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区块链电子发票的成长之路 技术的最常见应用。大量的公司在全球进行“ICO”形式的募资,许多币圈人物获得了大量的财富,在这个行业中声名鹊起。腾讯在这个时候借助新技术去优化现有的生态,解决现实需求。后续腾讯对区块链研发的目标很明确:要解决场景问题,为合作伙伴提供区块链基础设施与行业解决方案。腾讯区块链所在团队为腾讯金融科技。腾讯金融科技定位于腾讯新业务孵化和专业支撑的平台,曾经孵化了微信、腾讯乘车码、朋友圈社交广告等一批新兴业务。在此之后,腾讯区块链正式进入了快车道。2017年4月,腾讯区块链发布《腾讯区块链方案白皮书》,之后相关场景应用逐步落地。2017年5月,腾讯区块链落地公益场景,推出“公益寻人链”,连接腾讯内部多个寻人平台,打破信息壁垒,提高寻人效率。腾讯区块链不发币,因为觉得是一个有风险的事情。20ICO”形式的募资,许多币圈人物获得了大量的财富,在这个行业中声名鹊起。腾讯在这个时候借助新技术去优化现有的生态,解决现实需求。后续腾讯对区块链研发的目标很明确:要解决场景问题,为合作伙伴提供区块链基础设施与行业解决方案。腾讯区块链所在团队为腾讯金融科技。腾讯金融科技定位于腾讯新业务孵化和专业支撑的平台,曾经孵化了微信、腾讯乘车码、朋友圈社交广告等一批新兴业务。在此之后,腾讯区块链正式进入了快车道。2017年4月,腾讯区块链发布《腾讯区块链方案白皮书》,之后相关场景应用逐步落地。2017年5月,腾讯区块链落地公益场景,推出“公益寻人链”,连接腾讯内部多个寻人平台,打破信息壁垒,提高寻人效率。腾讯区块链不发币,因为觉得是一个有风险的事情。2018年3月,腾讯区块链正在探索电子票据等场景。“场景”,成了腾讯区块链出现频率最高的词之一。在此之前,发票问题已经困扰着各方多年。商家如果要为用户开具发票,需要领购税控器具、申请票种核定、确定票量及开票面额等,涉及人力、费用、时间等多项成本。对用户而言,遇上商家开不出发票需要等待或者再次折返开票的情况,也不少见。报销端也有诸多不便的地方。比如许多消费者在报销的时候,需要花费大量的纸张贴发票,另外也需要大量的劳动力进行人工审核。因此,从应用端来看,区块链技术解决了传统发票长久存在的虚开虚报等诸多问题,打通了开票企业、税务局、报销企业、用户多个节点,让“资金流、发票流”二流合一。同时基于区块链多点共识不可篡改的技术实现全流程可监控、可校验,降低开票成本、提升票据流转效率。区块链电子发票本质上是一个以“税务局”为核心的联盟链,以国家税务局为核心主导,具备区块链分布式、去中心化、可追溯的特点,也因此具备开放特性。而与市面上已有的电子发票相比,除了具备区块链的上述特性外,区块链电子发票可以直通税务局数据底层,掌握更权威的数据。区块链发票看起来跟腾讯此前擅长的产品截然不同,但对于正在进行产业互联网转型的腾讯来说,这却是关键一战。2018年8月10日,深圳国贸旋转餐厅开出了全国首张区块链电子发票。11月,深圳区块链电子发票正式落地全球零售企业沃尔玛。12月,微信支付商户平台正式上线区块链电子发票功能。2019年3月18日,同样是腾讯旗下产品,腾讯乘车码深圳上线了区块链电子发票功能,后者是“支付+出行+区块链”的组合。5月30日,深圳市出租车正式接入区块链电子发票功能。8月,腾讯推出“发票夹”应用,基于企业微信平台,实现电子发票电子化、移动化报销。腾讯区块链作为区块链电子发票的底层技术提供方,为用户提供开具区块链电子发票的通用入口。结账后即可通过手机微信自助申请开票,一键报销,发票状态信息同步至企业和税务局,进而达到“交易即开票,开票即报销”。许多人都对区块
