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发行数字货币背后:有利于实施负利率政策提振经济? 定数字货币可以让央行的货币政策更好地在“负利率”下运行。这里,“负利率”是指在一定的经济期内,存款利率(通常为一年期定期存款利率)小于同期CPI的上涨幅度,这时居民的银行存款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缩水”,购买力将逐渐降低。实施负利率政策的目的在于提高银行囤积现金的成本,变相鼓励消费和借贷,引导资金重新流进市场,带动经济发展为经济稳定增长奠定基础。目前,欧元区和日本等国家已开始实施负利率政策。欧洲央行2014年6月引入了负利率政策,将存款利率降低到-0.1%,希望刺激经济增长。日本央行于2016年1月开始执行负利率政策,对金融机构存放在央行的过剩储备征收0.1%的利息。从2018年1月至2019年8月,中国央行虽然没有实施负利率政策,但始终处于负利率区间(按一年期定期存款利率1.50%计)。图:2018年1月至2019年8月中国“负利率”走势现实情况是,在一些国家,负利率政策不但没有起到鼓励人们增加支出的效果,反而迫使人们将现金囤积在银行以外的其它地方。日本自引入负利率后,民众选择将现金存放在家中,导致保险箱的销量大增。可见,现金在某种程度上会对“负利率”的使用造成障碍,影响对经济和消费的刺激作用,因此,一些央行已经提议废除实物现金而考虑用数字货币取而代之。早在2017年的博鳌亚洲论坛上,时任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就表示,在经济处于通缩时,央行会动用货币政策工具箱中的负利率政策,但现实中负利率政策往往效果有限,这是因为相负利率”下运行。这里,“负利率”是指在一定的经济期内,存款利率(通常为一年期定期存款利率)小于同期CPI的上涨幅度,这时居民的银行存款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缩水”,购买力将逐渐降低。实施负利率政策的目的在于提高银行囤积现金的成本,变相鼓励消费和借贷,引导资金重新流进市场,带动经济发展为经济稳定增长奠定基础。目前,欧元区和日本等国家已开始实施负利率政策。欧洲央行2014年6月引入了负利率政策,将存款利率降低到-0.1%,希望刺激经济增长。日本央行于2016年1月开始执行负利率政策,对金融机构存放在央行的过剩储备征收0.1%的利息。从2018年1月至2019年8月,中国央行虽然没有实施负利率政策,但始终处于负利率区间(按一年期定期存款利率1.50%计)。图:2018年1月至2019年8月中国“负利率”走势现实情况是,在一些国家,负利率政策不但没有起到鼓励人们增加支出的效果,反而迫使人们将现金囤积在银行以外的其它地方。日本自引入负利率后,民众选择将现金存放在家中,导致保险箱的销量大增。可见,现金在某种程度上会对“负利率”的使用造成障碍,影响对经济和消费的刺激作用,因此,一些央行已经提议废除实物现金而考虑用数字货币取而代之。早在2017年的博鳌亚洲论坛上,时任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就表示,在经济处于通缩时,央行会动用货币政策工具箱中的负利率政策,但现实中负利率政策往往效果有限,这是因为相较存银行,人们会选择持有现金。如果发行了数字货币,使得流通中现金的数量大幅减少,人们的钱都在账户中。在这样的条件下,负利率就可以在刺激经济和消费方面发挥更大的作用。假设国家经济增速放缓并有进入衰退期的迹象,央行就会通过降低基准利率的货币政策来刺激经济增长。但是当基准利率降至接近零时,这样的货币政策将遇到“零利率下限”的约束。“零利率下限”是指央行的短期名义利率接近零的状态,当央行的名义利率触及“零利率下限”时,就容易落入“流动性陷阱”。在凯恩斯主义经济学中,流动性陷阱会导致货币政策失效,无论是降低利率还是增加货币供应量均无法起到刺激经济的作用。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所长孙国峰等人撰文指出,从长期看,“考虑到金融危机并非一生一次(onceinalifetime),当未来全球再次遭遇通缩型衰退时,突破存款利率零下限的负利率政策可能成为重要的应对手
零壹财经 2019-10-10 16:11  数字货币  负利率
