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飒:NFT 交易所,中国合规探索 ,仅供参考。Part1NFT交易市场或者交易所基于NFT目前集中于知识产权、文化艺术品领域,话题热,名人骚客纷纷做出尝试,画家、歌手、运动员都在打造自己的NFT资产。可以确定的是,生产NFT资产并持有自己的NFT资产是大概率会被中国法律容忍的。逻辑很简单,并未伤害公众或不特定人利益,民众对于自己的资产有处分权,也拥有利用技术加工虚拟资产并持有的权利。问题出在“NFT交易”上,偶发的熟人之间的交易,法律也不会强人所难。但倘若出现“集中竞价”交易所基于NFT目前集中于知识产权、文化艺术品领域,话题热,名人骚客纷纷做出尝试,画家、歌手、运动员都在打造自己的NFT资产。可以确定的是,生产NFT资产并持有自己的NFT资产是大概率会被中国法律容忍的。逻辑很简单,并未伤害公众或不特定人利益,民众对于自己的资产有处分权,也拥有利用技术加工虚拟资产并持有的权利。问题出在“NFT交易”上,偶发的熟人之间的交易,法律也不会强人所难。但倘若出现“集中竞价”“做市”“标准化合约”“权益持有人超过200人”则违反了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规范性文件,交易市场组织者和参与者行为在中国属于违法。根据飒姐办理其他文娱交易所的诉讼经验,类似行为可能会招惹两条红线:一是当文化艺术品的公允价值不高,却炒到天价,甚至有推手操控时,刑法将评价其行为涉嫌诈骗罪;二是当文化产品的权益被等额分份或有期权期货等交易,则刑法将有可能评价其行为涉嫌非法经营罪。Part238号文+37号文对中国金融创新历史有研究的读者,对于十年前各种交易所成风的“盛况”还有印象。彼时,各地雨后春笋般地生长出很多商品交易所(或称大宗商品交易市场)、艺术品交易市场、股权交易所和产权交易所,将艺术品、邮币卡、各类普通商品进行包装,哄抬价格,诱引金融消费者进场,期间,有很多交易所还出现了专门的“讲师队伍”,给小白客户讲K线、波段、案例,忽悠小白深度套牢。风险积聚到一定程度,2011年38号文《国务院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切实防范金融风险的决定》、2012年37号文《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的实施意见》先后出台,专门清理整顿权益类交易、大宗中远期交易以及其他标准化合约交易的各类交易场所。其中,对于电子撮合、匿名交易、不得拆分为均等份额发行、标准化合约等进行了排除性规定,违反其一,就应被清理整顿。当年基本上只保留了省级人民政府批准设立的交易所(数量极少),对于新设交易所,还要求经国务院或者国务院金融管理部门的批准。现实中,取得这两种批准,堪比蜀道,存世量极少。Part3中国法项下的解决路径相对于发币ICO,NFT的法律容忍度会比较高。目前能够想到的解决办法不是到海外持牌也不是把运营团队挪到新加坡,而是两种尝试:一是协议转让,但很容易涉嫌“电子撮合”需要细致规划;二是比较放心大胆的做法:持牌经营,这里的持牌不是交易所牌照,而是类金融牌照。从BTC这一币世界的基石开始,加密资产的金融属性刻在DNA里,从清结算到Defi,无一不渗透着金融的魅影。NFT也不例外,如果没有炒作价值,它不名一文。既然是类金融行为,在中国法律项下最妥当的办法是持有能够涵摄业务范围的牌照。从37号文的启发,我们发现“拍卖”被排除在违法之外,因此,可以尝试购买拍卖行控股权或合作等方式,在牌照允许范围内进行相关业务,如今的拍卖行已经不是影视剧里的精明油腻大叔敲小锤,飒姐观察过日本二奢类拍卖行,都是在网上集中展示,给一个时间段进行竞价,最终由程序自动给出结果,商品也随即被程序安排邮寄发往全世界各地。