大林博士 2019-08-20 15:47  ICO  腾讯区块链  区块链电子发票
STO先行者、美“区块链概念股”Overstock辉煌难续 市的大背景下,Overstock积极拥抱ICO。2017年10月,其CEOPatrickByrne在公开场合宣布Overstock旗下的控股子公司tZERO,将发行5亿枚名称为“tZERO”的代币,预计为公司募集超过5亿美元资金;除发行代币外,Byrne更是数次表示预备将Overstock的零售业务出售,全力发展区块链业务,并为此制定了时间表。因此2017年Q4,Overstock市价急剧上涨,最高达到82.10美元,季度内涨幅逾200%。除了在美股市场上表现亮眼之外,原有业务发展艰难的Overstock还获得了传统资本的青睐。2018年1月,Overstock在一份美国证券交易所委员会(SEC)备案文件中指出,一位权证持有者刚刚购买了该公司价值一亿美元的股票。后多方消息显示,这位权证持有者为索罗斯。同月,Overstock股价达到了其上市以来的最高价——89.80美元,Overstock甚至一度成为传统巨头入局区块链行业的代表。高光过后颓势渐显高光过后,如无实际成果支撑,则必显颓势。2018年,Overstock入局区块链业务已近四年,但是一直都是雷声大雨点小的状态,通过消息面刺激二级市场股价这一策略逐渐开始失效。而ICO模式也开始在各国受到越来越严厉的监管。随着ICO红利的逐渐消失,Overstock也逐渐开始结束他的区块链狂欢。2018年2月,Overstock开始一路下跌。尽管有分析师认为,Overstock的出现可以为传统资本提供入局比特币的桥梁,但是这一观点不仅未在资本市场里得到认可,甚至也未起到鼓舞二级市场的作用。期间,Overstock将拥抱ICO的策略转变为以STO进行融资,相较于野蛮生长的ICO而言,STO向监管靠拢,更为符合监管要求。2018年10月前后,STO迎来风口,在已持续半年多的熊市里,STO为诸多投资者带来希望。而Overstock则为自己树立起了一副“STO先行者”的姿态。2018年10月12日,Overstock宣布首批基于以太坊发行的STO之一——tZero,已于10月12日完成证券代币发行(STO)。此后,Overstock开始频繁的放出相关消息。2019年1月3日,Overstock宣布从今年2月起,将使用比特币支付商业活动税,该支付方式将通过OhioCrypto.com完成;2019年1月8日,有消息称Overstock旗下的区块链公司tZERO已为“加密集成平台”申请专利;2019年1月底,身为STO交易平台的tZero正式上线;2019年3月12日,Overstock旗下的区块链子公司MediciVentures宣布,已收购区块链银行平台Bankorus5.1%的股份;2019年1月至2019年2月,OICO。2017年10月,其CEOPatrickByrne在公开场合宣布Overstock旗下的控股子公司tZERO,将发行5亿枚名称为“tZERO”的代币,预计为公司募集超过5亿美元资金;除发行代币外,Byrne更是数次表示预备将Overstock的零售业务出售,全力发展区块链业务,并为此制定了时间表。因此2017年Q4,Overstock市价急剧上涨,最高达到82.10美元,季度内涨幅逾200%。除了在美股市场上表现亮眼之外,原有业务发展艰难的Overstock还获得了传统资本的青睐。2018年1月,Overstock在一份美国证券交易所委员会(SEC)备案文件中指出,一位权证持有者刚刚购买了该公司价值一亿美元的股票。后多方消息显示,这位权证持有者为索罗斯。