肖磊:全球走向金融货币战不可避免 诸多资产面临颠覆性重构 加德被提名为下一任欧洲央行行长;德国发行负利率国债;欧洲央行宣布调降存款准备金率至负值,重启资产购买计划(QE)等。在应对互联网巨头方面,法国开征数字税,无惧美国301调查,以及特朗普的警告,刚刚法国重罚谷歌10亿欧元;欧盟对亚马逊启动反垄断调查;继续对苹果展开第三轮隐私调查等。尤其是最近两天,德法两国财政部长高调发言,一致认为应阻止Facebook推出Libra,直接建议在欧洲禁止,以免挑战欧元地位,但同时法国财政部长认为欧盟应该拥有公共数字货币,也就是自己的数字货币。其实关于libra,目前在美国都还没有通过,德法为何这会如此高调表明态度,其实意思不言而喻,这是对Facebook的一个态度。德法对美国的强硬,其实更深远的来看,是肩负起了领导欧盟的决心,也给欧盟其他国家展现明确的态度,从而给欧盟带来信心。美国做出的回应值得回味,白宫不可能同时跟中国、欧盟为经济和政治对手,当其舆论战和政治威慑不起作用之后,美国自然就会归回现实主义,我在上一篇讲了,主要战争派博尔顿被特朗普辞退。而就在“炒掉”博尔顿的第二天,白宫就发布消息,正在筹划特朗普和伊朗总统鲁哈尼会面,而这也是德法所希望的。当然,美国在应对欧洲方面,金融工具未来可能是首选,由于欧盟目前已经是一个大型经济体,欧元的使用已经辐射到欧盟大部分国家,货币所打通的经济链接,一定程度上来说是不可逆的,如果货币层面不出问题,要想让这个主体解体,可能性还是比较小的。英国之所以能有勇气和底气脱欧,一定程度上跟当年拒绝加入欧元区有关。从历史上大国博弈的路径来看,无论是什么样的大国对抗,不管是战争还是和平时期,都是在拼一种非常重要的能力,那就是政府的融资能力,这将是未来欧洲跟美国,乃至全球诸多国家之间的一个长期的竞争格局,这种模式在于,不是胜者为王,是剩者为王。也就是说,全球已经进入到了金融拉锯战。就在欧洲央行进入负利率之际,特朗普在社交媒体做出了近乎歇斯底里的怒吼,认为美联储在欧洲央行降息的背景下,还在等待,人家借钱能得到报酬,而我们却要支付利息。据路透社消息,美国总统特朗普就美国政府债务成本仍不断上涨的问题提出另一种解决方案,他要求美联储的“笨蛋们”(boneheads)将利率降低到零以下,以减少利息支付。而后,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说,如果存在“适当的需求”,美国将考虑发行50年期甚至100年期的国债,以降低目前规模超过22万亿美元的政府债务存在的风险,并让债务利率控制在较低水平。姆努钦预测称,欧洲央行最新推出的宽松政策可能会促使更多全球资本流入美国国债,这将推高美国国债价格,压低国债收益率,从而进一步提振发行超长期国债以锁定低借贷成本的信心。还记得美国独立战争刚刚结束的时候吧,当时美国欠下巨额债务,要知道当时的美国就是一个大农村,给欧洲种粮食的,国家信用面临崩溃,整个国家应该走向何方,没有人知道。因此在那个时候的美国,更主要的是路线之争,杰斐逊提出以农业建国,汉密尔顿则要把美国发展成为一个像英国一样的工业国,这种路线的争论,变成了如今民主党和共和党的起源。杰斐逊虽然才华横溢,但大部分是以口号为主,真正解决美国当时困难的,还是汉密尔顿一通令人眼花缭乱的操作。先是发新版货币,取代旧的流通货币,然后发行新的国债,而新的国债只能用新的货币购买,然后用新债融来的钱再去还旧债,这样一来,虽然发行了大量的新币,但由于新债只能用新币来买,所以保证了新币的收回机制,不会发生恶性通货膨胀。这一通操作下来,美国既没有在旧债上面违约,同时政府又用发行新债的方式融到了一大笔资金,关键是新债都是长期债,不用着急还,这给美国国家主导启动工业化之路奠定了诸多基础。后来才有了南北战争当中,北方工业力量最终征服南方由欧洲帝国支持的农业力量,进一步巩固了美国发展成为一个超级工业大国的战略方向。美国目前面临的巨额债务如何解决,也将是一个历史性的,决定未来美国命运和世界新格局的问题。很大的可能是,美国依然会用最原始的,汉密尔顿的办法来解决,发行更长时间的国债,比如历史性的发行50年、100年期限的国债,然后把短期国债都还了,留下50年、100年国债,政府压力会迅速变小。但钱从哪儿来?当年汉密尔顿发行新债的时候,是去用美国的广袤土地,铁路、矿山等作为背书,吸引欧洲人来买。这次姆努钦说,欧洲央行最新推出的宽松政策可能会促使更多全球资本流入美国国负利率国债;欧洲央行宣布调降存款准备金率至负值,重启资产购买计划(QE)等。在应对互联网巨头方面,法国开征数字税,无惧美国301调查,以及特朗普的警告,刚刚法国重罚谷歌10亿欧元;欧盟对亚马逊启动反垄断调查;继续对苹果展开第三轮隐私调查等。尤其是最近两天,德法两国财政部长高调发言,一致认为应阻止Facebook推出Libra,直接建议在欧洲禁止,以免挑战欧元地位,但同时法国财政部长认为欧盟应该拥有公共数字货币,也就是自己的数字货币。其实关于libra,目前在美国都还没有通过,德法为何这会如此高调表明态度,其实意思不言而喻,这是对Facebook的一个态度。德法对美国的强硬,其实更深远的来看,是肩负起了领导欧盟的决心,也给欧盟其他国家展现明确的态度,从而给欧盟带来信心。美国做出的回应值得回味,白宫不可能同时跟中国、欧盟为经济和政治对手,当其舆论战和政治威慑不起作用之后,美国自然就会归回现实主义,我在上一篇讲了,主
肖磊 2019-09-15 14:06  区块链  负利率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