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 Eth2 里 MEV 的初步探索 (上) 交易费。这样做的主要原因是现在很难预测在EIP-1559后的交易费是什么样的。这应该不会是一个很糟糕的假设,因为不打算利用MEV的人也不大可能在basefee(基本费用)之上花多于默认设置的1gwei小费,但这的确意味着MEV对质押收益的相对影响是被夸大了。理想情况让我们先考虑这样一种情况:所有验证者都完美参与并获得协议可能的最大奖励(即没有罚没情况),以及所有的奖励都平均分配,因为所有验证者理应在无限的时间里获得相同的提议区块机会。根据目前的验证者数(1.6万名),我们发现MEV可以提高验证者奖励75.3%,或给出12.86%的年化率(没有MEV的情况下,质押ETH的年化率是7.35%)。这里的一个启示是,更高的验证者收益意味着会吸引更多ETH持有者成为验证者,这意味着以太坊会因为有更多的验证者而变得更安全。展望不久的未来,当有更多的验证者加入时,验证者收益的增长会变得缓慢,例如,当有25万名验证者(有800万个ETH被质押)时,MEV对验证者奖励的提高减少到60%。如上所述,这份分析没有考虑验证者将获得的交易费用,这会降低MEV对收益的相对影响。但是,对于与今天Flashbots给矿工带来的额外收益相比,这些数字仍然是有意义的,后者是大约5.6%。两者如此大的差异是来源于PoS系统显著降低的发行率。这表明,MEV的提取在eth2将会比在eth1有吸引力得多,而这可能会大大推动质押者赚取MEV带来的质押收益。以时间和REV分布作为变量进行分析在任何有限的时间范围内,验证者的奖励都会有变化,因为提议区块是有特定的协议奖励的,同时因为一些验证者很幸运,获得多于平均提议区块的机会,而一些验证者没那么幸运,获得比较少的提议区块的机会。例如,在100,000验证者里,每个验证者的区块提议的平均数是每年26次,而运气最差的1%验证者获得的提议机会最多是15个区块,运气最好的1%是39个区块。按照这个逻辑,我们可以根据区块提议运气的三个不同级别绘制出奖励的变化图:现在加上每个区块记录在Flashbots的被检测到的可提取价值(RealizedExtractableValue,REV)的平均值,我们可以对比这三种水平在有和没有MEV提取情况下的表现:没有MEV提取与有MEV提取的情况相比,这3个级别的表现现在是没有区别的。这表明,MEV提取加剧了由区块提议运气带来的不平等。此外,REV的分布也是不平均的,可以看作是运气的第二个维度,有些区块会比其他区块有更大的MEV奖励。例如,下图显示的是Flashbots上最近10万个连续以太坊区块(从区块11600000开始)矿工奖励的长尾分布。为了便于观察,我们截取了x轴0—3个ETH的部分,但在我们的样本里,矿工奖励最高可达101个ETH,你可以通过上文我们的分析链接找到。我们把Flashbots上的矿工奖励分布用作REV分布的指标,可以基于运气最差的1%、中位数和运气最好的1%的验证者应该获得的MEV奖励对三个级别的运气情况进行定义,并绘制以下图表:尽管前面的图表显示,MEV加剧了由区块提议运气导致的验证者奖励不平等,这个图表显示的是REV的不平衡分布是验证者间不平等的更大源头——特别是考虑到在上一张图里y轴的数值跨度是600%到80%。然而,在现实中,验证者会通过集中在验证者池的资源抵消了由区块提议运气和REV分布带来的奖励差异。尽管以太坊PoS的设计是验证者做有效证明可以得到相当可观、近乎恒定的奖励(不同于在PoW机制,只有提议了区块才能得到奖励),在验证者奖励里引入MEV可能会成为一种中心化力量,因为它使得单独验证者的操作变得没那么有利可图,而加入到验证池则变得经济上更有吸引力,资金也能更早获得流动性。最后,我们担心MEV会使eth2中的寡头情况变严重——有最多32个ETH作为押金的实体比那些拥有更少的更快获得财富(富者更富的态势)。这将使得去中心化的MEV提取在eth2里变得尤其重要,这样才能保持共识投票权的去中心化。[3]进一步分析上文分享的Pythonnotebook有我们分析的其他详细内容,其中我们在模型里把罚没限制纳入为考虑因素,研究在线时间不足和低验证者参与率导致的惩罚是如何受MEV奖励影响的。为了简洁,我们不在此赘述我们的结果,但鼓励你去查看并发表你们的意见。来源|Flashbots作者|AlexObadia&TaarushVemulapalli[1]关于证明与最终确定的更多内容https://our.status.im/two-point-oh-justification-and-finalization/[2]MEV是一个指标,代表可以从区块链上一个正在生成的区块里,通过交易打包的重新排序或交易审查可以不须许可地提取的总价值。到目前为止,在以太坊上的MEV提取主要由DeFi交易员和机器人操作员通过执行交易策略实现,因为交易排序在其中非常重要,一小部分MEV会通过gas费给到参与这次MEV交易的矿工。这里有更多关于MEV的内容[3]在这篇文章对这个话题进行了讨论