同月,Overstock股价达到了其上市以来的最高价——89.80美元,Overstock甚至一度成为传统巨头入局区块链行业的代表。高光过后颓势渐显高光过后,如无实际成果支撑,则必显颓势。2018年,Overstock入局区块链业务已近四年,但是一直都是雷声大雨点小的状态,通过消息面刺激二级市场股价这一策略逐渐开始失效。而ICO模式也开始在各国受到越来越严厉的监管。随着ICO红利的逐渐消失,Overstock也逐渐开始结束他的区块链狂欢。2018年2月,Overstock开始一路下跌。尽管有分析师认为,Overstock的出现可以为传统资本提供入局比特币的桥梁,但是这一观点不仅未在资本市场里得到认可,甚至也未起到鼓舞二级市场的作用。期间,Overstock将拥抱ICO的策略转变为以STO进行融资,相较于野蛮生长的ICO而言,STO向监管靠拢,更为符合监管要求。2018年10月前后,STO迎来风口,在已持续半年多的熊市里,STO为诸多投资者带来希望。而Overstock则为自己树立起了一副“STO先行者”的姿态。2018年10月12日,Overstock宣布首批基于以太坊发行的STO之一——tZero,已于10月12日完成证券代币发行(STO)。此后,Overstock开始频繁的放出相关消息。2019年1月3日,Overstock宣布从今年2月起,将使用比特币支付商业活动税,该支付方式将通过OhioCrypto.com完成;2019年1月8日,有消息称Overstock旗下的区块链公司tZERO已为“加密集成平台”申请专利;2019年1月底,身为STO交易平台的tZero正式上线;2019年3月12日,Overstock旗下的区块链子公司MediciVentures宣布,已收购区块链银行平台Bankorus5.1%的股份;2019年1月至2019年2月,Overstock的二级市场曾出现过短暂回暖,但是基于STO前景不甚明朗这一现状,Overstock并未依靠这一举措收付其在二级市场上的“失地”。至今年5月,Overstock市价一度达到历史最低点8.96美元,较最高点跌去90%。tZero前景几何?8月9日,美国电商巨头Overstock公布了其2019年第二季度财务报告,报告显示,在整个Q2季度,Overstock的总和收入约为3.74亿美元,税前亏损2800万美元,其零售业调整后的税息折旧及摊销前利润为160万美元。经财经网·链上财经查询,Q2财报发布当日Overstock市价上涨18.32%,至8月12日,最高涨至26.46美元每股,但随即开始回落,现报20.58美元每股,较周一的最高价下跌已逾22%,而这一价格较其上市以来的最高点已跌去77%。基于财报数据,Overstock将其Q2的零售业绩以及区块链业绩形容为“强劲业绩”,并表示其所推出的tZero为行业内杀手级应用,有利于将区块链产品引入现实世界。不可否认,tZero确实是属于STO领域中的头部产品,但是综合全行业而言,tZERO的实际价值还有待商榷。实际上,纵观Overstock的Q2财报链上财经得知,无论是零售业务还是区块链业务,其在Q2交出的成绩单实在不容乐观,最为明显的则是Overstock的季度营收和每股收益依旧低于预期。虽说毛利率上升了0.8%,但其上升的主要原因在于成本的降低以及销售和营销活动的减少,在2019年Q2,Overstock的销售和营销费用减少了63%。但是销售和营销活动的大幅减少却带来了总净收入的减少,在其关键指标中,Q2季度总净收入同比下降23%,季度毛利润同比减少19%。而与现今风头大盛诸多区块链概念股不同的是,
链上财经 2019-08-16 10:44  BTC  ETH  比特币  以太坊  ICO
