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T 玩家:谁都不曾拥有,我们只是过客 是,NFT拍卖大多以ETH(以太坊,一种加密货币)来标价,天价成交的潜台词是,买家们大多是加密圈的大鳄,他们根本不在乎这点小钱。不过,漩涡中心的Beeple,对加密资产却没那么大信心。拍卖结束后,他立即将所得的加密资产全部套现成美元,在接受《福克斯》采访时,他说NFT的价格绝对是一个泡沫。中国也有不少玩家在参与NFT游戏,下面是我们采访到的两位艺术家和一位收藏家的故事。Sleepy:起码我能做得比那些作品好看点SatoshiNakamoto'sWhimsicalIdeasTrappedSouWorldWarIIISleepy指着手上的纹身解释说,马蹄莲象征纯洁、永恒,这是他的爱情观。花体字「WRATH」是指七宗罪里的「愤怒」,提醒他用尖锐的眼光观察这个世界。老虎头则是因为他的生肖是虎。1998年出生的Sleepy是个典型的Z世代,在海淀长大,丰台读的大学,说话带着北京腔。和很多年轻人一样,他的耳机里放着嘻哈音乐。他从小就听Hiphop,初一就开始在学校申请成立Hiphop社团,结果六年过去,到毕业了依旧没有申请下来。上了大学,Sleepy继续申请,但娱乐圈的负面新闻又成了新的阻碍。于是他和朋友们弄了个地下的Hiphop组织,发展壮大,在整个首都经贸大学校园都小有名气。自己喜欢的那几位Hiphop歌手能否被解禁,学弟学妹们能不能成立一个官方Hihpop社团?慢慢的,这些问题他也不再关心。上大学时Sleepy读的是审计专业,老师上课时跟他们讲过一点区块链的知识,他记在了心里。首经贸的审计专业是学校的王牌专业之一,又地处北京,每年的就业率和去向都不错。大三时开始实习,他去了一家著名的会计师事务所做年审工作。这种实习机会对大多数学生来说,是不可多得的机会。但Sleepy体验下来发现,外人看到是这个职业的光环和靓丽,而他感到的却是工作的疲惫,从中找不到人生的志趣。思考良久,Sleepy觉得,写文章、输出观点能让自己快乐,就扭头去了一家区块链媒体做记者。2020年,由于工作关系,刚踏入职场的Sleepy第一次听说了NFT这个词儿。好奇心重的他,跑到NFT拍卖平台上看了一眼,顿生感慨:「很多人的作品做得那么烂,为什么还能卖出去?」NFT艺术品是一个新生物,抛开那些繁琐的概念,其制作门槛并不高。很多人甚至拿着一些连涂鸦都算不上的「作品」放到拍卖平台上凑个热闹,而大部分平台方在初创期对艺术家及作品的审核并不严格,自然也来者不拒。Sleepy觉得自己也能创作,「起码我能做得比他们那些作品好看点。」大学里自学过绘图软件的他,把这些技能捡了起来。2020年9月,Slee加密货币)来标价,天价成交的潜台词是,买家们大多是加密圈的大鳄,他们根本不在乎这点小钱。不过,漩涡中心的Beeple,对加密资产却没那么大信心。拍卖结束后,他立即将所得的加密资产全部套现成美元,在接受《福克斯》采访时,他说NFT的价格绝对是一个泡沫。中国也有不少玩家在参与NFT游戏,下面是我们采访到的两位艺术家和一位收藏家的故事。Sleepy:起码我能做得比那些作品好看点SatoshiNakamoto'sWhimsicalIdeasTrappedSouWorldWarIIISleepy指着手上的纹身解释说,马蹄莲象征纯洁、永恒,这是他的爱情观。花体字「WRATH」是指七宗罪里的「愤怒」,提醒他用尖锐的眼光观察这个世界。老虎头则是因为他的生肖是虎。1998年出生的Sleepy是个典型的Z世代,在海淀长大,丰台读的大学,说话带着北京腔。和很多年轻人一样,他的耳机里放着嘻哈音乐。