另一个路径,也是飒姐在二奢行业的玩家经验,典当行作为地方金融机构,不仅有融资功能,还有将绝当品进行售卖的合法权利。在这个牌照的经营范围内,如果与NFT的诉求相匹配,也许可以碰撞出不少微创新。由于在牌照范围内经营,不涉及红线问题,至于新业务方式可以与监管部门协调沟通,在当下“放管服”的趋势下,持牌机构的合法微创新是受到普遍鼓励的。当然,还有一步比较险的棋,那就是协议交易。线下操作比较常见,但在线上频繁协议交易,突破OTC的频率,实质上形成连续竞价、电子撮合、匿名交易等,就容易被各监管机关误解,从而滑向违法。Part4写在最后我们支持创新,支持艺术品有新的价值。但从现有情况看,NFT有价无市也许是商业问题;NFT交易所被规制将是法律问题。自怨自艾,不如积极想办法,在现有法律框架下是否能够满足NFT交易的需求。飒姐大胆提出了几个解决方案,试图劝朋友们持牌经营,合规经营,而不是每一步都在走钢丝。当然,随着社会生活的发展,对于艺术品投资的规制可能会趋于放松,但对于金融行为的强监管不会变,对于铸币权和金融管理秩序
肖飒lawyer 2021-05-07 16:25  比特币  艺术品  交易所
Coinbase上线USDT?是遇到增长瓶颈了? 年Tether被曝挪用用户资金,填补加密交易所Bitfinex的8.5亿美元损失,随后被纽约州总检察长办公室(NYAG)提起诉讼,更是让Coinbase敬而远之。尽管饱受诟病,但Tether在稳定币市场的霸主地位始终无可撼动,用户基础更加广泛。数据显示,从2020年1月至今,Tether发行总量从47.6亿美元增长至目前的495.8亿美元,增幅高达940%。不能上线Tether,意味着将这些持币用户排除在Coinbase之外,对于Coinbase而言确实是不小的损失。到底是追求流量还是合规上市,此前Coinbase无疑选择了后者。但很快,转机就出现了。今年2月,经过长达2年的斗争,Tether与纽约总检察长(NYAG)办公室达成和解。作为该和解的一部分,Tether和Bitfinex同意支付1850万美元,Tether将每季度向纽约检察长提交有关USDT储备支持的文件。这也意味着,Tether在官方层面开始逐渐「洗白」,Coinbase开始考虑上线Tether。只交易所Bitfinex的8.5亿美元损失,随后被纽约州总检察长办公室(NYAG)提起诉讼,更是让Coinbase敬而远之。尽管饱受诟病,但Tether在稳定币市场的霸主地位始终无可撼动,用户基础更加广泛。数据显示,从2020年1月至今,Tether发行总量从47.6亿美元增长至目前的495.8亿美元,增幅高达940%。不能上线Tether,意味着将这些持币用户排除在Coinbase之外,对于Coinbase而言确实是不小的损失。到底是追求流量还是合规上市,此前Coinbase无疑选择了后者。但很快,转机就出现了。今年2月,经过长达2年的斗争,Tether与纽约总检察长(NYAG)办公室达成和解。作为该和解的一部分,Tether和Bitfinex同意支付1850万美元,Tether将每季度向纽约检察长提交有关USDT储备支持的文件。这也意味着,Tether在官方层面开始逐渐「洗白」,Coinbase开始考虑上线Tether。只不过,彼时Coinbase上市正进行到了关键阶段,贸然上线Tether只是徒增变数,只能暂时搁置。如今,随着Coinbase上市完成,今后需要定期发布财报,业绩压力陡增,寻找美国市场之外的增量成了当务之急,Tether上线计划也被再次抛出。“我们从客户那里收到的最常见的请求之一,就是能够在我们的平台上交易更多资产(因此我们上线Tether)。”Coinbase在博客中提到。只是鉴于目前Tether在美国地区部分地区依然不是完全合规的,因此Coinbase只能选择在特定区域放开交易,有点像是戴着镣铐跳舞。Coinbase也在公告中提示了风险:“Tether背后的公司TetherLimited声称持有的储备金可以完全支持每个USDT。”实际上,除了USDT,近期上线A