币圈操盘手自白:我想做个好人 ?现在跟原来不一样了,没有那么多几十倍的ICO给你投了,没有那么好做的期货给你做了,你想想你除了这个圈子之外,干啥能这么轻松地赚钱?”说实话金钱对我洗脑不大,主要就是帮朋友。不过也有那种被金钱洗脑得很厉害的人。前段时间我去一个城市开发市场,一个男的,很年轻27岁,天天抱着幻想,不跟外界去接触,社会新闻啥都不知道,好像生活在十年前的一个原始人。他天天想着拉下线,拉完亲戚朋友之后,在各种社交平台会以找女朋友的名义,去骗那些小妹妹,很傻逼一人,还真有小妹妹来了。他那个项目是怎么回事?3万入会费买个账号,拉满多少人,给你300万。你一看,先交钱、拉人头、拿钱,这就是传销盘子。他还死不承认,觉得是在搞大事。我都很直白,超过三级就叫传销,只有一级叫推广。他还不信。我们不觉得传销是名词,而是个动词,大概就是传播。对我们来说,做个币圈传销项目,说白了创始人背景都是AI生成的,我们出去推广都是用的假身份证、假名跟假电话号码,都在网上买的。其实资金盘届有一个“盘界傻逼共识”:排除项目方老板卷款跑路的因素,不管什么类型的项目能维系的时间差不多就是3、6、9(月),这个周期,就像K线压力位和支撑位一样,每到一个关键的时间节点,如果新进资金没法突破压力位,那面临这个项目的基本上就是死亡。能做到6个月、9个月已经很不错了,我见过很多项目都是一两个月倒闭,甚至还听过3天崩盘的项目。到了崩盘的时候,要么跑路,要么给大户补贴点钱,控制成本,散户自生自灭。我们做得很小很低调,你知道做得太大不是什么好事。但流动资金也有几个亿,注入金量也过亿了,我大概算了一下参与项目的人中20%的人能回本,20%中的20%的人能赚钱。我们的项目背书不是特别强,在加上不想太高调,所以选择从二三线城市开始做,走农村包围城市的路线。一般做项目如果真的热度很高,项目方很活跃,敢出来站台,像Plustoken这种,完全可以从一线城市向下去渗透。你看最近有一个火很快的交易所。其实很多传销币,如果大家知道这个项目有背书,即使没什么模式,就敢第一时间梭哈。其实币圈盘说的区块链大部分都是伪概念,虽然说的是区块链,但都是积分跟数字。币圈盘跟传销项目一样,说到底其实就是模式设计好、再吹牛逼,吹牛逼无非就是包装,最后再去ICO给你投了,没有那么好做的期货给你做了,你想想你除了这个圈子之外,干啥能这么轻松地赚钱?”说实话金钱对我洗脑不大,主要就是帮朋友。不过也有那种被金钱洗脑得很厉害的人。前段时间我去一个城市开发市场,一个男的,很年轻27岁,天天抱着幻想,不跟外界去接触,社会新闻啥都不知道,好像生活在十年前的一个原始人。他天天想着拉下线,拉完亲戚朋友之后,在各种社交平台会以找女朋友的名义,去骗那些小妹妹,很傻逼一人,还真有小妹妹来了。他那个项目是怎么回事?3万入会费买个账号,拉满多少人,给你300万。你一看,先交钱、拉人头、拿钱,这就是传销盘子。他还死不承认,觉得是在搞大事。我都很直白,超过三级就叫传销,只有一级叫推广。他还不信。我们不觉得传销是名词,而是个动词,大概就是传播。对我们来说,做个币圈传销项目,说白了创始人背景都是AI生成的,我们出去推广都是用的假身份证、假名跟假电话号码,都在网上买的。其实资金盘届有一个“盘界傻逼共识”:排除项目方老板卷款跑路的因素,不管什么类型的项目能维系的时间差不多就是3、6、9(月),这个周期,就像K线压力位和支撑位一样,每到一个关键的时间节点,如果新进资金没法突破压力位,那面临这个项目的基本上就是死亡。能做到6个月、9个月已经很不错了,我见过很多项目都是一两个月倒闭,甚至还听过3天崩盘的项目。到了崩盘的时候,要么跑路,要么给大户补贴点钱,控制成本,散户自生自灭。