他从小就听Hiphop,初一就开始在学校申请成立Hiphop社团,结果六年过去,到毕业了依旧没有申请下来。上了大学,Sleepy继续申请,但娱乐圈的负面新闻又成了新的阻碍。于是他和朋友们弄了个地下的Hiphop组织,发展壮大,在整个首都经贸大学校园都小有名气。自己喜欢的那几位Hiphop歌手能否被解禁,学弟学妹们能不能成立一个官方Hihpop社团?慢慢的,这些问题他也不再关心。上大学时Sleepy读的是审计专业,老师上课时跟他们讲过一点区块链的知识,他记在了心里。首经贸的审计专业是学校的王牌专业之一,又地处北京,每年的就业率和去向都不错。大三时开始实习,他去了一家著名的会计师事务所做年审工作。这种实习机会对大多数学生来说,是不可多得的机会。但Sleepy体验下来发现,外人看到是这个职业的光环和靓丽,而他感到的却是工作的疲惫,从中找不到人生的志趣。思考良久,Sleepy觉得,写文章、输出观点能让自己快乐,就扭头去了一家区块链媒体做记者。2020年,由于工作关系,刚踏入职场的Sleepy第一次听说了NFT这个词儿。好奇心重的他,跑到NFT拍卖平台上看了一眼,顿生感慨:「很多人的作品做得那么烂,为什么还能卖出去?」NFT艺术品是一个新生物,抛开那些繁琐的概念,其制作门槛并不高。很多人甚至拿着一些连涂鸦都算不上的「作品」放到拍卖平台上凑个热闹,而大部分平台方在初创期对艺术家及作品的审核并不严格,自然也来者不拒。Sleepy觉得自己也能创作,「起码我能做得比他们那些作品好看点。」大学里自学过绘图软件的他,把这些技能捡了起来。2020年9月,Sleepy把自己的第一幅NFT作品挂上了拍卖平台。和那些只能称为表情包和鬼画符的NFT作品一样,拍卖开始后,他的作品逐渐沉入了汪洋大海般的作品库。但Sleepy倒没有多大失望,正如他所说,这只是他的一个兴趣爱好,他并不靠NFT吃饭。平日里他继续关注着加密艺术圈,这是他工作中需要覆盖的领域之一。2021年2月,喜从天降,他的第一幅NFT作品卖掉了,紧接着就是第二幅、第三幅。身披代码的蒙娜丽莎、飞在天上的巨大鲸鱼、油画版的中本聪,这些充满加密朋克味道的NFT被买家们一件件挑走。他在NFT艺术家中开始有了排名,也收获了价值数万元的加密资产,这让他的母亲都感到惊讶。Sleepy不仅制作NFT,碰到喜欢的作品他也进行收藏。「没什么诀窍,碰到可爱的、喜欢的就收藏一下。」他觉得NFT市场未来会像淘宝一样,慢慢开始分化:有高端的、昂贵的奢侈品,也有走量的工艺品。关于NFT的财富效应,他说,「一个人从10美元赚到了100万美元,这是所有人都爱看、媒体爱写的故事。」他并不排斥这些简单粗暴的叙事手法,「我觉得现在NFT需要的是让更多人进来,就像电商平台一样,更多的用户进来,生态才会完善。」作为创作者,Sleepy认为,NFT只是展示自己创作的一个平台。他并不想靠它赚钱。和大多数陷入内卷困境的年轻人相比,在北京长大的他压力要小很多,「一份不太紧张的工作,有空间做自己喜欢的事,就是我理想的生活。」3月15日,他发了一条朋友圈,在NFT艺术家里他目前排名1829位,下一个目标是前1500名。Reva:看到《比特币白皮书》的第一眼,我就懂了第一次约Reva采访,她婉拒。后来她告诉我,当时她出现了一些焦虑症的症状,就拒绝了所有邀约,回到了深圳的家中。NFT这个新事物大火之后,约她采访、向她请教的人蜂拥而至。「这让我很有压力,甚至有些害怕。」休息了一段时间,Reva选择再次面对这些来自外部的窥探。镜头里的Reva戴着一条拼色的头巾,大大的细框眼镜让她笑起来感觉有些腼腆。她是客家人,喊自己的父亲却喜欢用北方人称呼的「老爹」,看似简单的妆容中能找到不少小巧的心思,青釉色的耳环,淡淡的眼妆,声音里透着一种少年感,猜不出年龄。