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楠赓,从休学到纳斯达克 ry三足鼎立时代,到如今神马、比特大陆、嘉楠耘智、芯动矿业等混战时代。风起潮涌,多少矿业风吹雨打去,前浪追后浪,一代英雄一代风流。ngzhang、阿瓦隆、嘉楠耘智依然活了下来,这次代表着整个区块链行业,冲击纳斯达克市场,即将成为区块链第一股。我见过ngzhang好几次,典型的北方宅男面相,带着眼镜,为人平和,任何事娓娓道来,声音稍微有点娟秀。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他的公司正在准备南下,从北京到杭州,接受森林人等的投资,重组嘉楠耘智。在我的印象里,嘉楠耘智在资本市场,可谓是三波六折,命运多舛,大概和比特币的起起伏伏命运有的一比。最初的消息是鲁亿通砸巨资30亿收购,后来鲁亿通遭到证监会的询问,股市迎接了大熊市,此案作罢,紧接着又先后传出准备新三板上市、香港上市、主板上市,均未果后,这次才成功登陆纳斯达克上市。还有一次见他,一起聊行情,他指着屏幕上的交易挂单,不屑地说,现在的人呐,几百币就吹嘘砸盘砸盘,狂砸什么的,想当年我们在mtgox上都是几万币几万币的砸,现在几百币就好意思说砸盘。他的确有资格说这个话的,当年最初他卖板子卖矿机得到4万个比特币,一口气之下全卖了,买了一辆凯美瑞,兴奋地开着周游北京城。如今4万个比特币价值,相当于3.4亿美金。几日后,嘉楠耘智IPO募资1亿美金。若隔着时空相比,当年的那辆凯美瑞,相当于3.4个嘉楠耘智IPO。这里并不是嘲笑,而是唏嘘,而是感慨比特币的浪潮,在七年之间,魔幻着风潮起伏,其中之人,也不知今夕何夕。张楠赓,从休学到纳斯达克,历经行业千千万万,何曾不是区块链的硅谷故事。一路写来,写至此处,我的内心情感也尤其复杂又不可言明,蓦然地,想起古诗中两则“千帆”的意象:「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千帆过尽皆不是,斜阳脉脉水悠悠。」
广庚 2019-11-21 17:04  张楠赓  嘉楠耘智  纳斯达克
矿机第一股嘉楠耘智:像个流浪汉,敲遍了交易所的门 句话。01.二次元宅男创始人招股书显示,嘉楠耘智的两大股东为公司的技术型创始人,李佳轩持有16.2%股份,略高于张楠赓的16%。尽管两大股东持股比例相当,但由于公司引入了AB股制度,张楠赓持有公司74%的投票权,拥有绝对话语权,所以嘉楠耘智不容易发生比特大陆的宫斗事件。CEO张楠赓生于1983年,你肯定猜不到,在接触比特币之前他是标准的二次元宅男,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原来2011年,张楠赓在北航读研,专业是电路设计。据传当时张楠赓嘉楠耘智的两大股东为公司的技术型创始人,李佳轩持有16.2%股份,略高于张楠赓的16%。尽管两大股东持股比例相当,但由于公司引入了AB股制度,张楠赓持有公司74%的投票权,拥有绝对话语权,所以嘉楠耘智不容易发生比特大陆的宫斗事件。CEO张楠赓生于1983年,你肯定猜不到,在接触比特币之前他是标准的二次元宅男,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原来2011年,张楠赓在北航读研,专业是电路设计。据传当时张楠赓生活很无聊,经常看动漫打发时间,一年能看500多部!由此得名二次元宅男。2013年4月,张楠赓和他的合伙人李佳轩,共同出资10万元创立“北京嘉楠耘智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也就是如今的嘉楠耘智。