V神最新思考:两种途径解决PoS共识机制下的MEV问题 .提交bundle包的费用,通过一些类似EIP-1559的机制进行调整以达到一定的速率(例如每个slot8个bundle包)。2.作为区块建设者的存款要求,以及一条规则,即当更低价格的bundle包被包含了,而你发布的bundle包没有被包含,那么你就不能为接下来的N个slot提交bundle包。费用本身也可能仅在你的bundle包未包含,但较低价格的undle包包含在内的情况下收取,因为这是你可能存在恶意行为的具体情况(或提议者是恶意的或网络当时是坏的)。这是有先例的,比如ENS拍卖收取0.5%的失败者费用,以阻止人们在显然不会获胜的情况下进行出价(只是为了增加获胜者必须支付的金额)。然而,这些技术存在对提议者引入信任要求的风险,因此需要谨慎完成,并且未能将bundle包包含在内的惩罚不能太高。另一种解决方案是允许免费和无限制的bundle包主体发布,但限制网络层的主体传播。一种简单的算法是:1.为可以传播bundle包主体的最小时间添加一个轻微的延迟:最高支付bundle包的延迟为0秒,第二高支付bundle包的延迟为0.2秒,第三高支付bundle包的延迟为0.38秒,第K高支付的bundle包,就延迟秒。添加一个规则,如果节点已广播了一个更高收入的bundle包主体,则该节点不会再广播一个bundle包主体。这两种技术可以结合在一起:你可以收取少量费用来将预期的bundle包数量减少到(例如)每slot50个,然后使用这样的网络层机制进一步降低带宽需求。结论截至目前,我还无法确定上述两种方法是否是解决问题的唯一途径,可能还会有其他的方法。在这两种方法中,想法(1)在概念上更简单,但它给区块构建者带来了风险以及更复杂的分叉选择规则要求。而从分叉选择和共识角度来看,想法(2)要更简单,但它在处理恶意区块构建者DoS攻击方面存在挑战,并且该问题的任何解决方案也有可能产生其他的问题(尽管可以想象这可以最小化)。到目前为止,我仍然不确定哪个方案会更好一些。
隔夜的粥 2021-06-10 18:39  以太坊  PoS  EIP-1559  V神  Vitalik  MEV
尽管数据利好 但以太坊价格看跌? 是认为ETH年底将达到10,000美元。EIP-1559的预期也助长了牛市的运行,该提议可能导致以太坊的燃烧速度超过新供应的创造速度。Coinbase上ETH/USD的价格。资料来源:TradingView4月17日,发生了20%的暴跌,导致了10亿美元的多头期货清算。这个数字占未平仓合约的12.5%,导致三个月期货溢价降至25%。随着ETH恢复到2,500美元大关,这一乐观水平得以延续。情绪变化的根源是什么?4月25日,ETH开始了100%的上涨,在短短17天内,价格上涨至4,170美元。人们希望三个月期货的溢价飙升至40%以上,但这并没有实现。与上个月相比,做多者使用过度杠杆的可能性较小。交易者似乎对3,000美元以上的惊人反弹持怀疑态度,因此避免做多。5月19日,随着ETH暴跌45%至1,870美元,期货溢价最终改变了乐观走势,跌至16%以下。尽管ETH的价格在5月12日至17日之间下跌了30%,但期货溢价仍保持在17%的相对稳定水平。数据显示EIP-1559的预期也助长了牛市的运行,该提议可能导致以太坊的燃烧速度超过新供应的创造速度。Coinbase上ETH/USD的价格。资料来源:TradingView4月17日,发生了20%的暴跌,导致了10亿美元的多头期货清算。这个数字占未平仓合约的12.5%,导致三个月期货溢价降至25%。随着ETH恢复到2,500美元大关,这一乐观水平得以延续。情绪变化的根源是什么?4月25日,ETH开始了100%的上涨,在短短17天内,价格上涨至4,170美元。人们希望三个月期货的溢价飙升至40%以上,但这并没有实现。与上个月相比,做多者使用过度杠杆的可能性较小。交易者似乎对3,000美元以上的惊人反弹持怀疑态度,因此避免做多。5月19日,随着ETH暴跌45%至1,870美元,期货溢价最终改变了乐观走势,跌至16%以下。尽管ETH的价格在5月12日至17日之间下跌了30%,但期货溢价仍保持在17%的相对稳定水平。数据显示,尽管有28亿美元的清算,大多数交易者还是拒绝相信趋势已经逆转而坚持持仓做多。随着期货溢价在5月21日跌破8%,这标志着看跌情绪,以太坊期货最终完成了整个周期。值得注意的是,自2020年11月上旬以来这水平从未出现过。以太坊期货合计持仓量,美元。数据来源:Bybt上图显示了目光短浅的交易者的状况,因为以太坊的价格比2020年11月的380美元高出450%。期货持仓量已从10亿美元激增至目前的54亿美元。此外,网络上的日常活动地址已从550,000增加到750,000。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和六个月前相比,没有一个指标可以表明基本情况正在恶化。然而,最近12天56%的修正,投资者似乎无法看涨。由此,投资者应该吸取教训,“缩小持仓
