别优势,EOS联盟曾说:“加入EOS联盟,用户将获得经济和精神方面的回报。经济利益方面,除建设EOS生态带来EOS增值之外,还有EOS分红、出租EOS的收益;荣誉方面,通过参与EOS全球的社区建设,成为区块链世界新的意见领袖,一呼百应;你更可以结识志同道合的朋友,可以不断学习成长;更重要的是,EOS联盟是在塑造未来的区块链世界,一起做一件伟大的事情!”但实际上,这些所有的承诺目前都还只停留在文字上。以上种种,只不过来是为了让用户给EOS联盟竞选超级节点投上一票。HelloEOS的创始人梓岑:特别看好EOS!据悉,HelloEOS是国内最了解BM的一群人,他们是最早将EOS引入国内的团队之一,梓岑认为任何程度的中心化或去中心化,都必须要在安全,在效率,在维护成本,这无数个点中找到平衡。但没有必要去追求完完全全,纯粹的那种去中心化,也没有必要去纯粹地、单纯地去追求特别高的性能。而是需要找一个平衡,找到平衡点。然后在EOS上面,21个节点,就是我们要的平衡点。同样,还有各路大神们对EOS竞选的看法:V神:EOS的21节点,最大的风险就是21节点中的大多数在某一个偏激的方面达成一致。EOS的这场节点竞选,或许就是一次,特殊的共识。吴郎:成为节点后就有被攻击的风险,所以想要竞选节点,必须有能力抵御技术攻击。金马:权利和责任的是匹配的,如果你根本做不好,就算竞选成功了也是没用的。shannon(澳洲候选节点来中国的一个代表):除了技术风险之外,还有政府关停(shutdown)的风险,所以我们的服务器会布在不同的国家。廖洋阳:做EOS节点的风险,主要在于成本和收益的问题,想成为主节点,需要前期投入整个团队和硬件,进行从社群获取支持的长期运营活动,而其物质上的收益其实未必能达到目前为大家认为那样。一方面是收益还是来自于eos本身价格的上涨;另一方面是收入比例已经降低了80%。所以,如果仅仅从收益角度考虑去进行节点竞选,是有一定的商业模式的风险的。另一点,是政策风险。网友Yuanyyy:EOS节点竞选以后迟早会出现BTC分叉的老路。但是,比特币永远是比特币,EOS经历分叉后会怎么样,谁也不知道。大家手里都有一些EOS,都在等着它大涨,那么后续的资金从哪来?应该是那些要布局在eos上面的Dapp们了,但是等eos代币价格上涨了,研发费用就上升了。这就延伸了另一个问题。难道EOS真的没有对手了吗?这艘大船承载了太多人的发财梦想。很多人关注它不是关注它的价值,而是价格。网友seedfall:垄断联盟应该是EOS未来治理的最大风险,一旦垄断联盟形成,节点便相对固定下来,这对EOS生态无疑是巨大伤害。结合国人拉帮结派和破坏规则的天性,中国的节点无疑是最大的风险,以李笑来为首的大佬肯定会谋求控制权。而这次EOS节点的竞选,给圈子里带来的不仅仅是这种名利上的东西,更是对区块链去中心化的一次特殊尝试。虽然这种建立21个超级节点的方式,违背了区块链去中心化的理念,但正是这种伪中心化的做法,真正意义的降低了这个圈子的准入门槛,赋予了所有持有EOS的人,投票和表达自己的权利。正是EOS的共识算法DPOS,让我们这些普罗大众第一次有机会参与到世界级的区块链活动之中。通往成功的路从来都不止一条,也许现在的EOS正在向我们展现另一种可能吧。
AgatheMillard 2018-05-15 21:03  EOS  薛蛮子  宝二爷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