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长鹏:本月初币安所遭遇的安全事件,让我们因祸得福 了15分钟。醒来后,我的团队告诉我,一位比特币核心开发者提出了一个有趣的建议。我读了几秒钟,它涉及一个叫做“reorg(重组)”的东西。虽然我知道技术上可以在51%的攻击情况下进行回滚,但在此之前我并不知道有一种重组形式是,在更改一笔交易记录的同时还能保持其它所有交易记录不变,并借此极大激励矿工。这个讨论当时在Twitter上已经很热了,所以我把这个内容当作一个建议在“你问我答”中提及到了。我没想到讨论这件事的可能性是一个禁忌话题,我个人因为讨论这个话题成为大家热议的对象,也在处理安全事件的同时承受了额外的压力。每个人都在谈论“重组”和我,我意识到虽然我不会去“重组”,但是讨论这件事情可能是一个冒犯。精神状态我不否认,我的第一反应是“F***!”,第二和第三反应也是一样。过了一会儿,我才开始接受这个现实,“好吧,我们现在该做什么?很多人都在等着我,等我的指示,等着从我这里获取信息,还有人等着从我这里获得定心丸。好多事情要做,那就去做吧。”等我与团队确认的时候,他们已经领先了我几步:实施了额外的安全措施,进一步巩固了我们的系统,并在讨论所有可行方案。整个团队都在线。我以前见过这种模式,它被称为“战争模式”。幸运的是,我们的团队已经习惯了高压战争环境,我们的战斗欲望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强烈。他们中的一些人甚至拍了拍我的肩膀,对即将进行“你问我答”直播的我给予鼓励。“老板,加油!”他们在给我打气,我知道这是一个好兆头。资金在10秒的“F***,F***,F***”状态后,我在脑中做了几个快速的计算。7000BTC,还好,我知道我们的比特币资产不止于此。我们持有的比特币完全够。然后第二个计算,让我更加安定,这笔数量与我们大约一年前季度销毁的数量差不多。此外,这并不是币安第一次全额垫付所有损失资金。早在2017年9月,中国政府发布了一封禁止ICO并“建议”项目方归还投资者资金的通知。此消息一出,虽然BNB价格坚挺,约为ICO的6倍,很多代币价格低于其ICO价格,这些项目方无力全额返还资金给用户。考虑到我们的确帮助许多项目方在币安平台上融资,而这些项目受到了此次政策的影响,我们决定做点什么。我们做了一个快速计算:如果我们帮助项目方清退,我们将花费大约600万美元。虽然我们两个月前筹集了1500万美元,但当时已经花了一大笔,几乎没有现金流支撑。无论如何我们还是决定这么做。当团队给我打电话时,我正在地铁里,我们在不到5分钟的时间里就做出了这个决定。这超过了我们现金的35%。这一决定最终为我们带来了许多来自中国和世界各地的用户,并推动了我们的增长。相比之下,这次的4000万美元只是我们现金储备的一小部分,而且我们还有#SAFU基金,所以币安可以完全承担这笔损失。因此,我们在公告中宣布我们将承担全部损失。经验总结:先比特币核心开发者提出了一个有趣的建议。我读了几秒钟,它涉及一个叫做“reorg(重组)”的东西。虽然我知道技术上可以在51%的攻击情况下进行回滚,但在此之前我并不知道有一种重组形式是,在更改一笔交易记录的同时还能保持其它所有交易记录不变,并借此极大激励矿工。这个讨论当时在Twitter上已经很热了,所以我把这个内容当作一个建议在“你问我答”中提及到了。我没想到讨论这件事的可能性是一个禁忌话题,我个人因为讨论这个话题成为大家热议的对象,也在处理安全事件的同时承受了额外的压力。每个人都在谈论“重组”和我,我意识到虽然我不会去“重组”,但是讨论这件事情可能是一个冒犯。精神状态我不否认,我的第一反应是“F***!”,第二和第三反应也是一样。过了一会儿,我才开始接受这个现实,“好吧,我们现在该做什么?很多人都在等着我,等我的指示,等着从我这里获取信息,还有人等着从我这里获得定心丸。好多事情要做,那就去做吧。”等我与团队确认的时候,他们已经领先了我几步:实施了额外的安全措施,进一步巩固了我们的系统,并在讨论所有可行方案。整个团队都在线。我以前见过这种模式,它被称为“战争模式”。幸运的是,我们的团队已经习惯了高压战争环境,我们的战斗欲望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强烈。他们中的一些人甚至拍了拍我的肩膀,对即将进行“你问我答”直播的我给予鼓励。“老板,加油!”他们在给我打气,我知道这是一个好兆头。资金在10秒的“F***,F***,F***”状态后,我在脑中做了几个快速的计算。7000BTC,还好,我知道我们的比特币资产不止于此。我们持有的比特币完全够。然后第二个计算,让我更加安定,这笔数量与我们大约一年前季度销毁的数量差不多。此外,这并不是币安第一次全额垫付所有损失资金。早在2017年9月,中国政府发布了一封禁止ICO并“建议”项目方归还投资者资金的通知。此消息一出,虽然BNB价格坚挺,约为ICO的6倍,很多代币价格低于其ICO价格,这些项目方无力全额返还资金给用户。考虑到我们的确帮助许多项目方在币安平台上融资,而这些项目受到了此次政策的影响,我们决定做点什么。我们做了一个快速计算:如果我们帮助项目方清退,我们将花费大约600万美元。虽然我们两个月前筹集了1500万美元,但当时已经花了一大笔,几乎没有现金流支撑。无论如何我们还是决定这么做。当团队给我打电话时,我正在地铁里,我们在不到5分钟的时间里就做出了这个决定。这超过了我们现金的35%。这一决定最终为我们带来了许多来自中国和世界各地的用户,并推动了我们的增长。相比之下,这次的4000万美元只是我们现金储备的一小部分,而且我们还有#SAFU基金,所以币安可以完全承担这笔损失。因此,我们在公告中宣布我们将承担全部损失。经验总结:先做正确的事情,钱以后可以赚。获得支持我
区块链资讯 2019-05-20 10:04  比特币   币安   区块重组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