但创业并不是此刻才开始,2012年比特币矿机进入ASIC(专用芯片)时代,为了阻挡美国矿机研发机构“蝴蝶实验室”,当时作为币圈“四大天王”之一的张楠赓宣布研发ASIC矿机。2012年,张楠赓还真研制出世界第一款ASIC矿机,命名阿瓦隆。这个命名再次展示二次元宅男的属性,阿瓦隆是日本动漫《Fate》中最强的防御武器。阿瓦隆(Avalon),冠以亚瑟王传说的常春之地、妖精乡之名的剑鞘02.牛市跑不过币观察嘉楠耘智收入构成可知,比特币矿机的销售是它的主要营收来源。比特币矿机以及其他零件和配件的销售额,分别占总收入的99.6%,99.7%和99.4%。嘉楠耘智营收构成2018年嘉楠耘智迎来高光时刻,总收入同比增长107%至27亿元。这样的增长跟大部分公司比,当然如梦似幻。但若跟其强相关的比特币价格相比,却又远远不如,2017年比特币从1,000美元疯涨到20,000美元,整整20倍。牛市的时候,矿机跑不过币!原因很简单,矿机是门重资产生意,物理属性,产能不是说扩张就马上能扩张,而虚拟的比特币价格涨起来,根本没有任何束缚。虽然嘉楠耘智的收入涨幅跑不过比特币价格涨幅,但有一点是明确的:比特币价格直接影响矿机的市场需求,你想想,挖矿成本是确定性的,如果比特币涨幅超过挖矿成本涨幅,矿机当然会需求大涨。简单的来说,做矿机生意的嘉楠耘智是一支周期股。03.熊市卖不出去矿机销售在牛市跑不过币,本就是一个悲伤事情;比它更悲惨的,可能是熊市卖不出去!比特币在2018年以高台跳水的姿态进入熊市,2019年嘉楠耘智不但营收大幅下滑,净利润也转为了净亏损。2019年上半年,嘉楠耘智总收入同比下滑85%至2.9亿元,净亏损3.3亿元(调整后净亏损为1.1亿元)。招股书报告了收入减少的原因:“2018年比特币价格下跌,还导致以信贷方式购买我们比特币采矿产品的客户,不太愿意付款。”问题就出在矿机的销售上,2018年Q3嘉楠耘智单台矿机利润为74元,Q4起就开始亏本卖矿机了,到了2019年Q1情况糟糕到每卖出一台矿机要赔2518元。而且即使是低价甩货,量也没能甩起来。嘉楠耘智矿机销售均价从2018年Q1的10420元降到2019年Q1的1046元,同期销量减少七成。财务上,嘉楠耘智对旗下矿机还进行存货减值,2019年上半年高达5.1亿元。昔日矿机领域的王者,如今在2019年的热门矿机排行榜,只剩下一台阿瓦隆A8。04.另一种周期故事还没有讲完,你以为矿机卖不出去就完事了吗?不存在的,周期股分两种:一种是衰退、复苏、繁荣、紧缩不断循环的周期;一种是繁荣、衰退、然后死亡的周期。嘉楠耘智毫无疑问的属于后者,作为挑战主权货币的附属物,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为什么会皮之不存,看看黄奇帆10月28日在上海外滩金融峰会上的讲话你就懂了:“在数字时代,有部分企业试图通过发行比特币、Libra挑战主权货币,这种基于区块链的去中心化的货币脱离了主权信用,发行基础无法保证,币值无法稳定,难以真正形成社会财富。本人不相信Libra会成功。”这可能也是嘉楠耘智屡屡被国内、香港的交易所拒绝的原因。摆在嘉楠耘智面前的,可能只有一套路,就是探索AI芯片方面的转型(比特大陆两个创始人因为搞区块链还是AI,发生矛盾内讧),这是一条不得不走的路,也是一条艰难的路。今年5月,张楠赓曾喊出口号,“用3年时间实现矿机和AI业务收入1:1,2019年公司的AI业务收入预计达数千万元级别”。现实是嘉楠
阿尔法工场 2019-11-05 12:44  矿机  交易所  嘉楠耘智  张楠赓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