在本就小众的NFT艺术圈,Reva居于更小众的一个领域。2020年8月她正式开始制作NFT,她把自己的创作方向称为算法艺术:通过计算机代码来合成一系列的艺术作品。从事这个领域的艺术家少之又少。9月,她创作生涯的第一幅NFT作品上架,一天后,一位神秘的收藏家以0.5枚ETH(当时约两百美元)的价格将它买走,从此她的作品开始一张张售出。前一阵子,一位同样喜好算法艺术的印度艺术家在推特上联系了她。恰逢中印局势变动,双方一拍即合,决定在艺术领域做一次国际交流与合作。她到前门拍摄了一些素材,找人多的地方,用人群的喧闹声做音乐。又拍下北京白茫茫的大雪,想和印度自然风光相照映。结果作品出来时,喜欢的素材一个都没用上。她讲这段经历的时候,声音里透着遗憾。而提起她特别想尝试的带有交互性质的艺术创作,比如现场编写代码来控制灯光秀,甚至编写音乐,她则会开心地笑起来。Reva对创作的追求,来自心底的一股执念。年幼时,在少年宫学画,其他同学陆续离开,她却一直坚守,同批次学生最后剩她一个。幼儿园里,别的小朋友画蓝天白云小房子,她画自己喜欢的日系美少女。老师跟父母告状:「孩子画的人,细胳膊细腿的,得纠正回来。」课上她改了回来,私下里照画不误。教她的老师曾经问她,要不要去参加艺考。面临小升初考试的Reva并不明白什么是艺考,也没有告诉父母,于是选择了正常考学。上完初高中,父母更关心她的学习,画画也就成了叛逆期的小秘密。大学的时候她学的是信息安全,和艺术毫不相干,但「区块链」这个词第一次进入了她的世界。信息安全专业涉及到的大量密码学理论,也是区块链技术的基础,这为她后来迅速理解NFT埋下了伏笔。用她的话说,「看到《比特币白皮书》的第一眼,我就懂了。」画画也从未停止。2008年之前流行「人人网」,她在上面创作了一个名字叫「夏之子」角色,每天都更新一则简笔画,再配上自己一些稀奇古怪的想法,比如「永恒是由无数个瞬间组成的,但每个瞬间都是永恒的」这样的文字。大学期间,只要是和画画相关的活动和社团,她一个都不落下。读研时她的美术功底终于发挥了作用,参加中科院的虚拟现实班招生考试,她笔试成绩并不好。面试的时候,她拉着导师浏览她大学时做的一些作品。其他师兄弟都是专注于算法技术和理论知识的典型程序员,做出的模型毫无美感可言。良好的美术功底让Reva的作品一下子脱颖而出。2012年Reva从中科院的虚拟现实硕士班毕业,在中国电影集团做算法工程师。2016年被称为VR元年,创投资本火热涌入,她加入了一个初创公司做技术开发。VR热过去,找不到落地机会的资本又涌入了AR领域,Reva也跟着改变了自己的方向。做了两年,等到AI成了新的风口,她却选择了辞职,成为一名自由职业者,并想转向艺术领域。在她看来,如果VR转AR,发展方向还可以说是一脉相承,但从AR转AI,技术上根本说不通。「这种转型难道是正儿八经在做技术吗?我有些失望。」另外,程序员往往是996式的工作节奏,她每天回家时已是深夜。失去了生活空间的她,只能通过熬夜刷视频来换取掌控生活的感觉,在加班与奔波中,她无法关心工作以外的事情。「我觉得我失去了人性。」即便算法工程师稀缺,即便有六年的技术开发经验,Reva还是毅然放弃了高额薪水和过去积累的资源。在家里想了一年多,她决定扎入美术领域——她从小就魂牵梦萦的那个世界。只不过,过去它叫美术或设计,而今天它叫NFT艺术。她还记得,1994年《美少女战士》在香港首播,深圳也开始流行日系动漫。正在上小学二年级的Reva去少年宫学画画。父亲问,你能坚持下来吗?她说,我能。曹寅:我现在的头像是草间弥生Emptyhousegreenbottle.gif宋婷-肤色巴别塔WHYHAVETHEREBEENNOGREATARTISTSWOMEN.gif沙尘暴笼罩中的北京,散发出某些科幻中的废土气息,而远在西南的大理,则一如既往的碧水蓝天。