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大佬诈死卷10亿?华人痛失毕生积蓄 上共有价值约1.2亿加元的26,500个比特币(Bitcoin),价值6,000万加元的43万个以太币(Ether),还有价值数百万加元的莱特币(Litecoin)、比特币黄金(BitcoinGold)等数字货币。据路透社引述QuadrigaCX今年1月14日在Facebook上的贴文称,年仅30岁的柯登去年底在印度孤儿院担任义工期间,因肠道疾病“克隆氏症”(Crohn’sdisease)并发症发作,不幸去世。由于整个公司都不知道柯登保存加密货币的离线钱包的密码,因此从去年底起就一直找不到总值约1.9亿加元的加密货币去向,没想到最近调查员成功破解密码后,竟发现离线钱包内的加密货币早在2018年就已汇出。公司后来发现,柯登在正常流程之外还创建了14个虚拟钱包帐户,这些价值1.9亿加元的加密货币,疑似被汇入这14个虚拟钱包,但目前调查人员尚未破解这14个虚拟钱包,不知道加密货币是否被存放于此。柯登死后,加密货币交易所Quadriga于今年1月底比特币(Bitcoin),价值6,000万加元的43万个以太币(Ether),还有价值数百万加元的莱特币(Litecoin)、比特币黄金(BitcoinGold)等数字货币。据路透社引述QuadrigaCX今年1月14日在Facebook上的贴文称,年仅30岁的柯登去年底在印度孤儿院担任义工期间,因肠道疾病“克隆氏症”(Crohn’sdisease)并发症发作,不幸去世。由于整个公司都不知道柯登保存加密货币的离线钱包的密码,因此从去年底起就一直找不到总值约1.9亿加元的加密货币去向,没想到最近调查员成功破解密码后,竟发现离线钱包内的加密货币早在2018年就已汇出。公司后来发现,柯登在正常流程之外还创建了14个虚拟钱包帐户,这些价值1.9亿加元的加密货币,疑似被汇入这14个虚拟钱包,但目前调查人员尚未破解这14个虚拟钱包,不知道加密货币是否被存放于此。柯登死后,加密货币交易所Quadriga于今年1月底正式停止营运,后来交由安永会计师事务所监督。有不少人怀疑加密货币的遗失与柯登的死并不单纯,甚至怀疑柯登其实是诈死后卷款潜逃,整件谜团根本是起诈欺案。柯登遗孀也在书面证词指出,她不断收到线上威胁和“诽谤评论”,质疑柯登死因的真相以及他是否真的死了。而早在2018年1月,QuadrigaCX就被加拿大帝国商业银行(CIBC)告上法庭,2500多万加元资金被冻结,这一案件目前仍在审理中。在这场危机中,一名温哥华华裔软件工程师损失了五十多万加元(约250万元人民币)的积蓄。据加通社报导,30岁温哥华软件工程师邹童(TongZou,音译)使用QuadrigaCX平台,是为了图方便,把美国资金转移到加拿大,用支付在温哥华买房的首付款。邹童说,他和他的一些朋友2017年在加密货币市场炙手可热的时候赚了一些钱。“但是由于加密(货币市场)崩溃,在2018年又全都失去了。”他说,
么么哒科技 2019-03-19 17:44  比特币
与狼共舞:机构入场将助推加密货币价格上涨,但加密领域将面临更严苛的审查 大肆审查始于这些机构成立之时。这些机构是比特币领先开发公司Blockstream的金融后盾。其中包括全球第二大金融服务公司安盛集团(AXAGroup)旗下的安盛风险投资公司(AXAVenturePartners)。自2016年以来,Blockstream一直在帮助指导比特币的发展,如果你还没有耳闻,那可能是因为“奥弗顿之窗”是专门设置的,所以你不知道。在不涉及彼尔德伯格集团[1](Bilderberg)似的阴谋的情况下,对r/bitcoin的审查让我们看到了“旧货币”机构对加密货币的开源、去中心化理念的反应。他们大笑,然后继续拿走你的钱。复兴:在不扼杀比特币的情况下拥抱比特币来源:JoelSaget/AFP很难相信Facebook曾经被誉为技术救世主。加密货币会遭受类似的命运吗?“哎呀!互联网在各个方面都不是我们想要的。”