秦晓峰 2021-04-23 17:10  Coinbase  交易所  USDT
讲真的,谁会是下一个Coinbaokse/币安? 元,又链接了加密货币领域势头最猛的衍生品交易所,进一步奠定自己加密货币枢纽的地位,是两全其美的事情。从《迈阿密先驱报》的报道中我们也可以得知,这笔交易中的部分款项,迈阿密戴德县将用于防止枪支暴力以及提高全县收入。2.FTX的另类崛起之路不过真正让加密世界开始注意到这家新生交易所以及SBF这个年轻的掌舵人的,却是一桩“负面”新闻。SBF回应称:“都是个人资产,这也是对其他地方做空的对冲,Bitfinex相对于其他市场有很大的折扣。”如果说,上述这则“负面”只是故事的伏笔的话,接下来轰轰烈烈的DeFi热潮则将SBF推向舞台的中央,“天才交易员”、“套利之王”的大戏开始上演。总而言之,如果回顾2020年的DeFi热潮,SBF是绕不过去的名字之一。上线美国合规交易所FTXUS;推出DeFi指数;首推股权通证;推动Solana上去中心化交易平台Serum的构建等等。将加密货币和股票相结合,前一个做尝试的是币市BISS,只不过该平台因为监管等种种原因走向了末路。而且,通证化股票以1:1的比例由受监管券商经纪人的股票来做支撑,使交易者获得持有股票本身的所有经济利益:股息,股票分割等。通证化股票的成功,让FTX尝到了甜头,也让他们对这个产品进行了深度挖掘——进一步推出了Pre-IPO产品。通证化股票这一创新性产品就像一把锋利的匕首一样,在衍生品交易市场划开了一道口子,让加密货币市场看到了FTX的实力和创新力。灰度将交易所,进一步奠定自己加密货币枢纽的地位,是两全其美的事情。从《迈阿密先驱报》的报道中我们也可以得知,这笔交易中的部分款项,迈阿密戴德县将用于防止枪支暴力以及提高全县收入。2.FTX的另类崛起之路不过真正让加密世界开始注意到这家新生交易所以及SBF这个年轻的掌舵人的,却是一桩“负面”新闻。SBF回应称:“都是个人资产,这也是对其他地方做空的对冲,Bitfinex相对于其他市场有很大的折扣。”如果说,上述这则“负面”只是故事的伏笔的话,接下来轰轰烈烈的DeFi热潮则将SBF推向舞台的中央,“天才交易员”、“套利之王”的大戏开始上演。总而言之,如果回顾2020年的DeFi热潮,SBF是绕不过去的名字之一。上线美国合规交易所FTXUS;推出DeFi指数;首推股权通证;推动Solana上去中心化交易平台Serum的构建等等。将加密货币和股票相结合,前一个做尝试的是币市BISS,只不过该平台因为监管等种种原因走向了末路。而且,通证化股票以1:1的比例由受监管券商经纪人的股票来做支撑,使交易者获得持有股票本身的所有经济利益:股息,股票分割等。通证化股票的成功,让FTX尝到了甜头,也让他们对这个产品进行了深度挖掘——进一步推出了Pre-IPO产品。通证化股票这一创新性产品就像一把锋利的匕首一样,在衍生品交易市场划开了一道口子,让加密货币市场看到了FTX的实力和创新力。灰度将加密货币引入股市,FTX则将股票引入加密货币。在通证化股票推出引发市场关注的同时,有关SBF的另一条劲爆消息也被媒体曝出。同时,SBF还被发现是民主党超级PAC(政治行动委员会)“FutureForward”的成员,Facebook联合创始人达斯汀·莫斯科维茨和前Google首席执行官埃里克·施密特同为该PAC的成员。此番捐赠,也不难揣测SBF的意图,一来,相比特朗普,拜登上任对加密货币行业的发展更加友好,捐赠有利于整个加密货币行业及FTX自身的发展;二来,在加密货币领域监管始终是悬在诸多交易所头上的一把剑,捐赠有利于维系和监管层的良好关系。从通证化股票,到政治捐赠,再到文章开头所说的冠
深链财经 2021-04-15 15:05  Coinbase  交易所  上市