曹寅行程匆忙,在一家酒店接受了采访。作为圈子中影响力最大的人物之一,他的头衔不少:某基金创始人、爱沙尼亚央行数字货币顾问、NFT布道者、媒体资深读者……还有一个中文世界不多见的名头——NFT收藏家。「艺术品有两次生命,一次在创作艺术家那里,一次在收藏艺术家这里。」曹寅说。NFT艺术家们大多醉心创作,而作品上架后能否售出,则需要考虑收藏家的趣味。一个是创作者,一个是摆渡人。由于对NFT艺术品的深度理解和丰富经验,曹寅深受国内外NFT艺术家的喜欢,一些国外的艺术家甚至只将自己的作品卖给曹寅。「他们非常在意自己的作品被谁拍走,有的艺术家其实根本不缺钱,缺的是能欣赏自己作品的人。」每天都有新兴的艺术家在推特或者电报上私信曹寅,告诉他自己的创作理念,希望他能给这些抽象的作品做一次文本上的解读。关于NFT艺术品收藏,曹寅初步建立了几个关注方向。在他心中,NFT是关乎艺术史的革新,他收藏的作品都充满着他对美的理解。所以,他的社交账号的头像就成了一个展示橱窗,他会在这里放上自己收藏的艺术家作品。现在的头像是草间弥生,一位日本的传奇艺术家,她的作品中经常出现「波点」,带着迷幻和眩晕,曹寅毫不吝啬对她的赞美。曹寅出身于金融业,在信达证券工作多年。2015年,国家能源局请他做一个能源行业和互联网模式结合的研究课题。他率先将区块链技术的理念加入到了研究课题中。课题结束后,曹寅和同事开始了区块链创业,后来与IBM合作建立了中国最早的区块链能源实验室之一。将区块链技术应用到能源领域,这是一个潜力巨大的机会,但时机却太早了。恰逢市场行情低迷,曹寅顺势去了欧洲调研,写书、游学、投资,从柏林到爱沙尼亚,他认识了许多做先锋艺术的朋友,开始收藏加密艺术品。他最爱柏林,觉得那里的艺术氛围很棒。疫情爆发后,人们寸步难行,线上加密艺术吸引了他的目光。聊到NFT的历史意义,曹寅金句频出,他试图站在人类艺术史的角度去理解NFT和加密艺术的诞生和火热,他认为这是一场范式革命,打破了传统艺术圏金字塔式的层级结构,推动了艺术平权的发展,而成为收藏家就是最好的见证历史的方式之一。《GreenBottle》
文章汇 2021-04-03 14:13  艺术品  加密  NFT
V神与BM,加密之路的正负电子 的理念。他们之间难以分出的胜负,海内外的加密社区却为此执着了好几年。前日,关于「BM正式宣布辞去Block.oneCTO」的消息被公布后,让社区再一次感受到了BM离开比特股(BitShares)和Steemit时的复杂感受。这一消息也代表着,BM第三次与合伙人正式分手。消息发酵之后,即便BM对自己的离开进行了解释,但社区已经对BM的信任期待已经大打折扣。有人说,他早已走下神台。加密「顶流」双子星在中本聪的比特币刚刚诞生之后,不少来自全球各地的加加密社区却为此执着了好几年。前日,关于「BM正式宣布辞去Block.oneCTO」的消息被公布后,让社区再一次感受到了BM离开比特股(BitShares)和Steemit时的复杂感受。这一消息也代表着,BM第三次与合伙人正式分手。消息发酵之后,即便BM对自己的离开进行了解释,但社区已经对BM的信任期待已经大打折扣。有人说,他早已走下神台。加密「顶流」双子星在中本聪的比特币刚刚诞生之后,不少来自全球各地的加密学者、计算机极客们对此抱有质疑,但陆续成为了比特币的第一批持有人。BM与V神都是其中之一。(图:BM与V神)BM曾经三次在同一讨论帖中与中本聪同时出现,第一次便成为了他与中本聪的正面交锋。在那个来自2010年的帖子中,BM直接对比特币发展的局限性、交易确认时间提出了质疑。中本聪对此给出了解释,并在该贴中留下了那句知名语录:「如果你不相信我或者不明白,我也没有时间去说服你。」