我们做得很小很低调,你知道做得太大不是什么好事。但流动资金也有几个亿,注入金量也过亿了,我大概算了一下参与项目的人中20%的人能回本,20%中的20%的人能赚钱。我们的项目背书不是特别强,在加上不想太高调,所以选择从二三线城市开始做,走农村包围城市的路线。一般做项目如果真的热度很高,项目方很活跃,敢出来站台,像Plustoken这种,完全可以从一线城市向下去渗透。你看最近有一个火很快的交易所。其实很多传销币,如果大家知道这个项目有背书,即使没什么模式,就敢第一时间梭哈。其实币圈盘说的区块链大部分都是伪概念,虽然说的是区块链,但都是积分跟数字。币圈盘跟传销项目一样,说到底其实就是模式设计好、再吹牛逼,吹牛逼无非就是包装,最后再去洗脑拉人头。“Plustoken的老板绝对是个天才”做盘子其实很难,做成功一个盘子更难,我觉得比币圈通证模型还要难。币圈通证无非是总量多少、解锁周期、回购销毁,但盘子要保持稳定的流动性,进出钱的速度太快太慢都是致命的。设计人的智商决定了一个模式能否走得长远、并且没有问题,能让大家持续玩下去。盘圈模式当然也可以抄。但是和币圈一样,如果一个热点炒作久了就没有意思了。你看传销历史,每段时间流行的东西都不一样,包括互助类、社交电商类、太阳线、双轨、三轨。有一段时间互助特别流行,但是都纷纷倒闭了,就会导致下一段时间大家都不想玩这类项目,就像最近钱包类的项目:Plus崩盘、波点崩盘,那这个时候起一个钱包类的项目肯定没人跟你玩。为什么我说这些项目的设计规则比币圈复杂,是因为我要保证卷进去的人难抽身。首先参与盘子的人都是什么心理呢?肯定不是抱着回本的想法,他们贪心、想要赚别人的钱。你想赚钱,就得拉人头赚佣金。因为入金之后你只能获得一部分的“静态收益”,就是利息、最低收益。如果你想获得更多的“动态收益”就需要推广下线拉人头。但是当你的下线也在不断推广下线的时候,你想吃到下下线的钱,你就需要升到比你下线更高的级别。升级有什么好处?你可以吃下一级下线的收益,意思是你的收益变相提高了。你不升级也不行,不升级收益小回不了本,所以强行逼你升级,市场越来越大。或者还有一种,会要求你的网体下每条线达到它要求的入金量,这样你才会升级,所以就要求不仅要你自己会做市场,还要求你帮助你的下线去做市场。所以玩到后边的玩家很多都是骑虎难下,想要收获的更多就要付出的更多。打个比方,刚进来的中小型的客户,他们的赚钱速度其实也是挺快的,比方说你进来一百美金,有可能你一周回十几美金。但是当你推广的人越多,推广费是多了,但是你就越来越不得不往上升,它的静态收益赚钱的速度就慢了。其实我们更喜欢这种钱又多赚钱速度又慢的人,你发展下线也不能无限地发展起来。还有一种人,比较有钱,不想做市场,他们就可以自己做自己的下线,这样也可以利益最大化,但这个资金门槛也许要求是100万。总之,这个东西很公平,如果你想赚钱的话,你就一定要投入:要不有钱,要不拉人头,并不是大家天天传的那些「月入百万、不努力躺赚」,小成本的话也不能撬起大的收益,在哪个行业都要动脑子。基本上,第一批进去的人都能赚,当然这也不是绝对的,不是第一批进来的话也有赚钱的机会,Plustoken做了一年这么久,中间进来的也会赚,但是风险更大一点。然后我们也不能没有限制地、毫无计划地让人进来。因为它始终是一个后边人填补前面人窟窿的一个游戏。如果说他从第一月进来了1万人,然后下一周进来了2000个人,前期热火朝天后期后劲不足,这个项目马上就崩盘。但这也是做项目的难点,第一批都赚钱但不能一次性放太多名额进来,但是“领导人”都希望第一批都涌进来,很难去权衡。所以说一个项目能做大,我觉得做这个项目的老板绝对是个天才。Plus的老板绝对是个天才,中间涉及到经济学,还有心理学、人类行为学。