拆解Coinbase上市文件:市盈率或超300倍 为第一家在传统资本市场上市的头部加密货币交易所,并成为加密行业的里程碑事件。多年以来,Coinbase被认为是加密货币市场最具影响力的参与者,尽管其交易量并非是业内最高的交易所,但凭借其合规性与专业性受到大量业内人士的认可,故而其上市计划一经宣布即受到颇高关注。目前,Coinbase在其核心交易业务的基础上,还在拓展资产托管、加密支付、风险投资等多方面业务。随着Coinbase向SEC提交的S-1文件正式公布,该公司大量的财务状况与细节也得以透露。为了更加交易所,并成为加密行业的里程碑事件。多年以来,Coinbase被认为是加密货币市场最具影响力的参与者,尽管其交易量并非是业内最高的交易所,但凭借其合规性与专业性受到大量业内人士的认可,故而其上市计划一经宣布即受到颇高关注。目前,Coinbase在其核心交易业务的基础上,还在拓展资产托管、加密支付、风险投资等多方面业务。随着Coinbase向SEC提交的S-1文件正式公布,该公司大量的财务状况与细节也得以透露。为了更加深入地剖析Coinbase的发展状况,链捕手对Coinbase的S-1文件进行了详细研究与分析,摘取其中重要信息点整理成文,具体可见以下内容:一、财务数据根据该文件,Coinbase在2020年总营收为12.77亿美元,较2019年增长128%,净利润3.22亿美元,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每股净收益为1.58美元,而2019年全年净亏损3040万美元。在收入来源方面,Coinbase约85.8%的收入来自客户交易手续费;约3.5%的收入来自订阅与服务收入,这部分收入主要是客户支付的资产托管费用;约10.6%的收入来自其他收入,根据文件解释,这部分收入主要是指在交易系统意外中断期间,Coinbase使用自身持有的加密资产帮助客户完成交易而获得的收入。在营业开支方面,占比最高的部分是一般行政费用,为2.79亿美元,较去年增长20%;其次是技术与发展费用,为2.71亿美元;以矿工费为主的交易费用为1.35亿美元,同比增长64%;销售与营销费用为5678万美元,同比增长135%。截至2020年12月31日,在不计算USDC总价值的情况下,Coinbase持有的加密资产总价值为1.879亿美元(总成本为6230万美元),其中BTC价值占比为69%(约4550枚),以用于投资和运营目的。DeFianceCapital创始人Arthur对此发表评论称,Coinbase作为交易量最高的交易所之一,资产负债表中的加密货币数量却少得出奇。这或许与Coinbase处理其手续费资产的方式有关,根据S-1文件解释,该公司每日会定期检查以加密资产形式收取的手续费余额,一旦其金额超过100美元就会转换为法币以降低市场风险,如果发现其金额超过5000美元,则只将5000美元以下部分转换为法币。截至2012年12月31日,Coinbase持有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106.2亿美元,总资产为585.5亿美元,负债总额为482.9亿美元,股东权益总额为96.3亿美元。总员工为1249名,其中40%以上为工程、产品或设计。此前,FTX交易所已经上线了Coinbase的股权通证交易,目前价格为408美元,按照CoinbaseS-1文件披露的2.5亿普通股数量,该公司目前的估值达到1020亿美元,这也意味这其市盈率达到惊人的316倍。不过考虑到今年的加密市场更加火热以及Coinbase今年1月至今的交易量表现,TheBlclok研究总监LarryCermak发推指出,Coinbase今年第一季度交易量预计将达到3626亿美元,即去年第四季度的四倍,由此产生约24.4亿美元的手续费收入,这也将为Coinbase的估值带来更多支撑。二、交易业务信息Coinbase在S-1文件中还详细披露了近几年的用户与交易量数据。截至2020年12月31日,Coinbase经验证用户数量为4300万,较2019年底增长34%,较18年3月底增长87%。