在BM的另外两个帖子中,已经表达出了建立一个基于比特币且交易速度更快的支付系统的雏形。2014年,这个想法成为了BM创建的第一个项目BitShares(比特股),并大声喊出了「BeyoneBitcoin(超越比特币)」的口号。比特股热度高涨之下,社区找出了四年前他与中本聪对话的老帖,于是,BM被供上神坛。同样是在2014年,V神也被放在了同样的位置上。VitalikButerin17岁便接触到了比特币并进行研究,后为《比特币周刊》撰稿。凭着对于区块链技术独特的理解,他联合了近20位区块链研究人员,于2014年正式推出了以太坊。以太坊在当年的募资计划中募得3.1万枚比特币,在整个行业顺利完成首秀。一个是被形容为崇尚自由市场解决方案的天(怪)才程序员,一个是被形容为年少成名的俄罗斯「小怪兽」。两个称「神」者的正面交锋也是2014年。根据当时多家海外媒体的描述,BM被刻画为一个有着「独断专行脾气的理想主义者」。当时加密社区里的各种知名项目,几乎都没有逃过BM的「点评」,以太坊亦如此。2014年的区块链开发者大会上,BM直接对以太坊的可扩展性提出质疑,发问Vitalik:「如何处理所有应用链集中建立在一条区块链上的问题?」Vitalik并没有正面回答BM的问题,反而告诉BM,如何将其他的去中心化的应用整合到以太坊上。BM直言,他对这个回复不满意。公链之争的那几年2015年11月,BTS项目时期,BM提出了一项增发提案未被通过,这成为了他放弃BTS的*****。该事件代表着当时的BM已经失去在BTS的话语权。或许是出于愤怒,或许是理想受限,BM选择离开比特股社区。增发提案一事让人们对BM留下了「任性」和「专制」的印象。BM带来的第二个项目是区块链社交平台Steem。Steem中出现的vote等模式是当时比较先进的理念,某种程度上,这种模式也影响到了之后EOS的社区概念。据外媒报道,Steem的运营期间,BM和该项目CEO有依然口水战不断。而在Steem用户也出现了不顾内容本身、只为赚取激励的现象,似乎也在某种程度上偏离了BM的想法。后来,BM与项目合伙人达成友好协议后「和平分手」,BM于2017年3月离开Steem。这个时间节点恰好是在公链百花齐放之前。他的个人Git里写着自己的使命:「我的人生目标是找到能确保大家生命、自由和财产安全的自由市场解决方案。」离开Steem后,BM很快带着「以太坊杀手」之称的EOS回归,站在了V神的对面。2017年5月,BM在纽约共识大会上正式对外公布了EOS概念,并倡导了「超级节点」这一个新型公链生态管理模式,比较理性的声音认为,这是「弱中心化」方式追求高效率的一种方式。但这种方式与推崇「去中心化」和「安全性」理念V神分歧较大。公链元年的前后几年,BM与V神在社交账号上的互怼时有发生。V神所代表的ETH和BM所代表的EOS在设计理念、共识机制和经济模式等问题上存在着很大的差异性。他们争议的核心围绕着PoW和DPoS这两种共识机制展开,涉及到了去中心化、治理能力、资源费用、预防DoS攻击、共识周期等多个方面的对比。最激烈的时候,除了现场、线上的争辩,他们还有过「隔空」争论。2017年7月V神在深圳演讲时对EOS提出了质疑。BM专门拿出视频,把他的观点一一列出来并进行反击。这是一个天才与另一个天才之间博弈,社区有人将这些互怼形容为「神仙打架」。二者的关系在外界看来并不好,却又在争议中推动着社区向前发展。从公链角度来看,EOS和ETH都曾出现过历史性漏洞。在以太坊震惊整个行业的TheDAO事件发生后,V神打破区块链不可窜改的初衷和原则,坚持硬分叉。虽然这在某种程度上动摇了社区内最为看重的信仰与共识,但这个方式避免了投资者损失以太坊。而对于EOS来说,除了曾被爆出一系列高危安全漏洞之外,更难以修复的漏洞或许应该是社区的共识。