另外,我觉得盘子如果发了币、上交易所了会延迟崩盘。对币圈传销盘来说,上交易所可以消化泡沫,怎么理解?在上交易所之前,每一天每一周都要往外边去拨钱,这个钱是美元、BTC、USDT,下面人拿到的也是实打实的真金白银。但是上完交易所之后,用户的整个操作流程及变了,需要去交易所买这个代币,充到App里,你获得的利润也是代币,然后再去交易所把代币卖掉获得人民币。但是代币的价格有涨有跌,而操盘手法有很多种,纯粹消化泡沫直接砸盘,有良心一点的老板再拉几波。如果项目方想做长线,那就可以加点新模式,币价涨起来其实是个良性循环。但是,不管你操盘多完美,或早或晚都要面临那个谁都不愿意提起的那一天。“做传销最注重就是装逼”传销盘都有很多幌子。像之前有个做的特别牛逼的项目——善心会。你听名字就是做慈善的,全国每个城市几乎都有它的下线,资金量特别大,老板也特别有钱,洗脑技术一流,就像你在电视上看到的“加油加油加油”。前段时间搞了个实体币,所有人拿着银行卡去pos机排队买币。创始人被抓的时候,下边的会员就像《我不是药神》里的人一样,你不要抓他,他是个好人。前段时间我去B城,那边在做的项目是叫1040阳光工程,其实最开始是在广西,现在来B城了。对,这玩意在去年就被国家打击了,现在依然有人在做这个项目。他们还是打着西部大开发的旗号,吸引人去考察,然后再让你交费入坑。B城确实是个西部城市,我以为会很破,但楼挺新的,跟香港一样,特别高,很时髦,但就是没人,跟鬼城一样。过来考察的人一看是西部大开发,这儿盖得这么牛逼,交钱吧。传销人还说的可神秘了,哎我们这不准发朋友圈啊。而且他们有组织有纪律,总共也没几个小区,每个小区都分布着他们的导师和讲师,一天四节课。上午下午各两节,每节课都有一个导师,等于一天有四个导师,总共有7天,也就是说至少他们的导师有60个。虽然我觉得导师也都是上钩的,没有办法,把自己逼成导师了轮番给你洗脑。第一天第二天他对你比较客气,第三天第四天就开始试探你交不交钱,如果还不上钩,后面就来硬的了,也不打你,就吓唬你。一般上钩的都是智商不太高,年纪都不小,三四十岁、背井离乡一下子就交钱了,而且讲课是一对一,一个人势单力薄,脑子一热就交了,他们会玩心理。我是不可能交的,交个屁啊交,洗我有点难。我是主要在C城推广,那边就是个传销窝点,一条街的写字楼里边60%都是做传销的。传销的办公室可比这种普通办公室的装修要豪华得多,大家就在那讲课聊天喝茶,一方面有钱,做传销最注重就是装逼,面子工程。你带什么表、你开什么车,就足够影响你今天能开发多少客户。我只要一出差,我就带劳力士。劳力士是假的,2000块钱买的。你针对不同的人群,你装逼的方式是不一样的。比较高端的人群可以戴个表,他们懂这是啥东西,比较低端的人,你就戴个百达翡丽,他们不懂。传销窝就像是一个俱乐部,各种传销都做。大家在里边讨论一些项目的东西,分析一下,要是可以搞大家一块来搞,偶尔还会开一开会,把这些客户全部过来喝茶,边喝茶边聊天,边跟你讲项目,甚至如果想把你给搞定,我可能会带着你吃喝嫖赌。什么城市好推广?举个例子,D城原来经济应该很发达,做制造业出名的,现在自从制造业不景气,经济落后很多。这个时候这个地方很好开发,因为他们原来有过钱,突然经济又不行了,他们还保持这种高消费的姿态,还想翻一翻身,这个时候你就给他们带来了希望。“领导人”得喂肥做项目到最后还是做人脉,不管你是什么模式还是什么包装。比如我去一个城市,得先有认识的人,要不然这个地方站不稳脚,只要你在这个地方站稳脚,那就可以通过他甚至他下边的客户、朋友、朋友的朋友介绍,跟他去讲这个项目是怎么运转,这个项目未来的规划等等。如果感兴趣,就玩,不感兴趣的话,第二天再来找他。