这句话是蒂姆•伯纳斯•李爵士(SirTimBerners-Lee)在今年早些时候说的,当时这位万维网(WorldWideWeb)的发明者哀叹互联网的最初梦想没有实现。伯纳斯•李将20世纪90年代早期互联网的承诺的自由、开放、匿名、去中心化的概念与我们今天所熟知的互联网进行了比较,由于政府和大型科技公司的勾结,互联网受到审查、控制、跟踪和监视。注:互联网不需要被摧毁,就能消除其破坏性的潜力;它只需要恢复成人们所公认的做事方式。这个过程经常发生,并有了自己的名字——互联网复兴,其定义为:“……比特币领先开发公司Blockstream的金融后盾。其中包括全球第二大金融服务公司安盛集团(AXAGroup)旗下的安盛风险投资公司(AXAVenturePartners)。自2016年以来,Blockstream一直在帮助指导比特币的发展,如果你还没有耳闻,那可能是因为“奥弗顿之窗”是专门设置的,所以你不知道。在不涉及彼尔德伯格集团[1](Bilderberg)似的阴谋的情况下,对r/bitcoin的审查让我们看到了“旧货币”机构对加密货币的开源、去中心化理念的反应。他们大笑,然后继续拿走你的钱。复兴:在不扼杀比特币的情况下拥抱比特币来源:JoelSaget/AFP很难相信Facebook曾经被誉为技术救世主。加密货币会遭受类似的命运吗?“哎呀!互联网在各个方面都不是我们想要的。”这句话是蒂姆•伯纳斯•李爵士(SirTimBerners-Lee)在今年早些时候说的,当时这位万维网(WorldWideWeb)的发明者哀叹互联网的最初梦想没有实现。伯纳斯•李将20世纪90年代早期互联网的承诺的自由、开放、匿名、去中心化的概念与我们今天所熟知的互联网进行了比较,由于政府和大型科技公司的勾结,互联网受到审查、控制、跟踪和监视。注:互联网不需要被摧毁,就能消除其破坏性的潜力;它只需要恢复成人们所公认的做事方式。这个过程经常发生,并有了自己的名字——互联网复兴,其定义为:“……在媒体文化和资产阶级社会中,政治上的激进思想和形象被扭曲、笼络、吸收、消解、合并、兼并和商品化,从而通过中立、无害或更传统的社会视角被解读的过程。”早在2014年,一些比特币爱好者就预言了加密货币领域复兴的命运,比如早期的比特币矿工斯特凡•莫利诺伊(StefanMolyneux)。将类比放大到互联网,2011年,Facebook因在帮助组织埃及解放广场(TahrirSquare)的抗议活动中扮演了一个不经意的角色,被誉为科技领域的救世主。几年过去了,马克•扎克伯格(MarkZuckerberg)的社交网络已经成为互联网历史上对隐私最大的威胁之一。加密货币是一剂良药:但我们能及时服用吗?要避免落入银行家、全球主义者、主流人士、或任何人的陷阱,我们唯一的办法就是变得足够独立和自给自足,从而不再需要购买他们所出售的东西。在这种情况下,再多的宣传和推销也不会有效果,因为我们的生活中不会留下任何需要他们来填补的空缺。没错,自由主义者的耳朵现在应该竖起来了。作为一种政治意识形态,自由主义的困境与比特币非常相似,它们都在努力将大众从金融束缚中解放出来。自由主义的命运并不取决于它作为一种治理体系的效力,而是取决于普通公民实现其理想的能力。同样,比特币作为一种自由工具的未来成败,将不会取决于其技术的效率,而是取决于人们能否承担起自己作为照顾者的责任。在当今的依赖性文化中,上述任何一种结果实现的可能性似乎都微乎其微。在公立学校体系中,很难找到这种培养新的独立业精神所需的教育。如果比特币在委内瑞拉的使用量突然增加是一种迹象,那么,正如我们纵观历史时经常出现的情况一样,我们可能首先需要经历一场灾难,然后才会发现哪里出了问题。或许这是一场与2008年导致一个名叫中本聪(SatoshiNakamoto)的密码员开始研究比特币类似、甚至更糟的灾难。“2009年1月3日,财政大臣正处于实施第二轮银行紧急援助的边缘。”比特币的未来没有定数——它的命运由它自己决定看一看,如果这些机构来了,而它们所做的一切只是利用加密货币来分散投资,增加养老基金的规模,那么这
Greg Thomson 2019-03-18 14:31  比特币   加密货币   监管
加载更多