有分析指出,在某一段时间,EOS的节点竞选者们关系复杂。在另一方面,EOS的另一位创始人在销售期间对于中国社区做出了很大的肯定,却在销售结束之后淡化宣传,使得EOS的社区、舆论节节溃败。与此同时,区块链的治理机制几年来也一直在更新迭代。V神长期通过撰文详述的方式,分享了自己对于社区投票、博弈论攻击、中心化、多种机制平衡上看法。而BM在一路「怼」中本聪、V神、前同事、竞争对手Cardano、IOTA等项目中,更新着自己的认知与见解。两人的较量一直持续到了当下的「DeFi时代」,2020年4月,BM坚定表示了EOS最适合DeFi的观点,并认为以太坊的DeFi已经失败了。到了同年9月底,BM的观点难得有所缓和。针对V神此前表示希望尽快结束高额Gas费的言论。BM提出建议,通过在EOS网络中部署以太坊模拟器,可以解决这一问题。泛公链竞争时代末有趣的是,在2018年上半年的一次社区交流中,有人向BM提问:如果EOS真的超过ETH,你想对V神说些什么?——BM给出的回复是「加入我」。BM表示,他其实能够理解V神的目标,并且有一个项目能帮助他完成得更好,不过前提是他得离开ETH。这个小插曲在某种程度上显示出了他们互补的一面。V神很早就清楚的看到了制约以太坊的最大问题之所在,所以一路提出了各种方式来提高效率。包括Sharding(分片)、Capser(卡司贝算法)、Plasma(可扩展自助智能合约)等等。BM也清楚EOS存在的问题,所以在他用「代码」和「人」共同治理区块链来解决问题时,也经常对这场分布式自治的实验中不断调整着社区的宪法,对链上治理进行更新。在相当长的一段市场低潮中,虽然V神曾公开表示过「即使没有我,以太坊也完全可以生存」的观点。但是几年来,他一直站在了以太坊的最前面,甚至是ETH社区共识的最中心。以太坊在今年成为了DeFi爆发的主战场,让所有公链们再度看到了生态的力量。站在这个时间节点反观以太坊,在V神不断提出改进方案后,被人诟病多年的低TPS的问题,已出现了各种layer0、layer1、layer2的解决方案。(数据来源:coinmarketcap)随着公链们几年的发展,各类生态数量的累积以及质量的蝶变,以太坊的故事已经难以复制。当2020年市场日趋上扬之时,公链之争再度放到明面上来,并最终演变为公链们的币价之争。而EOS在币价上的表现显然落下太多。(数据来源:coinmarketcap)随着社区对于EOS的不满逐渐累积,有人重新翻起了EOS当年的融资协议。泛城投资创始人陈伟星早在2018年曾这样评价这份融资协议:「BM的募资文件,清楚表明了所有募集的钱归属于他们私人所有,并且不对EOS的任何事情负责,包括中断开发、发布失败、不承担运营等等,也写明EOS不是任何证券、商品或基于证券和商品的任何有价值的交换物」。EOS最初融资约40亿美元。项目方们却通过投资BTC等资产大幅升了值。这一次离开EOS,BM对此解释为「不希望创新受到监管的限制」。同时BM也在社群中透露出了筹备下一个新项目的想法。不过,相比于追究原因、了解新项目,市场上更多人对BM的印象深深停留在了「三次分手合作人」、「始乱终弃创始人」等标签上。留下了EOS「留守者」们在甚至无法解读BM的离开是利空还是利好,最终只能在社群中感叹一句:「早期宣传中的百万TPS,BM你做完了吗?」实际上,透过两种不同的共识机制,V神和BM在「社会腐败最小化、社会民主最大化」这个方向的共识是统一的,但在最开始,两者基本假设就已经是不同的了。暂时抛去社区对于BM在项目利益获取上的质疑与指责,BM似乎在每个项目中都贯彻着「完美的理想主义」属性。对于没有按照自己期望发展的项目,他总是选择离