也不容易,但我永远不会去放弃认识一个新客户的机会,能开发就开发,开发不了无所谓,我们上一次是生人,这次就是熟人。我跟那些“领导人”讲话,不能像跟散户去讲课一样,散户都是什么人?一般都是社会最底层的人、透支信用卡的人、黑户,还有天天啥也不干、好吃懒做的那些人。但是市场“领导人”都是老油条,特别油特别滑的那种人。不能把它们当成傻逼,但是他们也是凡人,也不嫌钱多,如果你能让他相信你可以很安全的把钱赚到,另外还有退路的话就ok了。跟他们聊更像是去打太极,你推我我推你这样来回打个200个回合,但是你跟散户讲话,那是打咏春一拳给你干倒,没必要在散户身上浪费太多时间。一拳打倒了就倒,打不倒我再换一个。那些“领导人”不一定是投入资金最多的用户,但这些人有的甚至比项目方赚得还多。为啥让这些人养肥?因为这种人就是爸爸,以后做项目他们也是潜在客户。而且这些人为什么能成为“领导人”?就是他们有一定的组织领导能力,如果你不把它们给喂饱了,他带着下边人一块去搞事,就容易出问题。如果说把他喂饱,他甚至有可能会去帮助你去平事。我的客户刚开始是我给他洗脑,后来不用我,他们自己给自己洗脑。之前我说每一个项目都会有一些经济规律,比如369,所以他们一旦投完钱进来之后,他们也会帮助你去把这个项目做得越长越好,一方面他们能多挣点钱,另
多肉 2019-07-30 12:03  BTC  USDT  ICO  区块链  代币  TOKEN
冰山一角:通过迅雷看国内上市公司如何发币 怎样的赚钱门路?规避监管出奇招,借壳发行ICO早在2011年9月,迅雷就推出迅雷积分商城,迅雷积分作为平台指定消费的唯一“货币”。在ICO登陆中国市场以后,这是一个将积分可以直接变现的途径,迅雷适时推出玩客云,挖矿得收益。但为了规避监管,迅雷曾对外多次声明,玩客云的代币“链克”,绝不上交易所,但市场是一只看不见的手,其可以在QQ群等场外交易,据某玩家介绍,交易方式是“群主担保,买家把钱打给群主,卖家给买家转币,买家确定币到了之后,群主再把钱给卖家,群主从中收取担保费,通常是1%的比例”。国内是坚决禁止代币发行,政策是愈来愈严。迅雷在赚钱的同时也不忘“铺路”。先是在2018年7月6日举办全球区块链应用大赛,并公布了其全球TOP十强团队名单(Designer、明镜台、BOOSTO、认证链、绿洲小分队、爱医队-诊疗助手、爱的小分队、绿松石溯源链联盟队、创意跑步);与新大陆集团早于2018年9月达成战略合作,在2019年5月6日,将链克、链克口袋、链克商城等链克业务售让给北京链享云科技有限公司。根据迅雷的介绍,玩客币也使用了区块链技术,它可以通过玩客云智能硬件分享网络带宽、存储空间等资源来进行“挖矿”。不过,和比特币之类的数字货币不同的是,玩客币并没有开源,也没有完全公开算法,用户需购买玩客云硬件,才能挖玩客币,不能自行组矿机。对于用户而言,玩客云的赚钱之道深受喜爱,外加身着区块链技术的新兴技术之光,玩客币将自己包装成为投资市场上的赚钱机会,吸引着用户投身其中,可其本身并未涉及区块链技术,所谓的赚钱玩法也不过是一颗随时都可能爆炸的惊雷。随后迅雷内讧,迅雷大数据/迅雷金融表示,迅雷CEO陈磊开展的玩客币业务并未使用区块链技术,违反了7部委的相关文件,属于变相ICO,是非法集资的骗局。根据非小号6月4日显示,玩客币从最高的9元已跌至现价0.6元。山雨欲来风满楼,当监管风浪来临之际,迅雷一边发布公告称“坚决拥护国家打击ICO”,市面上的山寨币都受到了ICO早在2011年9月,迅雷就推出迅雷积分商城,迅雷积分作为平台指定消费的唯一“货币”。在ICO登陆中国市场以后,这是一个将积分可以直接变现的途径,迅雷适时推出玩客云,挖矿得收益。