密码极 2021-05-25 21:55  以太坊  ETH  EIP-1559  coinbase  PoS  DeFi
柏林分叉在即 , 伦敦分叉正式加入EIP-1559方案 , 以太坊矿工需要知道几件事情 是7月份要进行的“伦敦分叉”,这里会加入EIP-1559方案,这个方案之所以会迎来这么大的讨论,甚至在矿工里直接拉帮结派了,以星火为代表的反对方占了60%以上的算力,可见这个方案如果实行矿工是很肉疼的。我之前也写过这样的文章,那时候业内普遍认为EIP-1559方案会降低30%左右的产币量,但是后来经过一些数据的分析,可能并不会下降那么多。我们现有的以太坊网络交易中,采用的是竞价模式,矿工会根据GAS费排序,选择利润高的优先打包,当网络一拥堵,那么GAS费就会变的很高,而引入EIP-1559,等于将GAS费分成了两部分:基础费+小费。基础费是交易的基准门槛,这部分费用不会交给矿工,而是被直接销毁,而小费部分和现在的竞拍模式差不多,也是谁给的小费高就优先打包谁的。那么我们来看看实际情况,基础费在GAS费里占比是比较低的,当交易不拥堵的时候,用户便可以享受到低廉的GAS费而完成交易,这样的话矿工也就基本拿不到小费了,只能靠每个区块的出块奖励来维持,但是以太坊网络现在的情况是24小时都处在拥堵的状态下。本来以为早晚高峰限行可以缓解交通,但是现在的情况是以EIP-1559方案,这个方案之所以会迎来这么大的讨论,甚至在矿工里直接拉帮结派了,以星火为代表的反对方占了60%以上的算力,可见这个方案如果实行矿工是很肉疼的。我之前也写过这样的文章,那时候业内普遍认为EIP-1559方案会降低30%左右的产币量,但是后来经过一些数据的分析,可能并不会下降那么多。我们现有的以太坊网络交易中,采用的是竞价模式,矿工会根据GAS费排序,选择利润高的优先打包,当网络一拥堵,那么GAS费就会变的很高,而引入EIP-1559,等于将GAS费分成了两部分:基础费+小费。基础费是交易的基准门槛,这部分费用不会交给矿工,而是被直接销毁,而小费部分和现在的竞拍模式差不多,也是谁给的小费高就优先打包谁的。那么我们来看看实际情况,基础费在GAS费里占比是比较低的,当交易不拥堵的时候,用户便可以享受到低廉的GAS费而完成交易,这样的话矿工也就基本拿不到小费了,只能靠每个区块的出块奖励来维持,但是以太坊网络现在的情况是24小时都处在拥堵的状态下。本来以为早晚高峰限行可以缓解交通,但是现在的情况是以太坊只有一条通道,24小时都是流量的高峰期,所以到时候选择权依旧会在矿工手上,用户依旧要支付较为高昂的GAS费来获取打包权。所以EIP-1559方案很大程度上并不能解决拥堵问题,甚至连缓解都很难,EIP-1559到最后只是“伤害性不大,侮辱性极强”的一个操作,毕竟以太坊的拥堵已经不是限制流量就能解决的。一定得把路建的更宽,分流的其他路线也要规划出来,这样才能真正意义上解决拥堵问题,从而降低GAS费。所以之前说的EIP-1559方案会对产币量有30%的影响,我觉得是言过其实了,有个10%就差不多,比EIP-1559方案更大的威胁可能还是来自于算力增速的问题。最近全网算力增加确实非常猛,这无疑会稀释单M产币,也让矿工开始担忧V神改算法这柄悬在所有人头上的利剑会不会真的砸下来?以太坊的更新路线现在很清晰,EIP-1559方案我觉得比烧掉基础费更重要的是给以太坊进入通缩时代创造了条件,虽然以太坊在数量限制上一直在努力,18年之前一个区块的奖励是5个以太坊,后来改为3个,而现在只有2个,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以太坊必然是还一直处在通胀的模式下,EIP-1559方案的出现,就让人看见了通缩的希望。短期解决拥堵问题的方案是Rollup,不管是OP-Rollup,还是ZK-Rollup,都可以短期解决以太坊的拥堵问题,这才是真正能降低GAS费的方式,只要拥堵问题改善,GAS费就会必然降低。很多矿工可能又要担心,那我的收益是不是又要减少了,和大家简单算一下经济账。就拿刚刚说的那问题来讲,18年以前一个区块5个币的奖励,现在一个区块2个币,为什么现在的矿工更加疯狂,就是因为现在的币价不止涨了2.5倍,也就是你愿意挖5个价值500美金的ETH,还是愿意去挖2个价值5000美金的ETH。随着以太坊各项利好的完成,这一轮牛市很有希望达到3000美金,在产币量上的牺牲,完全可以在币价的增值里得到弥补。对矿工来讲,还有一个好事就是,Rollu
V客柏渊 2021-03-12 18:26  以太坊  EIP-1559  挖矿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