Blocklike 2021-01-13 16:42  加密  区块链  公链
Gary Gensler上任SEC主席,将如何影响美国及全球加密产业走势? 各种类型的可转换虚拟货币,例如数字货币和加密货币,并指出,无论采用哪种说法,如果特定资产具有虚拟货币的特征,也将被视为虚拟货币。而且,除了SEC,GaryGensler的老家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同样也是一个狠角色,在美国金融政策监管层面和政策制定方面一直起着重要作用。它是美国联邦政府直属的一个独立机构,对在美国境内交易的“大宗货物权益”拥有专属管辖权。“大宗货物权益”包含:期货合约、期权合约、掉期交易、外汇合约和其他杠杆产品。如果Gary正式就任SEC主席,将会对美国数字货币行业的发展产生巨大影响是肯定的。Ripple事件的定性问题自去年年底SEC以RippleLabs涉嫌出售13亿美元未经注册的证券资产为由,将Ripple及其两名高管:BradGarlinghouse和ChrisLarsen诉上公堂。1月9日曝光后Ripple一直陷入“众叛亲离”的尴尬境地,不仅市值缩水暴跌,团队内部也开始分化传闻。究其主要原因,是对Ripple币究竟是不是证券。很多人质疑,这是前SEC主席杰伊·克莱顿是在自己离任之前的甩锅行为。具体请参看链得得之前文章【链得得独家】SEC发布数字资产证券指南:主席离任了,有意见来提而众所周知,Gary在2018CHAINSIGHTS全球峰会上明确表示:数字货币市场规模很大,波动性很强,而比特币、以太坊以及瑞波币本质上是证券类型。(具体请参看链得得之前报道:前美国财政部副部长GaryGensler:比特币、以太坊以及瑞波币本质是证券)SEC针对Ripple的诉讼将于2021年2月22日开庭,届时拜登政府上台后的新SEC主席可能首先解决的就是Ripple诉讼案件。他对未来数字交易所的几大预言也都值得关注,他表示:未来加密数字交易所将会存在几大趋势。首先,是全球范围内交易所的整合。目前全球范围内有两百多家交易所,这个数字未来将会大大减少,很多交易所将会出局;其次,一些提供代币交易的交易所,未来将会在SEC监管范围内进行登记注册。这些交易所将会在美国交易所的监管政策下注册为经济交易商,可能会在未来6-18个月之内进行注册。对币价和金价的直接影响除了长远影响,从短期来看,他的就任与否,直接关乎近日大起大跌的比特币价格。大家对拜登政府的财政政策持肯定期待,据悉,美国明天将公布新的追加经济措施,在通胀预测的情况下,金价和被称为数字黄金的比特币双双下跌。从1月8日开始,作为数字黄金的比特币就一直在走低。截止13日发稿之时,BTC短线下跌,跌破32500美元关口,现报32499.64美元,日内跌幅达到3.94%,比8日的41000美元的历史高位跌幅超过28%。而随着拜登政府的上任预热,美元期望值变高,从2020年4月以来一直持续的美元走低趋势减缓,美元指数已经连续5天保持上涨趋势。而12日的美国政府债券的收益率为1.18%,5日美国上议院宣布民主党获胜以来连连上涨,这个收益率也是10个月来的最高水平。加密货币,并指出,无论采用哪种说法,如果特定资产具有虚拟货币的特征,也将被视为虚拟货币。而且,除了SEC,GaryGensler的老家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同样也是一个狠角色,在美国金融政策监管层面和政策制定方面一直起着重要作用。它
毛利五郎 2021-01-13 13:03  SEC  数字货币  加密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