但为了规避监管,迅雷曾对外多次声明,玩客云的代币“链克”,绝不上交易所,但市场是一只看不见的手,其可以在QQ群等场外交易,据某玩家介绍,交易方式是“群主担保,买家把钱打给群主,卖家给买家转币,买家确定币到了之后,群主再把钱给卖家,群主从中收取担保费,通常是1%的比例”。国内是坚决禁止代币发行,政策是愈来愈严。迅雷在赚钱的同时也不忘“铺路”。先是在2018年7月6日举办全球区块链应用大赛,并公布了其全球TOP十强团队名单(Designer、明镜台、BOOSTO、认证链、绿洲小分队、爱医队-诊疗助手、爱的小分队、绿松石溯源链联盟队、创意跑步);与新大陆集团早于2018年9月达成战略合作,在2019年5月6日,将链克、链克口袋、链克商城等链克业务售让给北京链享云科技有限公司。根据迅雷的介绍,玩客币也使用了区块链技术,它可以通过玩客云智能硬件分享网络带宽、存储空间等资源来进行“挖矿”。不过,和比特币之类的数字货币不同的是,玩客币并没有开源,也没有完全公开算法,用户需购买玩客云硬件,才能挖玩客币,不能自行组矿机。对于用户而言,玩客云的赚钱之道深受喜爱,外加身着区块链技术的新兴技术之光,玩客币将自己包装成为投资市场上的赚钱机会,吸引着用户投身其中,可其本身并未涉及区块链技术,所谓的赚钱玩法也不过是一颗随时都可能爆炸的惊雷。随后迅雷内讧,迅雷大数据/迅雷金融表示,迅雷CEO陈磊开展的玩客币业务并未使用区块链技术,违反了7部委的相关文件,属于变相ICO,是非法集资的骗局。根据非小号6月4日显示,玩客币从最高的9元已跌至现价0.6元。山雨欲来风满楼,当监管风浪来临之际,迅雷一边发布公告称“坚决拥护国家打击ICO”,市面上的山寨币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一边隐藏“ICO”属性,花重金请苍井空代言玩客云,强调玩客云只是一款智能硬件,但其ICO之实早已无处遁藏。不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分化监管风险作为一家上市公司,面对各种监管,迅雷通过多方布局,妄图通过不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的策略分化监管风险。2018年9月15日,迅雷链克分叉币进行链克LK首次分叉,映射玩客现金WKH,蓝枫林平台首发(内容来源蓝枫林);2018年,由迅雷、联想、京东投资的谛听科技推出路由newifi3挖矿,所挖出的代币为“NEWG”,矿工简称“黄金”;2018年7月,号称“基因区块链”的HGBC发行了“健康积分”即“碱基”,并上线链克口袋。据迅雷官方消息,在HGBC上的所有服务,都由APP达尔文星球来承载。在APP达尔文星球中显示,有两个HGBC的产品【个人全基因组测序惠享版】和【全外显子组数据采集套件】,购买后都可进行挖矿并且可分享生态红利,而积分“碱基”也是支持QQ群等场外交易,和玩客云当初为了规避监管的玩法一模一样,其交易网址输入进去是上边提到的“蓝枫林”平台。值得一提的是,和迅雷有关的“代币”——鸡蛋(链克)、玩客现金(WKH)、碱基、黄金(NEWG),以及360共享云挖的云钻皆可在链克的官方社群中进行交易,价格不等。迅雷在监管之下依旧自顾自地部署着自己的“玩币”之路。同样的区块链玩法,惊现于迅雷链的另一合作方懒懒口袋。2019年1月14日,懒懒口袋上线迅雷链,据迅雷官方消息,懒懒生态依托迅雷链提供的区块链技术支持,帮助商家解决经营
杨小邪 2019-06-04 19:14  迅雷  ICO  上市公司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