2020年全年,Coinbase加密货币交易量为1930亿美元,较2019年增长141.7%。截至2020年12月31日,Coinbase代表客户持有的法定货币与加密货币总价值为903亿美元,较去年增长432.2%,其中加密货币总价值868亿美元,占加密市场总市值11.1%。数据还显示,BTC、ETH和其他加密资产分别占Coinbase平台资产的70%、13%和13%,不过BTC与ETH在Coinbase整体交易量中的占比分别是41%与15%,其余加密资产交易量则占据44%。值得注意的是,Coinbase数据显示,在2020年第四季度交易量中,零售用户交易量占比为36%,机构用户占比为64%。而在2018年第一季度的交易量中,零售用户交易量占比为80%,机构用户占比仅为20%。这个数据与2020年加密市场热潮由机构交易者主导的主流说法相吻合。2020年第四季度,Coinbase平均月度活跃交易用户为280万,较2019年第四季度增长约180%,但2018年第一季度平均月活为270万,即基本持平。目前,Coinbase已支持用户对45+种加密资产进行交易,以及对90+种加密资产进行托管。该公司还表示已经申请在美国运营另类交易系统AST,从而允许该平台支持根据《美国联邦证券法》被视为「证券」的加密资产,但尚未获得监管机构的批准。三、股东、投资与愿景综合截止1月31日前已发行的A类与B类普通股计算,Coinbase第一大股东是该公司创始人兼CEOBrianArmstrong,占比为20.7%;第二大股东是a16z关联实体,占比为15.4%;第三大股东为联合广场风投(USV)关联实体,占比为7.2%;第四大股东是RibbitCapital,占比为6.2%,此外老虎基金与Paradigm均持有约1%股份。由于Coinbase采取了直接上市的方式,所有股票没有锁定期,这意味着早期员工和投资者可以立即出售股票,Coinbase也在文件中警告称「现有注册股东可能会在短期内出售其A类普通股的股票,从而导致A类普通股供过于求,对价格产生不利影响。」尤其引起关注的,Coinbase创始人BrianArmstrong在2020年薪酬总额接近6000万美元,其中包括100万美元的薪水与价值5670万美元的以公允价值授予的股票期权,以及约180万美元的「人身安全开支」补偿。在S-1文件中,Coinbase还表示近年来已经累计投资100多家公司,累计投资2614万美元,平均单笔投资不到26万美元,其中在18年4月向Compoundlabs投资20万美元,在20年1月向AmberGlobal投资15万美元,在20年2月向Arweave投资30万美元。考虑到近期众多Coinbase投资项目代币迎来大涨,预计该公司从中也能获得丰厚收益。Coinbase还披露了过去三笔收购交易的具体价格。19年1月,以640万美元收购区块链情报公司Neutrino;19年8月,以683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Xapo机构托管业务;20年7月,以418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加密货币经纪公司Tagomi。根据Coinbase的表述,该公司正在通过广泛的自营业务与投资布局编织一个庞大的加密生态体系,旨在将基于加密的金融服务提供给任何拥有智能手机的人,成为35亿智能手机用户访问加密经济的第一入口与主要入口。「加密经济将在未来几十年内扩展为主流,并触及全世界的每个人和企业。」Coinbase表示,「加密技术有可能像互联网一样具有革命性并被广泛采用。加密资产的独特属性将其定位为黄金等价值存储物的数字替代品,从而能够创建基于互联网
链捕手 2021-04-14 18:42  Coinbase  交易所  上市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