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个比特大陆?嘉楠科技多位高管退出,知情人称管理层夺权内斗 和人工智能芯片的制造商,以便将来更好实现IPO。但刘向富对此并不认同。虽然刘向富的退出远没有比特大陆吴忌寒、詹克团的内斗那么吸引关注,但势必会给嘉楠带来一定影响。至于这一次张楠赓“去杭州化”,一位知情人士告诉《科创板日报》记者,或许是张楠赓看到了的比特大陆内乱,担心自己变成第二个詹克团。张楠赓是嘉楠的一手缔造者。早在2010年,还在北航攻读计算机博士学位的他,就开始研究比特币矿机,后来干脆退学全身心地投入矿机研发。2013年4月,张楠赓与李佳轩创立北京嘉楠耘智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当年12月,刘向富加入。2015年4月,孔剑平、孙奇峰加入。2015年9月,嘉楠“迁都”杭州,更名为“杭州嘉楠耘智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后来股权和管理层几经变更,截至2019年末,李佳轩、张楠赓、孔剑平、刘向富、孙奇峰的分别持股15.2%、15%、11.3%、9.5%和5.5%。截至7月8日收盘,嘉楠科技报1.96美元,较上市首日12.6美元的开盘价已经跌去了84%。特别是自5月15日以来加速奔底,至今不到两个月下跌67%。在此期间,公司半年的禁售期已于5月下旬到期。5月14日,美研究机构WhiteDiamond发布针对嘉楠科技的做空报告,称其当时8.5亿美元的市值虚高,未来将下跌80%—90%,认为其新一代矿机不具竞争力,且转型AIIPO。但刘向富对此并不认同。虽然刘向富的退出远没有比特大陆吴忌寒、詹克团的内斗那么吸引关注,但势必会给嘉楠带来一定影响。至于这一次张楠赓“去杭州化”,一位知情人士告诉《科创板日报》记者,或许是张楠赓看到了的比特大陆内乱,担心自己变成第二个詹克团。张楠赓是嘉楠的一手缔造者。早在2010年,还在北航攻读计算机博士学位的他,就开始研究比特币矿机,后来干脆退学全身心地投入矿机研发。2013年4月,张楠赓与李佳轩创立北京嘉楠耘智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当年12月,刘向富加入。2015年4月,孔剑平、孙奇峰加入。2015年9月,嘉楠“迁都”杭州,更名为“杭州嘉楠耘智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后来股权和管理层几经变更,截至2019年末,李佳轩、张楠赓、孔剑平、刘向富、孙奇峰的分别持股15.2
科创板日报 2020-07-09 17:55  迦南科技  比特大陆  IPO
坎坷三年终上市,亿邦国际敲钟纳斯达克后还要打这些硬仗 一文提到,受瑞幸造假影响,纳斯达克公布对IPO的一些新要求,例如企业IPO筹资额须达2500万美元以上,或至少达到上市后市值的四分之一。对于赴美上市的企业而言,这些要求都是无形的门槛。美国的氛围似乎变得不那么友好了。今年4月,SEC主席JayClayton表示,投资者应注意基于中国在美上市企业的信息披露问题,在调整仓位时,不要将资金投入在美国上市的中国公司股票。今年5月,特朗普施压美国养老金,要求其从中概股中撤离。并于本月,下令审查中概股中违反美国监管标准的情况。而随着美国市场对中概股监管越来越严厉,在美中概股当下处境堪称“如履薄冰”。以同在杭州的嘉楠科技为例,虽然嘉楠科技已经较为幸运的成功在美上市,但是自上市以来,除了两度遭到做空,其股价也一直在持续下跌,目前已经跌破2美元,创下自去年11月上市后的最低水平。而在上市初始,嘉楠科技的发行价为9美元。亿邦国际是否会走嘉楠科技的老路?至少从业务模式单一、业绩持续下滑、技术落后等方面来看,两者有着很大的相似之处。在谢丹看来,之前亿邦国际是找芯原做芯片。芯片设计服务公司因为较少考虑成本,且芯片需要利润,是很难有竞争力的。目前亿邦国际、嘉楠科技在芯片设计上积累不够,最大风险就是7/5nm的芯片做出来不够好。不过,谢丹认为,亿邦不走AI,问题不大。亿邦要有竞争力,必须自己团队来做芯片。考虑比特币芯片有些低功耗的技术门槛,芯片团队最好是有比特币芯片行业经验的。最好的办法就是从比特大陆或者比特微挖点人(离职或者在职),把核心技术解决,或是和他人一起联合开发,以多种商业模式合作,分担风险。左边是矿机厂商同行的步步紧逼,右边是中概股信任危机,对于亿邦国际而言,上市仅仅是个开端,更难的一场仗还在后面。
PANews 2020-06-28 18:38  亿邦国际  IPO  矿机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